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輔導員
greatsoup
rbenabled
avatar
127.0.0.1
金錢: 216619.56
帖數: 205485
GP: 4197
LV: 454
交易所: 305555.25

【辦公室政治學】屋邨球場談判學 人氣: 48 回覆: 0


【文化籽:辦公室政治學】我於當年還是新巿鎮的屯門成長,早兩天與一位同樣成長於屯門的新朋友一見如故,他提到自己所居住的屋邨後,我就笑着問:「喂,當年我在那裏被童黨包圍過喎,係咪你有份?」



那年我大約十八、九歲左右吧,與幾個好友去某個公共屋邨打籃球。放學時份人很多,都是幾班人混在同一個場同射一個籃那種吧。玩着玩着,突然旁邊某座有一件垃圾(真的已忘記是甚麼了)從高空掉了進來,沒有傷到人,但弄得髒了一地。那時有部份人亂作一團(香港人嘛,沒有被影響到的人當然處變不驚,若無其事繼續打波),我其中一個朋友有點氣,就向着樓上大罵了一句:「XXXX,夠膽就扔埋XXX落嚟啦!」(年代久遠,那些XXX是甚麼都不太清楚,不過大概都是那幾種吧)罵完一輪後,就在大概十分鐘左右,有一班大約十多人,年約十四、五(有些應該得十一、二吧)的童黨來到了球場,只見他們到處認人的樣子,還到處問不同的人,我們都感到即將有事發生了。就在我們來不及悄悄離開之時,他們就來到我們面前了。當中那名老大(約十四歲吧)抽了一口煙,吐了一啖痰,跟着問我們:「頭先係邊個X上嚟嘅!(這個X應該很清楚了吧)」我們這邊大約只有四個人吧,大家都面面相覷,不知應該怎答好。就在沉默之時,那老大隨手在場邊捉了一個人進來,問:「你認唔認得頭先係邊個講嘅!」這下可精采了,那小孩想了想,突然就指着──我!(對,完全是《食神》那場戲吧)當中除了因為我「樣衰」之外,都已經沒有任何原因可以解釋了。那老大上前質問我,我答道:「真係唔係我喎!」那當下怎麼辦?不知何故,我那天都頗冷靜,我很有禮貌地向那老大說:「不如我地私下傾兩句好冇?」又不知何故,他又肯,於是我上前拉他到旁邊。當剩下我倆的時候,我就突然和他用朋友語氣,在他面前將責任攬上身:「唉,呢鋪我都好難做,因為真係唔係我,但我又冇可能篤我朋友出嚟,不如咁,我代我朋友向你道歉,同埋我應承我哋以後唔嚟呢度玩喇,好冇?」之後我們返回大隊,我就與我們幾個朋友一起講了幾句:「唔好意思」,還與老大握了個手,之後就離開了。就咁簡單?就咁簡單。那時候我自己都未明為甚麼那麼簡單就拆得掂,人大了再想,其實就是我剛好捉到了那老大的心理。他只要十四歲,他要的就是一個字──「威」!但同時間,他自己也不想搞出大件事(萬一有流血事件,其實佢驚過你);而我們想要甚麼?走!就是那麼簡單。而另一樣我做對了的事,就是拉他到旁邊私下去談。任何在大眾面前進行的談判,都一定沒有好結果,因為大家當下都要面,就算我提出拿一千元出來當道歉,他都會答:「你當我哋係乜呀!」(因為其實他自己都唔知想要乜),一拉到私下層面,他在手下面前可以有下台階(因為可以在手下面前,扮作「私下傾咗啲勁嘢」),而我又可以扮友善做朋友。最後,我們一班比他們大幾年的人,肯在他們面前道歉,還好像臣服於他這個小鬼的「霸氣」而友善握手,他拿到彩之餘,又可以扮胸襟廣闊,大人有大量,夠下台了。我們很冇「吉士」?明明他們有錯我們還去「道歉」很「死狗」?儍豬嚟嘅,我淨係要走之嘛,我又不是住在那裏,少個球場玩有幾閒;至於對錯,對於不打算跟你講對錯的人去講對錯,就是愚蠢,他自己的父母都教不到他對錯,幾時到我們去教?當下嘈起上來,我們無辜被爆一、兩個樽,蝕底的是誰?了解對手想要甚麼,私下進行談判,好漢不吃眼前虧,滿足對方從而達到自己目的。這幾招,由屋村球場去到辦公室,甚至國際政治關係,一模一樣。



撰文:陳詠燊電影編劇、專欄作家、專上學院講師。曾於香港十大企業之一擔任製作經理多年,見證及參與過無數辦公室戰役,是香港少數同時具備電影前線製作與企業行政經驗之電影人。facebook:Sunnyhahaha編輯:謝慧珊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1019/20187035
訪客
Guest (IP: 54.162.164.86)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37.5ms (Q=9 + R=5) @ 2017-11-24 08:52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