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樓 - 發表於:2013年4月18日
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23.203.72.56
金錢: 82358.60
帖數: 92622
GP: 3227
LV: 305
交易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417/18230605

                最近Nick的心情非常好,因為一位叫陳總的民企老闆在我們銀行開了一個6,000萬美元的 account。這位客戶的兒子明年會到倫敦讀大學,所以我們一位讀過劍橋和LSE的同事,為陳總張羅了一些學校資料,還建議了幾個「快捷而獨到的入學方法」。參考我們的資料後,陳總對倫敦這個城市似乎越來越感興趣,更表示非常有意在倫敦置業,作為長遠投資,順道給兒子一個就腳的「宿舍」。
為了滿足陳總需要,我們專誠找了倫敦RERS(Real Estate Research and Strategies)那邊的同事過來和陳總開會。之前透過電郵溝通的時候,我還以為這位倫敦同事是英國人,被她的名字Danielle Young誤導了,但原來是姓楊的香港人。
雖是香港人,但好似有點新疆維吾爾族的血統,看起來像個混血兒,身材更是出眾,第一次和她開會很難集中精神。幸好她帶來了一位叫Cindy的助手,外表和她的上司大相逕庭,所以每次到我發表的時候,我都會將目光集中在Cindy身上,容易focus好多。

凡係靚嘢 都有點遙不可及

                短短一小時的會議上,Danielle介紹了十多個盤,售價驚人。她說倫敦較優質的地段,今個月更是創了五年新高。經過她一輪詳盡介紹,我卻有疑問,因為她剛才的眾多推介中,並沒有包括One Hyde Park這個聞名海外的豪宅。我不熟悉倫敦的地產市場,但都知道One Hyde Park不只是位處倫敦最優越的地段,而是全個地球最優越的地段。
「點解好似冇One Hyde Park嘅介紹?」我問。
「因為beyond陳總budget。」
「陳總話面積細啲都唔緊要,最緊要係prime location,而且佢嘅budget係500萬鎊,咁都beyond budget?」
「香港最貴的apartment在哪裏?」她反問。
「如果apartment,應該係淺水灣。」
「有幾貴?」
「兩億啩。」我隨口說。
「One Hyde Park最貴個單位都係兩億,不過係兩億鎊,而所謂入門版嘅一房單位,都要750萬鎊,所以我覺得應該超出咗陳總嘅預算。」
「Makes sense,凡係靚嘢,都應該有小小遙不可及。」
「經驗之談?」Danielle用一對大眼睛看着我。
「係定律。」我微笑,大家四目交投,Cindy繼續搭枱。
「呢個定律好悲觀。」
我說的那個所謂定律,只為打個圓場,自己心知其實是不盡不實。我絕不相信「平嘢冇好」,又平又好的例子多不勝數。你說Caprice每位1,500元的tasting menu真是好值得那個價錢嗎?那就看你怎樣量化廚師的心思、窗外的夜景,和每次小個便都有專人帶你到洗手間的服務。若是比較飯後那份滿足感,堂堂米芝蓮三星也追不上筲箕灣那碗安利魚蛋粉。
剛剛橫掃金像獎的《寒戰》,幾千萬製作費,耀眼的明星陣容,確是沒有令人失望。但若我只能兩者擇其一,我寧願看最佳男配角鄭中基在《低俗喜劇》的忘我演出。有看過《低》片的都會同意,就連梁家輝都未必能演活劇中那個粗鄙的電影公司老闆。鄭中基那句滿帶鄉音的「官人我又要」,怎不叫人拍爛手掌。「沒有令人失望」的作品隨處可見,「驚喜」卻才是可遇不可求。
會議過後,我拉開玻璃門,助手Cindy先走出去,然後是Danielle。香水如何才算是塗得恰到好處,很多女士都拿揑不準。坐在你左右,那股濃烈的味道已經攻入鼻孔,那不是塗香水,是淋香水。你在面前擦身而過,餘香慢慢透過呼吸進入大腦,讓人不禁回望尋找那香氣的來源。Danielle是塗香水的高手。

好多嘢傾 不一定是好好傾

                  我走在她的兩步之後,嘗試用最漫不經心的語氣問一句:
「今晚有乜嘢plan?」
「返屋企休息,除非你幫我哋安排咗節目。」
「非常好,今晚我為你哋準備咗西班牙菜。」
「真係好有誠意喎,位都訂埋。」哪會有訂位呢?我打算帶她去的餐廳在灣仔船街,可說是近期最受歡迎而有氣氛的地方。這裏不設訂位,但我認識其中一位老闆,所以七點鐘三位不是問題。不知Cindy是識做還是有約,她說今晚打算休息一下。
晚上我們就到了餐廳,我幾乎一句指定的開場白:「飲酒嗎?」Danielle微笑點頭,我們就從一瓶紅酒開始,由investment bank談到世界名廚,再由世界名廚談到大家都未去過的馬爾代夫。
兩個人吃飯,東找西找無數個話題,你可以將這個畫面稱之為「好多嘢傾」,但絕對不是「好好傾」。100萬個話題過後,往往沒有加深對彼此的認識。回到家裏,翌日一覺醒來,我們的大腦已不存在對彼此的記憶。一言以蔽之,就是「撻唔着」。兩個人吃飯,也可以只有兩、三個話題,但就憑這兩、三個話題,可以笑得開懷、可以感同身受。
不知道是酒精作祟,還是大家真的越談越投契,望着杯中最後的幾滴,竟還有點難捨難離。Danielle問了我一個問題,讓我高興得有衝動請每枱喝一杯香檳。「今日先至星期三,叫多支red好似有啲過份吧?」
「唔叫多支就肯定過份。」我說。
Danielle一邊微笑,一邊望着酒杯說:「有時倫敦好多嘢都比唔上香港。」
「Excellent,即刻request internal transfer,UHNW(我的部門)咁啱要人。」
「That might not be a good idea。」她說。
「And may I ask why not?」我希望自己沒有表現得太失落。
Danielle望着我說:「Because I learnt something new this morning:凡係靚嘢,都應該有小小遙不可及。」

葉朗程
本欄人物情節均為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RB
只看該作者
2樓 - 發表於:8月27日
普通會員
KFK906
avatar
118.143.57.34
金錢: 0.10
帖數: 12
GP: 0
LV: 4
交易所:
Love to see your articles!!!
只看該作者
訪客
Guest (IP: 23.22.173.58)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在線會員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864ms (Q=10 + R=4) @ 2014-10-25 02:16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