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輔導員
greatsoup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64.120
金錢: 214370.81
帖數: 202394
GP: 4197
LV: 450
交易所: 305555.25

遇強愈強 劉德華的平衡 甄子丹的三怕 2017-09-29 人氣: 39 回覆: 0


https://www.am730.com.hk/news/%E ... 8%89%e6%80%95-97800
「宇宙最強」的甄子丹,與「強人」的劉德華,兩位在香港影圈舉足輕重的演員,原來多年來從未合作,兩人在結合香港兩大梟雄的傳奇電影《追龍》首次交手。演繹傳奇人物,向來是演技的挑戰,愈近代的人物,觀眾有真人作對照比較,難度愈高,要重演珠玉在前的經典人物角色,更容易自討苦吃招負評,子丹挑機演呂良偉的經典角色「跛豪」,他直言今次有難度,大談接演跛豪一角的「三怕」,一怕講潮州話、二怕帶著角色的戾氣回家,三怕導演王晶唔認真;而華仔事隔26年再演總華探長雷洛,人生閱歷已為角色添厚度,更不容自拆招牌,兩人兼任監製齊齊玩認真,重塑昔日港產片的情懷。

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
髮型:LAI(劉德華)、Jacky Leung @IL Colpo PP(甄子丹)
化妝:LAI(劉德華)、諺瞳.小白
服裝:Olivia(劉德華)
news-images
news-images

找平衡 別將戾氣帶回家
自從《葉問》成功建立正面形象後,甄子丹甚少演純奸角,今次在《追龍》演一代大毒梟,是一次大膽突破,他明言難再有下次,「真的不想再演,我不是抗拒演反派,也演過亦正亦邪的角色,可能年紀漸大,這幾年family man的觀念愈來愈重,希望多拍開心正能量的勵志戲,這戲始終是根據真實的近代人物改編,令我太沉重,那種因精神壓力而形成的氣場,我不太喜歡。」故此,他便趁每天3小時的落妝時間,沉澱情緒,讓自己脫離角色,「我不想將戾氣帶回家,所以不想再演殺氣重的角色。」華仔在91年兩集《五億探長雷洛傳》的演出,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如今重演角色,明顯予人較深沉的感覺,「廿多年前,只看到其中一面,現在不是角色變了,而是劉德華成長了,看角色也豐富了。」他亦不介意自評今昔的演繹,「以前的演繹較形象化或單面向,今次會以較內斂的方法演繹,看到他內裡的思考,要考慮如何達致整體的平衡。」華仔與子丹同是影圈的大忙人,身兼演員、製作公司老闆、父親與丈夫身份,如何取得平衡?「其實,每個人都不知不覺地做,在不同年代,面對不同動盪或事件,都要取平衡,例如子丹演這角色,也要平衡屋企,我希望能表達再強的人,亦要有所放低。」


做人如演戲的態度
兩強相遇,惺惺相惜,華仔對子丹落力學好「潮語」深感佩服,他更自爆,「當年雷洛都要講潮州話,但我練唔到!」他自認語言天分不高,每次只靠生記死背,說來說去,都是人人都懂的「架己冷」(自己人),子丹聞言尷尬苦笑,隨即示範幾句,「真的比想像中難,但接了任務沒辦法,無論演戲或做人,我都有一套哲學,首先問自己得唔得,然後就要相信自己得,最後要思考如何做得到,過程最痛苦,由我考慮到答應接拍,經常想著如何做、用甚麼技巧或手段,我研究過呂哥(呂良偉)沒有講潮州話,若我講潮州話,有新鮮感又適合人物,但如何講?若over了,很容易變笑位,所以要每日修正,不斷磨練聲線高低,配音時仍在修正中,我覺得藝術要不斷磨,才能成為精品。」為了塑造全新的跛豪,他特別請來美國的特技化妝師,每日開拍前花3小時化成厚唇鼻歪的粗獷造型,苦練跛豪走路模樣,更請潮州話教授24小時貼身授課,「我去過跛豪的家鄉達濠,經過生活體驗,才發現潮州話有很多口音。」


集體創作的遊戲
兩位影壇舉足輕重的強人合作,由王晶一手促成。然而,華仔與子丹卻非一口答應,「他邀請我時,正在幫他拍另一套戲,我驚他唔認真!」子丹說罷,華仔哈哈大笑,「漸漸我覺得他是很認真,若論我與他的關係,沒理由不參與。」子丹回應,「其實我向來都有很多意見,會參與埋幕後,雖然我認識晶哥多年,他也曾多次找我拍戲,但我都怕他唔認真,這次是一個很具挑戰性的角色,所以要求給我空間參與創作。」於是,特別演出的華仔,與子丹齊齊兼任監製。首次合作,兩人有不少充滿逼力的對手戲,華仔形容為一場好玩的遊戲,每天都難以預測將會發生甚麼事,「基本上,每場對手戲都是導演給我們框架,然後我們自己去表演。」他對其中四大拆家分地盤,弄得亮刀割耳的一場戲,尤感深刻,「晶哥給我們很多空間,那場戲的原劇本不是割耳仔,這是由我提議的,因為這樣更能表現跛豪的性格,而且更具戲劇性,我們在片場常有這種創作,這正是香港電影的魅力所在。」拍完荷李活大片《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從宇宙返回地球的子丹認為,中西電影是集體創作,互給意見的「踢橋」亦屬正常。


港產片的情義
《追龍》的跛豪與雷洛,各管黑白兩道,從情義相交到互鬥心計,對於雙雄的兄弟情誼,華仔形容,「重現傳統香港電影的男人情誼,看很多外國的超級英雄電影,都看不到這種男人情誼,有點像回看《教父》。」子丹點頭大表贊同,「真正的人性很多層次,我與劉生在演的過程,不斷揣摩兩人關係,愈想愈複雜,分出很多層次來。」戲裡兩位梟雄,曾經坐擁億萬身家,最後一個入獄,另一個淪為通緝犯。跛豪常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年逾半百的華仔與子丹,對此言甚表保留,子丹坦言:「我跟角色的人生觀很不同,我比較積極進取,從不會說富貴由天,當然上天有安排,但沒有自己的努力,機會來到也未必捉到。」年初經歷過墮馬受傷,努力讓自己盡快康復的華仔亦表同意,「即使生死有命,若然還有兩年命,難道就任由它嗎?我覺得絕對需要靠自己努力。」說到拼搏努力的人辦,子丹與華仔實也當之無愧。


追溯港式傳奇片熱潮
九十年代初,香港影圈掀起拍攝人物傳奇片的熱潮,由呂良偉主演的《跛豪》,可說是開創先河的經典,電影以一代毒梟吳錫豪(跛豪)的發跡與被囚為故事藍本,以《教父》系列作參考,呂哥按照當年編劇麥當雄的意見,在短時間內增肥40磅演跛豪,在當時影圈,大概是史無前例,成為一時佳話,更是呂哥演藝事業的代表作之一。影片於1991年4月上畫,以143分鐘片長,票房卻收逾3,800萬元。半年後,王晶監製的《五億探長雷洛傳》及《五億探長雷洛傳II之父子情仇》先後公映,故事以六十年代總華探長呂樂為人物原型,由當年30歲的華仔獨力演繹雷洛的大半生,從初入警校的年輕小伙子,演到五十幾歲提早退休,他塑造的「Rock哥」,深入民心,兩片累計票房達5,300萬元。

看《追龍》的演員名單,不難發現港人熟悉的資深演技派,包括曾江、鄭則士(Ken哥)、湯鎮業和黃日華等,曾江與鄭則士亦曾參與《跛豪》的演出,前者由當年的雷探長「榮升」為雷洛的岳父,Ken哥則由演跛豪的對頭老大肥彪,變成今次演雷洛探長忠心助手豬油仔(當年由吳孟達演),角色周旋於雷洛與跛豪之間,Ken哥的幽默演出,緩和了電影的緊張氣氛,其實向來演得的Ken哥,自《跛豪》後,曾與呂哥合演過《四大家族之龍虎兄弟》、《上海皇帝》,他自己亦演過《四大探長》。至於五虎成員湯鎮業與黃日華,分演黑警顏童與白警嚴正,顏童是雷洛死對頭,嚴正則是唯一不貪分文的警察,影片縱沒有三人同場的戲分,卻也算造就一次三虎合作。


隨城寨消失的菲林
電影以《追龍》為名,本身帶有吸食白粉(海洛英)的意思,為求重現六十至七十年代的香港面貌,劇組特地搭建廠景,將三不管的販毒集中地九龍城寨,呈現觀眾眼前。談起城寨,子丹與華仔各有感觸,子丹自言從未踏足城寨,今次為準備角色搜集了不少資料,他有感而發道:「其實,我之前真的有個拍九龍城寨的project,可惜最終沒拍成。」華仔則自言是整個創作班底的唯一,「我相信只有我親身去過城寨!」回想首次入城寨的經驗,是27年前的事,當年華仔拍王家衛執導的《旺角卡門》後,憑此片首獲最佳男主角提名,兩人在《阿飛正傳》再度合作,該片一開工便是拍華仔在九龍城寨的戲分,「我曾在那裡拍了十幾日戲,只是沒有剪出來,如果你們仍記得,那是失蹤的菲林!」《阿飛》集齊名導與當紅演員,票房卻不似預期,說好了的續集沒拍成,從此,華仔的片段不見天日,「那個鏡頭是直落7分鐘,幸好我有重看。」事過境遷,菲林不復見,那些日子的親身體驗猶在,「跟導演講了很多城寨的情況,我認為戲裡的城寨跟真實有九成相似,只是真實不像廠景光猛,而為了配合子丹的動作設計,感覺有點像迷宮。」影片的九龍城寨是跛豪的發跡地盤,也是他與雷洛結成生死之交的重要地點。
訪客
Guest (IP: 54.224.203.224)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28ms (Q=8 + R=5) @ 2017-10-22 09:46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