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64.120
金錢: 153886.35
帖數: 157942
GP: 3287
LV: 398
交易所:

由劏房到酒莊 港產紅酒專家的法式人生 人氣: 955 回覆: 1


2015-11-07 iM

七十年代能遠赴法國留學,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陳增濤不是富家子弟,他生於內地溫州,10多歲來港,一家幾口住在深水埗的狹小劏房。大學畢業他考取獎學金到巴黎大學,一條牛仔褲、一件家人為他買的大衣,背上背包便上飛機去。這一程,一飛便是30多年,期間他因工作不時飛返香港或內地,九十年代引進「Délifrance」來港,又娶了個法國貴族後裔當太太,誕下3個中法混血兒,應酬也好,親友聚會也好,餐桌上總備有紅酒,久而久之,成了法國紅酒專家,近年他「隱居」法國南部普羅旺斯,釀起咱家紅酒來,也執筆寫紅酒經。

「開始(飲紅酒)時無去鑽研,都是生活一部分而已。」聽來囂張,卻是陳增濤的生活寫照。在公在私他飲紅酒無數,高級餐廳的名酒或是法國小村莊的自家製品,他都有機會品嘗,飲的種類多,身邊亦不乏識酒之人,漸漸「釀」出他這枝陳年佳釀。近年他長居法國,埋首他的釀酒興趣,偶而回港見見家人,難得可與他在飯桌上碰面,試飲他揀選的法國紅酒,在美食和美酒相伴之下,更難得可以聽他的人生故事。

來港受教育 種文化種子

10多歲隨家人偷渡來港,廣東話都不會講,一家八口住在深水埗的劏房「打地舖」,食完中午飯,也不知下餐晚飯有沒有着落,但是,陳增濤沒有因為窮而一心只想拼命搵錢,「可能我這一代是最後一代受五四運動影響的人,參加很多學生運動,保衞釣魚台,反而覺得錢、物質不是很重要。」

六十年代的教育制度和學校氣氛與現在不一樣,陳增濤在東華三院第一中學(現稱東華三院黃芴南中學)讀書,是他人生很重要的成長時期。他說,老師在課堂講的不只是教科書內容,亦不只操練學生成考試機器,「有個老師每次講中國近代史都喊,好激情,我們都聽得好感動。」還有講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英國哲學家Bertrand Russell思想的老師,對當時的陳增濤而言,歐洲的歷史文化猶如「新大陸」,也埋下他對歐洲的情愫。

之後入讀中文大學物理系,陳增濤同時選修了德文和法文課程,後來在中大認識了當代新儒家牟宗三提議他讀哲學,「當時中國仍然很窮,好似有種動力,驅使我讀多些西方的東西,認識外國是怎樣子。」在香港讀多少書,始終不及親身去當地感受,陳增濤分別申請去德國和法國的獎學金,讀物理的他本來心儀德國,但獎學金遲遲未批出,最終他取了法國政府的獎學金去,展開他沒有計劃過的法式人生。

另類法國遊 行勻萬里路

一個小伙子首次隻身出遠門,晨早第一次踏入巴黎的機場,竟然有點「出師不利」,原定來接機的人沒有出現,在香港學過幾句簡單法文,但不太用得上,人生路不熟就惟有自己救自己,去到在巴黎拉丁區的巴黎大學,「經過1968年的學生運動,巴黎大學分成好多間大學,我去的校園很細,但已是4間大學所在。」終於「盲摸摸」摸到所謂的校務處,在小房間內只有一張桌,後面坐了個做暑期工的女學生,陳增濤報上名字,卻沒有出現在名單上,原來他要先到近阿爾卑斯山、距離巴黎近500公里的小城區,修讀一個暑期法文班。

未有機會食午飯,陳增濤又要趕去火車站,到達小城已是午夜,因為未調校好時差,身體上其實是連夜趕路。踏出火車站一片漆黑,只有弱弱的燈光,縱使是7月天,晚上仍要穿毛衣抵寒風,「那一刻最想找地方睡覺。」見到的士司機在等客,他上前詢問校舍位置,司機說徒步要一個多小時,陳增濤怕坐的士太貴,只好拿住行李,一步一步走過去,去到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這趟法國遊印象似乎不會太好,陳增濤最常用來形容法國人的,是「鬆散」兩個字,指他們做事比較隨意,「又不會印象差,當時印象中的歐美是『列強』,抱住的心態是去學東西,遇到困難都是應該的。」

投行作跳板 進軍餐飲界

完成法文課程,以為可正式入讀巴黎大學讀物理,陳增濤才發現,法國政府將他送到南部讀航空工程,「我都不想讀航空,讀了3個月,我寫了一封信給巴黎大學的物理學教授,最後他推薦我讀大學的天文物理系,又去旁聽哲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轉讀經濟學,再畢業都是找不到工作,當時28歲的他去了中餐館打工,往後的工作與他學的物理或哲學,大纜都扯不上,「當時是七十年代,全世界的經濟都不好,當時有份工有錢最重要,不是自己想做的都沒有辦法,如果不是會斷奶(斷糧)。」就在這個時候,陳增濤經常去其他中國人家中作客,有機會經常飲紅酒。兩年過去,踏入八十年代,全球經濟起飛,雖然陳增濤當時已有自己的中餐館,但他說不想走中國人到外地的舊路,所以加入投資銀行工作。一年多後,遇上當地最大型的食品集團想擴展業務到亞洲,陳增濤說得一口流利普通話和廣東話,二話不說被羅致旗下,首天上班是在機場,跟集團的太子爺到亞洲去打天下,自此穿梭內地、香港、新加坡等地,很快當上集團的亞洲區總經理。出入高級餐廳,自然有很多接觸貴價紅酒的機會,太太又是貴族之後,她的媽媽的身份證仍有「伯爵」的名銜,當銀行家的爸爸在法國有自己的葡萄園,每年全家人都會去度假,「雖然釀出來的紅酒不靚,但葡萄園有30公頃,釀出來的紅酒多到可以當水飲。」

陳增濤在九十年代將法國的麵包速食店「Délifrance」引入香港,他都有段時間住在香港,但三兩日飛一轉,在香港都是每日早出晚歸,為了省時間,他會選在周末坐機,星期一可立即工作,完全沒有時間或心思照料3個孩子,直至他們出現問題,他決定一家人搬回巴黎居住,之後都曾經到內地工作。回想自己從溫州來香港生活,再去法國讀書,輾轉又回港和內地工作,現在重回法國過退休生活、出書寫紅酒經,一切一切都沒有出現過在他的人生規劃中,「人在生命的洪流之中,根本沒有時間想將來,偶然會想將來的目標應是怎樣,但這種想法一迅即逝,將來是看不清的,最終只可以順住生命帶你走。」

紅酒與普洱 需時間煉成

在自己的事業洪流匆匆度過數十年,回望人生,過的是走馬看花的生活,但亦是過去的經歷,成就他今天可以放慢腳步,讓自己靜下來釀製紅酒;正如他以往紅酒當水飲,為應酬而飲也好,為辛勞工作後慰勞自己而飲也好,目的已經不是最重要,過程中飲過學過的紅酒知識,便成為他腦海的「藏品」,讓他以柏拉圖式對話寫成紅酒書,同時不失為讀者揀酒的實用功能。

訪問期間,陳增濤不時用普洱茶與紅酒相比,「法國人飲紅酒,就好似中國人飲普洱,外國人飲中國茶,或者都拎本書出來對一對,好似現在東方人飲紅酒一樣,會去上堂、睇書。」紅酒與普洱各有捧場客,愛它們的濃郁醇香,令人再三回味的餘韻,同樣需要時間的歷練而成。

陳增濤 Profile

年齡:67

學歷:香港中文大學物理系畢業,之後到巴黎大學留學,攻讀天文地理、西方哲學和經濟學

事業:畢業後加入金融界,一年多後轉投飲食公司,九十年代引入法國食品品牌Délifrance來港,近年退休在法國南部釀紅酒

釀咱家紅酒的樂趣

飲陳增濤揀選的紅酒,聽他說飲紅酒的故事,可知他現鍾情的是小酒莊特色紅酒,多於名酒莊的出品。3年多前,他回到法國南部地中海居住,到大小不同酒莊參觀兼「偷師」,自己也開始釀起紅酒來。

陳增濤沒有自己的葡萄園,釀的酒並不多,向相熟的葡萄園買入葡萄,用3個300公升的不鏽鋼桶,沒有自動化的機器協助,只用雙手代替雙腳做跺腳壓帽(Pigeage)的過程,亦省去很多商業紅酒的程序,例如過濾或加入二氧化硫作保鮮抗氧化等,釀製出來的紅酒是最原始的味道。他在書中寫了一個他與鄰居釀酒的對話,對方是個20多歲的女孩,對釀製紅酒自有一套見解,他倆與名氣酒評家的意見大相逕庭,例如酒評家強調用熟透的葡萄釀酒才好,他們卻認為這反而令紅酒缺乏新鮮感;很多酒莊在葡萄中加酵母,保證可準時發酵,他倆則相信讓葡萄發酵是自然會發生的事。紅酒釀成後,他們會與三五知己品酒交流,正是落手落腳釀紅酒的樂趣。

「不錯」紅酒 入門價$200多

去西餐廳食飯,侍應遞上酒牌,不太懂酒只好看價錢挑選,陳增濤以一頓法國晚餐為例,三分之一的價格會分配到紅酒,如果是好的酒,但又不是名酒的話,菜和酒的價格約各佔一半。在高級餐廳用餐,侍酒師顯得特別重要,陳增濤不認為一個懂紅酒的人,一定懂得點選合適的紅酒,反而餐廳的侍酒師熟悉酒牌,更能因應客人點的菜和喜好,推薦合適的紅酒。

有名氣紅酒接近500元

至於去到紅酒舖或超市揀紅酒,便宜的不一定沒有好貨,陳增濤就在書中以4個價位揀選不同的紅酒,並逐一介紹其特色。他說在香港買到的紅酒種類多,要買200元以下的法國紅酒,他說買十枝有九枝質素欠佳,要選「不錯」的法國紅酒,可選200多元的,想以相對較低的價錢,試飲來自有名氣的法定產區的紅酒,價格大約要接近500元。
普通會員
ecckaj
avatar
98.126.192.10
金錢: 2.20
帖數: 3
GP: 0
LV: 2
交易所:
熱烈慶祝 痴峰終於坐監喇~
此廣告由舊會員所買。想在這裡下廣告嗎? 請按我
有個單位在手,在工作有百萬年薪,安安樂樂,為甚麼要辭工去做這件事呢?,但我想現在不搏的話,難道三四十歲才去創業香港紅酒批發
訪客
Guest (IP: 54.198.27.243)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9ms (Q=5 + R=5) @ 2018-8-18 11:53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