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主任
abbychau (亞貝)
rbenabled
avatar
127.0.0.1
金錢: 13753.95
帖數: 32022
GP: 5040
LV: 179
交易所: 13150616.50

[明報]【羅仕揚blog】埋堆 人氣: 101 回覆: 0


公司內,山頭主義盛行,只有是有野心的高層,都會積聚勢力,以求更上一層樓。一般公司總有大老闆的存在,升遷與否,全憑個人喜好,因此只要討得一個人的歡心,就算得罪全世界,一樣可以踩著其他人的頭顱升職去;但在國際金融機構內呢?專業化管理下,投行根本沒有大老闆,高層向董事局問責,升遷不再掌控於一個人的手內。當然高層也有權力較多、或權力較少的,討好權力較多的,甚至「埋堆」成為其黨羽,想步步高陞,自然更容易。

Simon是一個實幹型的中層。身為某張枱的Director,年約35、36歲的他,已經是一個小部門的主管,向下有幾個部下可供差遣,但向上依然有好幾個ED (Executive Director),以及好幾個MD (Managing Director)。人望高處,特別是過去幾年都交到數,Simon自覺工作表現比不少高級過他的高層更好,相信實力足以取勝的他,自然對升職更心雄。

投行的升職,通常都有好幾個步驟。Director以下的職級,只要有地域性如Asia Pacific的主管批准,一般已經可行,也因此難度較低;但要升上Director以上的職級,卻需歐美總部說了算。問題是,遠在歐洲、美國的高層,又哪會知道身處香港的一個小職員,過去幾年做過些甚麼。這個時候,被我們視為「嘥時間」的Appraisal就產生了重要的作用,上司的一字一句,原來真的有人看。如果上司是個吹得之人,而你又沒有太討他的厭,Appraisal的分數一般不會太差,能夠美言幾句就更錦上添花。如果上司是個平實的人,給了個中上的分數,再寫幾句平淡的評語,雖然未必有分加,但也算不過不失。

正如前文所說,Simon是個實幹的人,工作賣力,但卻不擅於交際應酬。他未至於沉默寡言,但討論任何事也是一句起兩句止;未至於是話題終結者,但要他多吹一兩句,也不是件易事。他的直屬上司未至於對他反感,但也不至於很有好感,每年Appraisal也給予他中上的評分,但要多添一兩句,也實在無言。陰謀論點說,他的上司希望部下可努力交出成績,令自己可向上交差,但又不希望部下的表現太過理想,威脅到自己地位。這些在職場上的大道理,相信見識過的人一定不少,大家心照不宣。

上司的一關算是平淡地過了,沒有加分、也沒有減分,下一關卻更決定性。要晉升至更高職位,部門間的通力合作必不可少,也因此公司要求Director以上的升遷,必須得到幾位MD職級的高層寫推薦信。所說的推薦信,大家不要想像到是少時考中學的一類書面再蓋個印的信件;科技改變生活,簡單幾隻字的Email,在HR眼中已算是有效的推薦。問題是,平常不太埋堆、只顧工作的Simon,又哪裡找幾位MD給他作保薦?

社會是講求階級的地方,投行也是。投行喜愛取錄歐美著名大學畢業的資優生,Oxford、Cambridge、MIT等,甚至剛加入的那個Analyst,隨時也來自一線學府,這些名校各自成為了一個個圈子,變成了Oxford幫、MIT幫等,甚至師兄弟妹們會在公司內組織同學會,定期舉辦Gathering及各式活動。當然這也是一個循環,若你的父母負擔得起供養子女就讀一流學府,本身家底理應不俗,就更有機會為投行帶來更多生意及貴客。說回這些名校圈,若他們要在公司內升職,名校圈內有的是更高層的前輩,要寫幾隻字花不了多少時間,師兄姐也樂於幫助師弟妹。然而Simon出身土炮,就讀本地大學的他,雖然付出更多努力才入到投行,但卻連走進這些名校圈的資格也沒有。埋堆失敗,也只好尋找第二條路。

那一年,也是世界盃年,也是令我想起這個故事的原因。四年前荷蘭大勝西班牙5比1的一晚,幾位MD高層為了與民同樂,叫秘書Book了某酒吧的一個大廳,讓同事放鬆一下。為了替升職鋪路,平時不太出席這類活動的他,破例到了現場,卻發現相熟的同事們,早已一圈圈地圍在不同的吧枱,自己竟找不到容身之所。好不容易找到幾個Trading Floor坐在附近的同事,眾人正興高采烈地討論出國睇波的經驗,而席間,剛好有一位MD在列,向Simon輕輕瞄了一眼。

「今年世界盃喺巴西,真係幾難去,過兩年歐國盃喺法國,點都要去現場感受吓氣氛!應該同睇英超好唔同!」MD看來是個愛波之人,但平常對體育新聞興趣不大的Simon,半句也搭不上咀。話題一轉,MD轉為談論早前到某澳洲酒莊品酒的經過,Simon驚訝於身邊的不少同事,甚至個別比他Junior的同事,竟然對品酒都甚有研究,部分更與MD分享到法國、意大利酒莊品酒的體驗。平時只顧工作,甚少將時間花在品味生活上的Simon,再一次在眾人七嘴八舌之時無話可說。同事們及後轉了多個話題,如哪間米芝蓮餐廳的Chef表現更佳、哪隻名錶品牌出了某個新款、去歐洲去悶了轉去安道爾、列支敦士登等小國旅行等,Simon感嘆同事生活的多姿多采,也明白自己的生活層次全然不同,埋堆是不可能了。Simon黯然離開,同事們甚至沒有發現到他存在過。

四年過去,又一屆世界盃。Simon的職級依然是Director,因為未能埋堆,近一兩年雖然已找到MD替他寫推薦,但因沒有其他高層美言,升職始終失敗。他曾經自問,升職不是看工作表現嗎?為甚麼因出身不夠好、生活層次不夠上流、不能埋同事堆,就剝削了升職的機會?然而幾年過後,他終於明白:出身、關係,都是你的實力之一,是縱然你如何努力,也努力不來的實力。埋不了堆,不能怨誰,只能怨命。

認命。

羅仕揚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col ... 4352&issue=20180621
訪客
Guest (IP: 54.80.7.173)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24.9ms (Q=8 + R=5) @ 2018-7-18 07:01 A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