普通會員
jj1984 (亂UP24)
rbenabled
avatar
1.36.132.64
金錢: 2578.55
帖數: 3392
GP: 254
LV: 59
交易所:

[轉貼]林一鳴寫財技小說 爆莊家大鑊! 人氣: 1284 回覆: 4


林一鳴寫了一本叫「財技風雲」的小説,在FB刊登了一部份,是講了無良莊家把蠢蛋大股東吞殼的過程。有冇人知是講哪隻股票?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637512016360361

一 遊戲的開始

在數月前的某個晚上,元軍在一個酒會,認識了這位讓他畢生後悔的人。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彭陽。在市場上有「金手指」的稱號,是股壇上知名炒家,有不少輝煌的賺錢個案。
「彭先生,很高興在今晚認識你。我們這些做實業的人,對金融市場不是太懂,要多點跟你們這些專家學習才成。」元軍跟彭陽的第一次見面,說話頗為恭敬。
彭陽哈哈大笑︰「哈,我們這些搞金融的,都是把錢搬來搬去,沒甚麼專家不專家!有時在運氣好一點的時候,把別人的錢搬點到自己口袋,如此而已。」
「這樣才是專業中的專業啊!你看我們做實業的人,每天埋頭苦幹,不眠不休,整個上市公司員工幾千人,但每年所賺的錢,都不及你們做一單買賣的零頭。」
「香港是世界頂級的金融中心,當然也是財技中心,賺錢的機會到處都是。如果元總有興趣在金融市場玩玩的話,將來一定有很多合作的機會。」
「難得有機會跟大師學習,元軍必定虛心努力。」
自從那次酒會以後,他和彭陽成為好友,開始有緊密的來往。
彭陽讓元軍擴闊不少的眼界。
雖然元軍貴為上市公司主席,但平時接觸都是比較簡單、實幹的人,而彭陽的人際網絡卻是五花八門,除打通投資金融界的人脈,還在很多界別如房地產、高官、娛樂圈、傳媒,甚至是黑白兩道,都有他的朋友。
最讓元軍感到興奮,就是在每次聚會中,彭陽都有辦法找到一堆漂亮的女明星,把老實的元軍弄得非常快樂。

在今天的遊艇聚會中,彭陽又邀請了元軍參加。
他們與一眾女星,興高采烈玩了一輪之後,彭陽與元軍坐到一旁,開始談起生意的話題。「元兄,最近有一單不錯的項目,看你的興趣如何。」
元軍回應:「彭大哥介紹的,應該也不會怎樣錯的吧?當然有興趣。」
「福建有個二線的市鎮,當地市政府跟某地產商開了聯營公司,準備發展商住項目,將會在該區買入一塊地皮,願意付出15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彭陽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地圖,向元軍展示福建地產項目的地方。計劃是這樣的︰我有辦法用10億取得這塊地皮,然後再用15億賣給聯營公司,從中賺取5億。」
「這好像很吸引……但為甚麼聯營公司不自己用10億買入這塊地皮,要給中間人賺錢呢?」
「當然在項目的過程中,有些人要從中抽水,把公家錢吸進自己的口袋內。如果聯營公司用10億買入地皮,很多人就不能分錢了。」
「所以要中間經過我們,把錢分出去?」
「這個遊戲規則,你懂的。將10億的交易價變成15億,中間得到5億的錢,有兩億是要分出去,只有3億可以落到你和我的口袋中。」
元軍微微把身體往後一靠,雙眼中露出一絲疑惑。「用10億就可賺取3億,算是不錯的交易吧。但如果我們買了地皮,但聯營公司最後不要,那怎麼辦?」
「發生這樣的機會,是零。聯營公司會預早跟我們簽約,定下用15億買入地皮的交易。」
「在背後的關係,全都打通了嗎?」
「當然是打通了。派出去的兩億,不會是亂花的。它會走到適當之人的適當口袋。」
「時間要多久?」
「從我們買入地皮開始,到發展商收購,整個時間約四個月左右,過程完全乾淨俐落,只要跟足劇本執行便成。」彭陽啜一口香檳,蠻有信心地說。
「對於這個項目,我真的很有興趣;但突然要拿出10億元人民幣,即差不多12億港元,我一時間沒有這麼多的現金……」
「我可以和你合作,一人一半,每人6億港元。」
「但在轉眼之間,我手頭上也沒有6億啊。」
彭陽獰笑一下:「你要快點學懂資本市場的玩法呢。哪有做投資的人,每次都是百分百真金白銀,從自己的口袋拿錢出來?聰明人用的都是Use other people's money,用別人的錢,替自己賺錢。」
「Use other people's money?可以怎樣做呢?」
「你現在手上最大資產,是上市公司的股票。目前浩瀚集團市值約為20億港元,你的持股量為60%,即價值12億港元;你可把這些股票按給證券行,借入6億元的資金,為期半年,等我們把地皮賣出之後,就可連本帶利還清欠款,餘下的錢就袋袋平安。」
元軍咬著牙根:「我的股票不是大藍籌股,只是20億市值的小公司,外面證券行給的孖展比率,平均都是二三十個巴仙左右,不可能按到五成吧?而且6億元的貸款,哪間證券行可以批出這麼大的金額?」
「給你這個建議,我當然有辦法。過兩天跟我上證券行,我幫你搞定。」彭陽說的時候,目光銳利,充滿豪氣。
「是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以後要多點跟著彭大哥。」
元軍與彭陽碰了杯,一口把香檳喝盡。他心裡感謝彭陽的關照,給自己賺錢機會。
當然在這個時候,元軍不會知道,這是噩夢的開始。

二 神技初現

過了兩天以後,元軍與彭陽到了金輝煌證券中環的辦公室。
金輝煌證券是一間中型規模的本地證券行,在香港有二十多年的歷史。
與他們見面的經紀,姓陳,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漢。「經紀陳,元主席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定要盡量給他優惠的條件啊!」彭陽手指指向著經紀陳,一臉權威的模樣。
「呵呵,彭老闆吩咐到,我們做細的豈敢不做到最好呢?」經紀陳笑著回應。
於是彭陽再說一遍元軍的要求,希望用12億港元市值的浩瀚集團股票,取得6億元的資金,為期半年。
經紀陳一臉認真地說:「對於元主席的要求,已跟風險控制部的同事研究過;如果把浩瀚集團的股票,放在我們公司做孖展融資貸款,現金要全部提走的話,抵押率Margin Ratio最高只能做30%,金額只有3.6億元,息率要12%,再加1%的手續費。」
元軍搖了搖頭︰「抵押率30%和息率12%,並不符合我的要求,不能接受。」
經紀陳再說:「但如果孖展融資的錢,是放在戶口內繼續投資,錢不用提出去的話,就完全不同了。」
元軍︰「可以怎樣?」
經紀陳:「風控部就可批出50%的Margin Ratio,息率只要6%,加上0.5%的手續費。」
元軍無奈地說︰「這個條件算是合理。但我要貸款的錢,需要在外面使用,不是用來投資其他股票。所以給我再低的息率,也是沒用。」
彭陽笑了一下:「錢是有腳的。把錢轉個大圈,就可拿出來使用。」
元軍︰「轉個圈?怎麼轉啊?」
彭陽:「這方面我可替你安排。你把錢拿去買股票,然後賣股票的人,再把錢送到你的面前,轉了個圈,你就可以使用這些錢。」
元軍︰「這樣神奇?如何操作?」
「我有一個做私募基金的朋友,可以把你的孖展額度,轉個圈變成真金白銀的現錢。」彭陽把整套計劃,寫在房間的白板上。「第一,首先你把12億的股票,存到金輝煌證券的戶口;第二,利用6億元的孖展額度,與基金做一個場外的Bought/Sold Note交易,以每股1元的市價,買入一間叫做春光集團的上市公司股票;第三,基金賣股票收到6億元;第四,基金得到錢後,會跟你簽一份協議,把6億貸款用3%低息再借回給你,為期半年。」
元軍︰「聽上去好像不錯……但如果春光集團的股價大跌,我豈不是損失慘重?」
彭陽:「不會的。基金會與你簽訂協議,在這半年期之內,只要春光集團的股票仍在市場掛牌,你可以在任何一天,用每股1元的價格,把股票賣回給基金。」
經紀陳幫口說:「這真是一個不錯的計劃,6億的錢可以到手,而且私募基金跟你簽訂協議,如果將來春光集團的股價大跌,你可按照原價賣出,一點損失也沒有。」
彭陽:「如無意外的話,在半年之後,一手交錢,一手交股票,所有交易還原。那時候春光集團的股價,與你無關,你也不用管。」
彭陽在白板上,向元軍計算了總貸款的成本,看來算是挺不錯。於是他開了戶口,依照彭陽的計劃進行。
普通會員
jj1984 (亂UP24)
rbenabled
avatar
1.36.132.64
金錢: 2578.55
帖數: 3392
GP: 254
LV: 59
交易所:
熱烈慶祝 痴峰終於坐監喇~
此廣告由舊會員所買。想在這裡下廣告嗎? 請按我
三 大陷阱

元軍把12億的浩瀚集團股票,存到金輝煌證券的孖展戶口,很快就得到6億元的孖展額度。
經紀陳安排他與私募基金,做了一個場外的Bought/Sold Note交易,把6億元的額度買了春光集團的股票,每股1元。
Bought/Sold Note的安排算是頗為順暢。錢轉到了私募基金的戶口,股票就轉到元軍在金輝煌證券的戶口內。
在同一時間,雙方簽了一份回購協議,私募基金答應在半年之內,只要春光集團的股票在市場掛牌,基金任何一天都會提供回購,用每股1元的價格,把股票買回來。
最後一步要做的,就是私募基金與元軍之間的貸款合同,私募基金向元軍發放一筆6億元的貸款,息率3%,期限半年。
私募基金與元軍定了時間表,在春光集團的股票買賣完成,計劃了在三個工作天後,就會把6億元的貸款,打到元軍的銀行戶口之上。本來這個回購安排,可以把元軍的風險控制得很好。
可惜回購合約有一個很重要條件,元軍沒有放在心上,看漏了……
這個重要的條件,看似不顯眼,但卻是個大陷阱。
這個條件就是︰春光集團的股票,必須在市場掛牌,基金才會作出回購。
元軍本來以為,這條件看來合理啊;股票怎麼會無緣無故,不在市場上掛牌呢?基金要股票掛牌,才作出回購的買賣,應該是很合理的要求嘛。
但在股票買賣交易後的第二天,春光集團的股票,停牌了!
當天早上,在某份報章的網上財經版,報道了春光集團的財務總監,貪污收受了數筆金錢,做了很多虛假的交易。
這個消息傳出以後,令春光集團的股價,一開市就像倒水似的。
更糟糕的是,春光集團的會計核數師,在報章的消息傳開後,立刻作出了回應,說在春光集團的帳目中,確實存在虛假的帳目,公司買入不少資產項目,可能是虛構作假,背後騙了上市公司不少的錢。
元軍詫異。雖然上市公司出現壞消息,並不是罕有的事情,但為甚麼這個消息,昨天不出現,明天也不出現,偏要在今天被人發掘出來?
真是這麼巧合?
或是背後有人為的安排?
這是一個陷阱?
彭陽是騙子?
私募基金也是騙子?
這些問題,元軍心裡好生疑惑。
但目前最重要,不是找答案,而是春光集團股價的暴跌。元軍可能花了6億元,買了一隻垃圾股。
散戶和投資者得知這個消息後,瘋狂地沽售春光集團的股票,買盤卻是寥寥可數。股價不停下跌,不夠半小時就跌了百分之三十,股價跌到0.7元,公司要求中途停牌。
更讓元軍擔心和懷疑,就是很多重要的人,都一下子消失了。元軍急忙地打電話給彭陽,他好像失蹤似的,怎麼找也找不到;打電話給私募基金,電話不通。跑到基金公司門口,今天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原先計劃從私募基金,轉到元軍銀行戶口的6億元,連影子都看不見。
唯一可以找到的,是經紀陳。
但找到經紀陳,根本沒有任何作用。股票停牌了,經紀陳能夠做到的事,是零。

四 禽獸現形

除了春光集團股票的停牌外,還有另一件更糟糕的事。
這讓元軍更清楚明白,這是一個陷阱。
有人要弄低浩瀚集團的股價。
股市大約在早上十點半的時候,浩瀚集團的股票,在市場上突然有大量沽盤。
公司沒有壞消息。
沒有特別新聞。
四方八面的沽盤,不知從何而來。
這些突然而來的大量沽盤,把原先穩定在4元的股價,不用幾分鐘就壓到3.5元的位置。
本來股價上落,是很普通的事。
但元軍把股票按倉,做了孖展抵押貸款,情況就變得相當不妙。
股價下跌觸發了「孖展Call」,即是追繳保證金的補倉要求。
所有股票孖展貸款的合約,都會寫上追收保證金的條款,如果因抵押股票之股價,於貸款期間下跌而導致「借貸抵押比率」(Loan to Margin Value Ratio)上升,證券行就會向客戶發出追收保證金的通知,客戶需要馬上把錢存進戶口,即俗稱「補孖展」。若客戶不能在期限前補倉,證券行就有權把股票在市場上出售,以作為償還貸款的金額。
在元軍與金輝煌證券的貸款合同,當然也不例外。
元軍用了3億股浩瀚集團的股票,以每股4元的價格,孖展比率50%,向金輝煌證券拿了6億元港幣的貸款。現在股價下跌到3.5元,借貸抵押比率變成︰

   Loan to Margin Value Ratio
= 6億元 / 3.5元 × 50%× 3億股
= 114%
                  
在元軍的貸款合同,追繳保證金的「借貸抵押比率」觸發點是110%,即如果「借貸抵押比率」超過110%,元軍就要向證券行補孖展,令比率回到110%。
現在是114%,金輝煌證券當然要追「孖展Call」。

元軍的電話,在十點四十五分,響了。
「元主席,不好意思,今早浩瀚集團的股票下跌……你的股票戶口,需要補孖展。」經紀陳吞吞吐吐地說。
這個時候的元軍,心情非常煩躁;春光集團股票停牌,6億元買了垃圾股票,現在又給股票行追孖展,更加煩上加煩。他對經紀陳破口大罵︰「你們真不是人!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問我拿錢?不可給點通容嗎?」
「公司規矩……公司規矩……」經紀陳還是吞吞吐吐。「公司必須要你存點錢到戶口。錢到位了,你好,我也好啊……」
元軍對著電話,罵多了幾句粗話,無奈地問經紀陳︰「要存入多少錢?」
經紀陳簡單解釋了計算的方法,告訴他必須在下午存入7,500萬元的現金,否則將會進行「斬倉」,立刻出售浩瀚集團的證券,而毋須事先諮詢元軍的意見。
在幾個小時內,7,500萬元,現金。
雖然元軍貴為上市公司主席,但突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拿出7,500萬元,他手上沒有這麼多的現金。
「下午就要補足7,500萬元,時間上實在太急了。可以給多一點時間嗎?」
「公司規矩……公司規矩……一定要在下午三點前見錢,否則三點就會開始賣出股票……這對大家都不好……」
「你們這班禽獸,這是陷阱!這是陷阱!時間上真的沒有商量?」
「沒辦法啊,公司規矩……除非股價自動回到4元樓上……」
「股價回到4元……明白!」一言驚醒夢中人,元軍馬上打斷經紀陳的電話,找有機會幫到他的救兵。
普通會員
jj1984 (亂UP24)
rbenabled
avatar
1.36.132.64
金錢: 2578.55
帖數: 3392
GP: 254
LV: 59
交易所:
五 兵臨城下

早上十一點二十分。
元軍要找的救兵,是浩瀚集團的第二大股東李轟承,持有約10%的股權。
他是元軍認識了二十年的好朋友。
在李轟承的辦公室內,他們一起看著股票報價機。
股價又跌了一點,現在是3.4元。
房間內充滿很大的怨氣。李轟承無奈地說︰「老元,搞甚麼鬼啊?你得罪了甚麼人?股價何解在今天跌得如此恐怖?」
「我也搞不清楚。可能我跌進了一個陷阱。」元軍的語氣,充滿無奈。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馬上把股價打上去。」
李轟承看了自己股票戶口的錢,有兩千多萬元;元軍戶口就有三千多萬。李轟承問︰「上市公司目前有沒有現金,可以作出回購?」
元軍︰「公司最近接了很多項目,差不多沒有現金。我在銀行戶口還有4,000萬現金,要轉到證券戶口嗎?」
李轟承︰「暫時不要,先看定一點,再作打算。你還要留點錢做孖展補倉。」
「同意。現在全部的子彈,就是這加起來的五千多萬元……老朋友,祝我們好運!」
他們開始買入浩瀚集團的股票。
元軍首先下單,吃掉了在3.4元排隊的100萬股。
李轟承馬上接力,把上面四五格的沽盤吃掉;然後元軍再買,把股價再推高幾格……
不用數分鐘,他們合力把浩瀚集團的股價,成功地推到3.8元。
元軍與李轟承擊了一下掌,笑了。
但他們的笑容,只維持了數秒。
他們看著股票報價機,突然有六千多萬股,分開成兩百多條沽盤單,排在3.8元附近的位置沽出。
「六千多萬股?兩百多條沽盤單?從何而來?」
相對買盤來說,排隊只有兩百多萬股,6,000萬股是買盤的30倍。
況且兩百多萬股的買盤,全都屬於元軍與李轟承。其他的買盤,就只有一些零星三五千股的散戶。
來不及反應的時候,這兩百多條的沽盤單,好像海嘯的巨浪一樣,從3.8元的位置向低位湧過來,3.79元、3.78元、3.77元、3.76元……兩百多條沽盤單不斷調低價位,買盤被吃得一乾二淨。
本來排隊的兩百多萬股買盤,轉眼間就被吃掉了,其他散戶的買盤也同樣下場。元軍與李轟承嘗試輸入一些買盤,但根本就是螳臂擋車,完全沒有效用。
他們楞住了,猶豫片刻後,沒氣地說︰「沒子彈了。」兩人在證券戶口內的現金,全都用光。沽盤的巨浪,像進入無人之境一樣。
兩百多條沽盤單,調低價位的速度越來越快,不停地勇往直前,可以成交的量不多,但價格卻急速下跌。散戶看見這樣的情況,根本沒人夠膽買入。
元軍與李轟承,嘗試打電話給各方好友,希望他們幫手托住股價,但全都是負面的答覆。「現在去買,是去送死吧?」「最近手緊啊,沒錢買股票!」「數千萬股的沽盤,怎麼托價啊?」
慌亂間撥了十多個電話,但卻沒有找到一個人可以幫忙。

到了中午十二時正。
收市了,中場休息。
浩瀚集團的股價,已經跌到3.35元。
李轟承對他說︰「老朋友,頂不住,也不要頂了。你趕快去補孖展吧,否則證券行在下午斬倉,後果更不堪設想。」
元軍呼了一口氣。
他在銀行戶口有4,000萬現金,李轟承從自己銀行轉了1,000萬給他。
元軍硬著頭皮,打電話給自己的母親。一個大男人要問母親拿錢,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而且這個男人,還是上市公司的主席。
不過到了眼下這種情況,他不得不這樣做。
他的母親,當然是有點不願意,但也沒有辦法。她把戶口所有的錢都拿出來了,連數個定期戶口都馬上取消,加起來有兩千多萬。

下午二時。
元軍終於籌足7,500萬的補倉金額,存進金輝煌證券的戶口。他撥通了經紀陳的電話,告知這個安排。「經紀陳,補倉的7,500萬元,準備好了。」
「對不起,元主席。孖展補倉額不是7,500萬,是1.2億元了。」經紀陳告訴他這個驚人的消息。
「甚麼?1.2億元?是否搞錯了?」元軍聽了之後,差不多要暈倒在地上。
「沒錯。7,500萬元的補倉額,是根據3.5元的股價計算出來;現在股價是3.2元,補倉額就變成1.2億元。」
在下午開市之後,浩瀚集團的股價被進一步推低。
現在是3.2元。
「救命啊!」元軍差不多要跌到地上。「1.2億元,你教我怎麼補啊?」
「請盡快吧。我已跟公司拿了最大的人情,時限推到下午的三點鐘;如果到時看不見錢的話,那就要不問價地沽出你的股票。」
「下午三點,只有一個小時,怎麼可能啊?」
「請盡量吧。對不起,我有其他客戶的電話打進來,沒時間再跟你說了。」經紀陳不再說話,一手就把電話掛掉。
元軍嘗試再找朋友幫忙,但這是一個很大的數目,就算有能力的人,也不會願意出手。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下午兩點四十五分。
電話又響了。
是金輝煌證券打來的電話。但這次不是經紀陳。
是後台部門的人,語氣較經紀陳要強硬得多。
「元先生,我們看見你的戶口,未存入足夠的補倉金額。如果在三點前還未見到錢的話,我們要馬上沽出你的股票。」
「不要沽出我的股票!」元軍大喝一聲,但金輝煌證券的人沒有理會他,說完已把電話掛了。
「快替我準備車,我要去金輝煌證券!」元軍吩咐秘書,然後衝出了辦公室。


六 血的教訓

下午三點正。
元軍坐在公司的車上,朝著金輝煌證券而去。
在這一刻,金輝煌證券,開始要賣出他的股票。
他在車上,看著手機的股票報價。超過一億股,在一秒鐘之內,出現在浩瀚集團股票沽盤的一欄。
本來買盤已是零星可數,現在加上一億股的沽盤,更是恐怖;這個海嘯巨浪,比早上的威力,更強、更大。
金輝煌證券不停地拋出股票,浩瀚集團股價像跳樓般下跌,從3.2元變成3元、2.8元、2.5元、2.2元、2元、1.5元……
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沒有多少人夠膽去買,反而觸發不少其他經紀行的孖展客戶斬倉,股價跌得更快。
「不要賣我的股票啊!」
元軍坐在車上,眼角帶著淚光。

三點十五分。
元軍的車,到達金輝煌證券大廈的門口。
元軍衝入金輝煌證券的辦公室,第一個看見的人,是經紀陳。他正在愉快地與同事們喝著下午茶,吃著蛋撻。
「經紀陳,求求你們,不要賣我的股票啊!」元軍哽咽地站在經紀陳的面前。
桌上的股票報價機,正顯示浩瀚集團的股價,是1.2元。
大部分排隊的沽盤,都是金輝煌證券的名字。
「公司規矩……公司規矩……」經紀陳一臉無辜。「對不起,我也沒辦法啊,是老闆的決定,我只是一個Small Potato啊。」
剛好在這時候,一個穿套裝的女人出來。這女人今天額外妖艷,紅色的套裝、紅色的嘴唇、紅色高跟鞋一步一步敲打在地上,咯咯聲響。
她是經紀陳的上級,是經紀業務的主管。「元先生,孖展Call沒錢補倉,每一間證券行都會賣出你的股票,這是全行的規則啊!你應該在第一天就知道的。」
「求求你們,不要賣我的股票啊!」元軍跪下來,整個人都軟了。
「嘩!浩瀚集團的股價,跌到0.5元,真恐怖啊!」其中一個金輝煌證券的經紀,在股票報價機面前大叫著。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嘴角好像是帶著笑的。
跪了下來的元軍,聽見0.5元的股價後,不停地叩頭,嚎啕大哭。「求求你們,錢我一定會還,不要賣股票啊!」元軍叩頭的聲音越來越大,但金輝煌證券的沽盤越來越多。
元軍面前的地板上,滿是鮮紅的血跡。
這些血,是元軍的。
「開始有買盤了!」剛才大叫的那位經紀,看見買盤開始大量出現,承接了金輝煌證券的沽盤。
這些買盤不停地購入股票。股價在0.5元的位置跌定,終於掉頭上升。
正在這個時候,一位坐在後排的員工,手拿著電話聽筒,大聲地對經紀業務部主管說︰「搞掂!浩瀚集團的3億股全部沽清,平均價0.6元。」
「好了,收工!」女主管蹲了下來,對著血跡斑斑的元軍說︰「元先生,我們已把你全部的股票賣出,但金額只有1.8億元,再加上你今天存入的7,500萬,對於6億元的貸款,還欠下3.45億元。我們會在明天向你發出律師信,希望你可以在一星期內還款,否則我們會向法庭申請破產令,那就不好看了。」
「沒了……沒了……甚麼都沒有了……」渾身顫抖的元軍,爆發出慘烈的哭叫。他痛苦地站起來,一步一步走出金輝煌證券的門口。
那灘血跡,還在地上。

三點四十分。
當元軍離開了金輝煌證券的辦公室,浩瀚集團股票的買盤,開始排山倒海地出現,不斷把股價推上。收市的時候,浩瀚集團的股價,竟再次回到4元的位置。
普通會員
jj1984 (亂UP24)
rbenabled
avatar
1.36.132.64
金錢: 2578.55
帖數: 3392
GP: 254
LV: 59
交易所:
七 幕後的黑手

元軍離開了金輝煌證券,短短時間變得像個瘋子似的。乾了的血跡,滿布在零亂的頭髮上,帶著呆滯的目光,在街上亂走了幾個小時。
突然間,他的電話響了。
元軍拿起電話,但沒有說話。電話另一邊傳來聲音︰「喂,老元啊,我是老李啊!聽得到嗎?聽得到嗎?」
原來是李轟承。
「老元,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一定是非常難過。我剛收到消息,知道誰是背後的黑手。」李轟承找人查了一個下午。
不過就算李轟承不說,元軍都應該知道。
「背後的黑手,是彭陽。他目前與金輝煌證券的狗賊,在富豪會開香檳慶祝。」
元軍沒有說話。
但他立刻提起腳步,向富豪會奔去。
到了富豪會最大貴賓室的門外。裡面坐著的,有彭陽、經紀陳、業務主管、一班金輝煌證券的員工、私募基金的人、還有很多漂亮的小姐。
業務女主管大聲地說︰「恭喜彭老闆,賀喜彭老闆,成為浩瀚集團的新領導人!在你安排下的五個人頭戶口,今天已收齊3億股的浩瀚集團,平均價只是0.6元。以今天4元的收市價計算,彭老闆在帳面上,已賺得超過十億元!恭喜,恭喜!」
左擁右抱著兩位漂亮小姐的經紀陳,哈哈大笑說︰「還有賣出6億元的垃圾春光集團股票呢!所以總金額是16億!可憐那個姓元的傻B,今天趴在證券行喊叫,搞到一頭血跡斑斑的樣子,真令人忍不住要笑出來!哈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的元軍,衝了進來。
他隨手拿起一個白蘭地酒的空瓶子,用力地打在經紀陳的頭顱。
酒瓶碎了。
經紀陳的頭,也掛彩了。
彭陽身旁的兩個保鏢,跳出來按住元軍,把他壓在地上。
「這是一個陷阱……這是一個陷阱……」
元軍狠狠地望著彭陽。
那兩個保鏢的力氣很大,他動彈不得,只可從口裡咕嚕咕嚕地罵。
彭陽蹲了下來,面對面的看著元軍︰「元大哥,在金融市場的法則,豬天生出來,就注定要給狼吃掉。我不吃你,還有很多人要吃你;既然如此,不如便宜給我吧!」
元軍大聲地呼叫︰「甚麼福建市鎮的商住項目、私募基金的股票買賣、金輝煌證券的孖展貸款,全都是一個陷阱,一個騙局!為甚麼你要害我?為甚麼你要害我?」
「沒錯。福建市鎮的商住項目,是騙你的;私募基金賣給你的春光集團,本來是我的股票;早上發放春光集團的壞消息,是我;把浩瀚集團的股價壓下去,是我的安排;最後在市場上把你的股票收集,然後把股價打回上去,當然又是我了。不過有一點是真實的,就是報章上關於春光集團的消息,是完全千真萬確。新聞是我發出去的,估計春光集團很快便會被除牌。所以真的要謝謝你,替我把這些垃圾股票,用6億元全部買入。」
「你這個人渣!我要殺了你!」元軍恰似瘋了一樣,一口咬在保鏢的手臂,然後整個人跳了起來,瘋狂地亂抓亂叫。
彭陽退後了幾步,兩個保鏢再次捉住元軍,揮拳打在他身上,氣急敗壞的他挺不住倒在地上。
「算了吧。不要搞出人命。」
保鏢聽了彭陽的指令,把元軍扔到會所的後巷。
倒在地上的元軍,努力爬了起來,一瘸一拐地回到君臨天下七十多樓的家中。
公司沒有了,主席的位置也沒有了,還欠下三億多元的債。要接受今天發生的事,再重新開始,他實在辦不到。
望著漂亮的維港景色,他選擇了死亡。
普通會員
jj1984 (亂UP24)
rbenabled
avatar
1.36.132.64
金錢: 2578.55
帖數: 3392
GP: 254
LV: 59
交易所:
故事個邊話8成真?如是,相信大家估到邊隻股,邊班人,邊位呀豬大...
"金輝煌"真係好明顯
訪客
Guest (IP: 54.92.170.149)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34.6ms (Q=9 + R=5) @ 2018-7-20 08:11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