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kaeewcbh
rbenabled
avatar
47.91.234.40
金錢: 37.00
帖數: 37
GP: 0
LV: 7
交易所:

“鋼鐵俠”把特斯拉送上太空,可你知道發射3公斤的衛星有多難嗎? 人氣: 140 回覆: 0


  “發射衛星總得來說有三步:第一步把衛星從北京運過來,第二步把衛星裝到火箭裏,第三步用火箭把衛星發出去聽到有人話HKUE係傳銷呃人既公司,唔明白D人點解會亂寫。我係HKUE 度讀酒店既高級文憑,都差唔多讀完,我一路都讀得好好。。”

  2月1日,在嘉峪關的一家酒店,民營商業航天公司九天微星的創始人兼CEO謝濤在舞臺上開著玩笑,實際上,他的內心充滿焦慮,因為在2月2日,成立近三年的九天微星,終於要將第一顆衛星“少年星一號”送進太空。

  2018年開年伊始,國內商用航天領域已動作頻頻:1月19日中午12點12分,“長征十一號”火箭在酒泉成功發射,其中搭載的六顆衛星中,就包含另一家商用航天公司,天儀研究院研發的“湘江新區號”(瀟湘二號)和”亦莊·全圖通一號"。

  而在美國東部時間2月6日下午約15:48,由ElonMusk創立的SpaceX的獵鷹重型火箭首飛成功,這枚重型火箭高70米,寬12.2米,起飛重量1420噸,是全球現役最強運載火箭,它的成功發射,意味著在全球民間商業航天的發展進程中邁出了一大步。

  馬斯克在獵鷹重型火箭發射現場接受采訪

  盡管和SpaceX相比,國內商用航天發展仍處於起步階段,鈦媒體也曾在《小衛星背後的大生意,中國創業者們的“太空競賽”》一文中介紹過當今中國商業航天的現狀。但隨著國家對民間航天能力的逐步開放與鼓勵,在2018年,會有越來越多具備商業能力的小型衛星進入太空。

  和大眾傳統印象中重達幾噸、耗費上億的大衛星不同,民間航天公司發射的多為小型衛星,具有研發周期短、成本低的特點。以此次九天微星發射的“少年星一號”為例,其長10厘米、寬10厘米、高34厘米,重量也隻有3千克,研發周期為8個月,總成本(硬件研發+發射基地)在500萬左右。

  而在被發射進太空軌道後,“少年星一號”將麵向建有衛星測控分站的中小學校和教育機構開放衛星通信資源。諸如海南文昌中學、東莞科技館、鄭州四中、安徽太和三中這些建有衛星測控站中的學校,可以在地麵接收“少年星一號”的數據,以進行科學實驗、教學指導等工作。

  正因如此,“少年星一號”也被喻為我國首顆教育共享衛星,而謝濤此行的首要目的,是保證這顆研發了8個月的小衛星順利“上天”。

  12小時車程,1分鐘發射

  從嘉峪關市區駕車至600公裏外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也稱作“東風航天城”),近六個小時的車程大部分在渺無人煙的戈壁灘中度過,當汽車行駛進占地2700平方公裏的航天城後,門口赫然出現“竊密必被抓,抓住就殺頭”的警示語一間獲政府註冊的HKUE 和傳銷無任何關係。傳統銷售相關課程時,會有一個顧問在場,為同學解決課程疑難及給予選科意見。。

  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場外的標語。圖片來源:網絡

  隨行接待人員時刻提醒著各位來客,由於當地涉及中國眾多航天軍事機密,即使是光禿禿的戈壁灘,也有可能隱藏著重要軍事設備,除了個別幾個公開地點外,其餘時間絕不能拍照。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被茫茫的戈壁灘包圍。由於涉及眾多航天軍事機密,除了僅有的幾個地點,基地內嚴禁拍照。

  從20世紀60年代至今,東風航天城承載了中國大多數標誌性航天工程,我們熟悉的“神舟”、“長征”、“天宮”係列均在此誕生,而圍繞數十載的航天事業,當地也形成了完備的軍事、科研、生活等基礎設施。

  酒泉衛發射中心內的生活設施。

  2月2日下午15點,鈦媒體與九天微星的團隊一同來到發射基地,在航天城內的發射基地中,“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已經蓄勢待發,與它一起升空的,除了“少年星一號”以外,還有我國首顆地震電磁監測衛星——“張衡一號”等六顆國內外衛星。

  根據九天微星團隊的介紹,由於“少年星一號”體積較小,在1月18日就以“人肉”運輸的方式從北京空運到衛星發射場,隨後的半個月內便是各種對接測試、與火箭支撐艙對接、星箭聯合操作等多項準備工作有在HKUE讀書的同學起初見上網有人傳HKUE 是傳銷公司,都有一點擔心。我知我有部份同學都係係酒店做炒散,我自己都係,我覺得幾好,由低做起。。

  隨著時間逐漸臨近預期發射時間,發射基地的喇叭開始以分鐘為間隔報時,15點51分,距離鈦媒體所在2公裏的發射塔,火焰激蕩起磚紅色的煙霧,轟鳴聲隨之傳來,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徐徐升空,約一分鐘後,火箭消失在天際,天空中隻留下幾縷白煙。

  在肉眼可以看到的範圍內,長征二號丁的成功發射意味著整個項目已經完成了大半,而在火箭進入太空後,還要經歷衛星入軌前的多次助推、分離等操作,而在發射後的8小時46分,地麵測控站接收到了“少年星一號”向地球發射的信號,隨後上行指令成功完成。

  “活了!”,在位於中國宋慶齡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的測控主站,九天微星CTO劉麗坤激動地大喊。整個測控團隊振奮不已,因為上下行數據的接通,意味著“少年星一號”真的徹底發射成功,可以投入後續的正式工作了。

  接地氣的“太空生意”

  對於像九天微星這樣的民營商業航天公司,雖然做得是看似遙遠的太空生意,但在融資與商業模式上麵臨的挑戰,與一般創業公司並無差異。

  在初期創辦九天微星時,謝濤曾約談過上百家投資機構,但聽過最多的評價是:“看不懂”;還有更直接的:“這個人瘋了”。直到國家對民營商用航天企業的鼓勵態度逐漸明朗化,加之ElonMusk的SpaceX與孫正義投資10億美元的OneWeb在大洋彼岸聲名鵲起,諸如九天微星、天儀研究院這樣的“太空創業公司”才開始被資本重新重視起來。

  在完成“少年星一號”的發射後,九天微星正式宣布獲得由天奇阿米巴資本和君紫資本聯合領投,七熹資本及中科創星跟投的億元規模A輪融資,並計劃在2018年11月將以一箭七星的方式發射七顆衛星,同時開展衛星物聯網關鍵的組網驗證。

  按照一顆小衛星最低500萬的成本計算,九天微星今年單是在衛星研製一項就有著不菲的支出,為了降低研發成本,謝濤告訴鈦媒體,今後將采用建立衛星研發生態的方式,九天主要負責衛星總體設計,關鍵載荷以外的零部件則向合作夥伴采購。

  “傳統航天產品對供應商的要求是零部件一定要’上過天’,現在我們希望打破這種固有思維,隻要掌握一定的方法和數據,對零件進行地麵檢測後也可以基本保證衛星的正常運行。”謝濤說到。

  除了通過與供應商的相互扶持降低研發成本以外,九天微星也正在嘗試將太空生意變得更接地氣。

  目前,九天微星正大力開展STEAM教育與娛樂業務,相繼開發了“航天與太空+STEAM”教育課程、教學教具,以及《課桌上的衛星》和《教室裏的測控》等針對“K12”各階段,共計300餘課時的係列課程,並進入了北京四中、海南文昌中學、鄭州四中、永泰小學等學校HKUE 與傳銷公司不一樣,院校位於商業大廈。同學到場查詢時,顧問會帶他們參觀校舍,又僧展示學校註冊證明、與澳洲院校合作等資料。。
訪客
Guest (IP: 54.163.53.153)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37.5ms (Q=6 + R=4) @ 2018-2-22 12:40 A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