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主任
abbychau (亞貝)
rbenabled
avatar
127.0.0.1
金錢: 13751.55
帖數: 32022
GP: 5040
LV: 179
交易所: 13150616.50

法德改革空想 人氣: 34 回覆: 0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微信公眾號kopleader)機構專欄 Project Syndicate 作者 漢斯-赫爾穆特·科茨(Hans-Helmut Kotz)漢斯-赫爾穆特·科茨是德國聯邦銀行執行委員會前委員,現為法蘭克福歌德大學SAFE政策中心項目主任、哈佛大學歐洲研究中心常駐研究員。
  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這是美國的一個永恒的真理。顯然,同樣的智慧也(在某種程度上)適用於歐盟,歐盟日程歸根到底取決於關鍵成員國的國家政策。
法德改革空想
  坎布里奇--所有政治都是本地政治,這是美國的一個永恒的真理。顯然,同樣的智慧也(在某種程度上)適用於歐盟,歐盟日程歸根到底取決於關鍵成員國的國家政策。
  對歐元區機構而言,這一點尤其正確。幾乎所有人都同意,歐元區需要立刻改革。事實上,鞏固歐元區是上個月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和法國總統馬克龍的重要講話的共同主題。
  在盟情咨文中,容克大膽地提出了他的歐洲未來的宏大願景。他要求歐盟完成銀行聯盟,建立歐洲財政部(完全並入歐盟委員會),擴大歐盟層面預算。
  馬克龍在索爾伯恩(Sorbonne)講話中提到了從防務和安全到歐元區改革和歐洲政策分歧在內的一系列問題。但他還有很多東西沒有說到。與其國家領導人的身份一致,他采用了政府間視角,而不是共同體視角。
  盡管如此,兩次講話顯然都想要左右德國目前正在發生的政治爭論。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正在試圖組建一個新的聯合政府。許多觀察者希望德國的最新聯邦選舉可以為歐盟層面改革開啟一扇“機會之窗”。但目前看來,這扇窗已經關上了。
  歐盟日程的命運----不管是容克的日程還是馬克龍的日程----都取決於默克爾,而她不可能做出任何重大政治舉措。事實上,像容克和馬克龍所提出的那種激進的動作,不僅僅不是默克爾的風格;更需要她為此投入全部剩余政治資本。
  縱觀默克爾的職業生涯,她的主要目標似乎永遠是連任----這不可謂不理性。而由於CDU更希望主導政府----如果可能的話,最好在不結成聯合政府單獨執政----因此它永遠渴望通過吸引政治譜系的中間派選民贏得多數。
  默克爾對中間派在哪里、可能在何時和如何變化有著敏銳的感覺。據此,她市場采納競爭對手的概念。執政期間,她制定了最低工資制度,將退休年齡下調到63歲(對工齡超過45年者),實現了同性戀婚姻合法化----這些政策對於傳統保守派而言是不可接受的,但受到廣泛的群眾支持。
  美國經濟學家哈羅德·霍特林(Harold Hotelling)在1929年解釋道,爭取中間派的人有一種*彼此效仿的**過猶不及的趨勢*。因此,CDU及其主要競爭對手社會民主黨(SPD)變得越來越難以區分。而由此造成的必然結果是,尋求在選舉中留下痕跡的小政黨彼得不把目標對準政治少數派,他們之中有很多人有著強烈的偏好和信念。
  由於CDU和SPD在最近的選舉中失去了支持,後者更是決定在新的選舉周期中成為反對黨,因此默克爾需要與小政黨組成執政聯盟。但沒有一個主流德國政黨----更不用說默克爾自己的政黨----會與聯邦眾議院第三大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聯合執政。AfD是一個極右翼反歐盟政黨,它贏得了13%的選票。
  於是CDU只能選擇自由民主黨(FDP),它屬於歐洲意義上的自由派,但對歐元區的問題非常不滿。FDP認為德國已經*轉移疲勞*,強烈反對任何將德國的錢轉移支付給表現欠佳的成員國的安排。
  因此,在競選期間FDP劃定了一條紅線:不能給予歐盟任何形式的財政權。FDP的其他兩個主張----主權債務重組機制以迫使債權人為他們的決定負責;以及讓負債國度的成員國暫時退出共同貨幣----可能讓歐元區改革進一步複雜化。
  FDP的概念在德國人和德國經濟學家中間支持者甚眾(不少其他歐洲經濟學家也贊同他們)。他們也和前屆政府的德國財政部長的立場一致。但在完美世界和恢複力強的金融市場中有效的政策,如果應用到非常不完美的真實世界市場中,可能非常危險。十年前我們曾經看到,在不確定性環境中經營的金融機構可能變得非常脆弱甚至倒閉,給社會帶來高昂的成本。
  暫時退出歐元的概念也非常不恰當。如果這一選擇被形式化,市場就會用價格體現這一安排,不具備深度資本市場的成員國需要支付溢價。它們的利率將結構性地升高。而在波動環境中,它們很容易面臨反覆無常的機構投資者的擠兌,對信用展期非常小心。
  FDP站邊退出選項,其已經四年沒能進入議會的領導人絕不希望因為背棄這一承諾而承擔信譽掃地的風險。此外,一些CDU議員,以及許多CDU姊妹黨基督教社會聯盟成員,都對FDP的立場持同情態度。默克爾新執政聯盟的第三個可能的成員----綠黨也很難制衡這些內部力量。
  另一個問題是容克和馬克龍都沒有給出多少細節。未來歐元區預算的實際結構----以及它所包含的支出類型----仍不清楚。問責歐元區財政部長、保證其民主合法性的程序亦然。各國需要因為共同財政而犧牲多少主權也不清楚。
  厘清這些問題需要政治企業家精神,而默克爾從未表現出她具備這一精神。要加入馬克龍的歐洲工程,她必須接受一個全新的角色,承擔巨大的政治風險。德國必須起到帶頭作用:不是拒絕方案,而是必須拿出自己的方案。
  掌控在中間派德國選民手中的德國政府做出這樣的行為希望渺茫。德國的政治中間派的含義一直在改變,目前,其改變方向和容克和馬克龍的方向並不相同。因此,歐元區的制度設計可能仍然無法完全化。


  (本文作者介紹: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稱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專欄”,作者來自全球頂級經濟學者、諾獎得主、政界領袖,主題包括全球政治、經濟、科學與文化塑造者的觀點,為全球讀者提供來自全球最高端的原創文章、最具深度的評論,為解讀“變動中的世界”提供幫助。)



來源: http://finance.sina.com.cn/zl/in ... ymrcmn0170857.shtml
訪客
Guest (IP: 54.221.73.186)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7.7ms (Q=7 + R=5) @ 2017-12-14 09:12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