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樓 - 發表於:2010年11月14日
系統輔導員
greatsoup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22692.60
帖數: 115951
GP: 4142
LV: 341
交易所:
2010-11-11 NM

江湖中人均知,新義安是由「向氏」龍頭家族世襲,而不知分開三十六個字堆的14K,其實亦是由葛氏家族統領六十年。

14K原名「洪發山忠義堂」,是國民黨軍官葛肇煌在廣州創立的組織。有別於其他幫會,14K非香港土生土長,本是國民黨培育的反共組織,充滿政治色彩。

龍頭葛肇煌五十年代去世,長子葛志雄繼任,綽號「太子」。六十至九十年代,短短幾十年間,14K擴展成全球華人最大幫會。

上月廿四日,「太子」因病去世,震動整個幫派,一班四散多年的門生,立即返港治喪,為14K洪門正統葛氏血脈「太子」處理後事。

葛氏家族成員亦首度開腔,詳談葛氏父子創辦及經營14K的經過,並道出幫會橫行六十年的傳奇。

本地老牌黑幫14K近月可謂白事連連,先有幫中舉足輕重元老級人物尤仔去世,未幾14K洪發山創辦人葛肇煌的嫡傳長子,被視為洪門一脈相傳的正統「孝」字堆龍頭,綽號「太子」的葛志雄亦因腸癌於上月廿四日病逝於大埔那打素醫院,享年八十三歲。

接連有龍頭、元老等人物「前後腳」過身,14K幫眾上下無不忙於奔走相告,處理幫中白事。有的發喪舉殯,有的忙於聯絡江湖兄弟,幫中瀰漫着一片肅殺氣氛。

上兩週一連幾天,一班14K元老,及早被「太子」欽點為新任龍頭的Jacky,相約到新界區舊式茶樓商討治喪細節,現暫定出殯日期為本月廿一日。

太子白事廣發英雄帖

「太子」葛志雄的辭世,可說是江湖哄動大事。雖然江湖中人皆知「太子」大半生作風低調,近廿年更隱世於大埔村屋深居簡出,鮮有過問江湖事情,但因「太子」身上流着的是葛氏龍頭血統,於各自為政的14各字堆中仍起着「精神龍頭」的一鎚定音作用。

龍頭的死訊發出,14K成員紛紛由台灣、歐洲等地趕返港奔喪。這班當年曾為太子出生入死打江山的兄弟,如今大多年過古稀,但臉上戾氣依然。

「一定要為太子他老人家的白事搞得風風光光,好好睇睇。」14號其中一位資深元老,現年已七十三歲的「航叔」憶述陳年往事,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亦不禁顯得激動。

這班昔日「太子」門生,有昔日行動組的打仔,亦有出謀獻策的軍師,如今已是頂着大肚腩,或是白髮斑斑爺爺級,他們已是三十年未見的兄弟,相隔數十年之後終於再度聚首一堂。

而一班後輩人馬,雖已貴為各地區揸fit人馬,但眼見眾多元老回歸,都恭恭敬敬站在旁邊不作聲響。

同輩尤仔剛剛舉殯

其實就在太子死前個多月,與他同輩出身,同時為「孝」字堆元老「尤仔」(原名梁官業)亦於較早前病死,上月二十八日已於紅磡世界殯儀館設靈,享年七十多歲。

「其實當年14K創辦人葛肇煌死嗰陣,班元老雖然想推舉太子繼承父業成為龍頭,不過太子嗰陣唔想做;當時呢個尤仔喺孝字堆算出位,曾經有私心想自己做龍頭。所以太子與尤仔二人亦敵亦友,依家兩個人前後腳走咗,真係唏噓。」在場的航叔不無嘆息地說。

而「太子」仙遊消息傳出,江湖立刻流言四起,謠傳14K有人想搞大聯盟,這班元老聽到後亦不禁嗤之以鼻,啼笑皆非。

14K向來為葛家天下,當年國民黨軍官葛肇煌創立廣州洪門,再輾轉到香港創立14號洪發山,成為創幫開山人。及後太子葛志雄繼承父位,至今日葛氏第三代已無意接管幫務,故14K往後已再無「龍頭家族」之說,而葛氏一脈已緣盡。

「太子身為龍頭正統,但生前都行事低調,從未有過大一統想法,今日邊個夠資格出嚟擔呢支旗,得啖笑!」從荷蘭回來的德叔點起支煙嘲笑地說。

「太子」臨終前欽點外姓的Jacky擔任「孝」字CEO(話事人),他雖非姓葛,但由龍頭太子親自欽點,幫內兄弟也無二話。而「孝」字向來於14K各字堆中有精神領袖的地位,屬重要一脈,而幫中元老均希望「太子」親點的Jacky ,會延續其一貫的低調及以和為貴的作風。

太子晚年隱姓埋名

「其實我丈夫近十年因為年紀大,加上以往飲酒太多,身體開始出現毛病,時常進進出出醫院。佢去世,我們一家人早作心理準備。」太子遺孀,亦年屆七十多歲的葛老太在酒店與記者會面時說。

「近十幾年佢都過着退休生活,好少理會幫會的事。得閒就和黃埔軍校的舊校友打麻雀仔,幫中兄弟亦不時來探吓他老人家,跟佢敍舊。朋友知道佢過身,不斷有人打電話來表示問候,個個都話想送我丈夫最後一程。」老伴離開,葛老太難掩傷心之情說。

第三代從事教育

葛肇煌創辦14K,兒子葛志雄繼承父業,把14洪門發揚光大,但葛志雄卻一直另有心願,就是不願意把14K龍頭重任交託自己的兒子,希望葛氏第三代後人做回普通人。

「佢永遠唔會喺屋企講幫會啲嘢,有兄弟搵佢幫手,講電話都特別細聲,有乜嘢都約人出去處理,佢永遠都唔想自己個獨仔繼續接觸幫會的事。」葛老太說。

太子只有一名獨子,雖然姓葛,現任職新界區一間中學作育英才,父親雖是幫會龍頭,他卻躲在學校中不為人知。

「我只記得爸爸甚至叫幫會的朋友不要時常上門搵他,以免影響到我,佢成日話姓葛搞到佢成世人都好煩,唔想我行佢條路。」不願透露自己名字的獨子回憶說。他說,父親今日病逝,幫內兄弟聯絡他有關幫會事宜,他早就推說自己從事教育,不接觸任何幫會細節,近日只幫忙處理父親白事。

「有人曾接觸我哋屋企話希望可以將我爸爸及我阿爺的生平拍成電影,話可以給我好高的版權費,不過我一口拒絕。」

14K由四九年傳入香港,由於其傳承清朝洪門的各種秘密幫規和儀式,加上獨有的三合會詩句和文化,一直是各個幫會中最具神秘性,且被視為源於中原的正統大幫派,這種獨特的神秘色彩,亦成為不斷吸引年輕人加入的原因,最高峰期香港會員多達十數萬。

14K各字頭 風雲人物

14K本為8堆,其後發展成36堆,其中以忠、孝、仁、愛、信、義、和、倫、德、勇、毅、同、梅、勝、儉、劍、俊、健、等比較活躍。

「孝」字堆

源於深水埗九江街,在江湖上以「九江街十四」的稱號橫行。話事人是太子葛志雄及猛人「尤仔」(原名梁官業),

幫眾主要在旺角、觀塘及沙田等區經營色情事業和毒品生意。

「毅」字堆

源於黃大仙,話事人是「鬍鬚勇」(原名潘志勇),主要經營色情事業、非法賭檔及毒品等生意,控制油尖旺大部分夜場生意。鬍鬚勇旗下門生無數,包括「師傅仔」。○七年發現患上結腸癌,已少理江湖事,但在14K的地位仍舉足輕重。

「德」字堆

話事人是「四眼細」,勢力範圍主要在新界元朗、錦田和青衣,相傳有部分議員拜在其門下。可是「四眼細」於九九年涉及鄉事「黑金選舉」,潛逃大陸後仍遙控幫會事務,近年則高調回港。

「梅」字堆

自從元老「豬嘴洪」、「馬交馮」等退隱江湖後﹐由「細環」、「大陸華」等後輩各自為政。「細環」活躍於北角,「大陸華」活躍於荃灣,各自經營非法賭檔及睇場等業務。

「湃廬」

主要在旺角活動,話事人是有名的「黑白無常」,「白無常」為「老漢」,「黑無常」為「摩囉」。「老漢」近年已經從商,只剩下「黑無常」以經營黃色事業為主,「摩囉」旗下的門生包括「街市偉」。

葛肇煌小傳

1894年葛肇煌出生

1934 年在國民黨第九十三師任連長。

1945年初葛肇煌以國民黨軍官名義,進入廣州接收洪門組織,並自稱洪門護法。

1949年4月下旬14K在廣州市西關寶華路14號「開堂立舵」,正式取名「洪發山忠義會」。

1949年10月解放軍南下佔領廣州。葛肇煌與幾名兄弟偷渡到香港,為掩人耳目,以「14號」為名。

1953年7月26日因腦充血,於香港逝世,享年59歲。

開山之父葛肇煌

葛肇煌是廣東河源人,生於一八九四年,在家庭兄弟中排行第三。他早年加入國民黨軍隊,一九三四年升任連長,曾參加追擊中國紅軍長征的行動。

葛肇煌被形容為身材高大結實,城府極深,總是面帶笑容,在舊社會中交遊廣闊。

一九四五年八 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投降,國民黨命令各地方部隊必須遵守軍令,正式接收國內大城市。這時身為國民黨軍官葛肇煌奉命進駐廣州,當時廣州有個洪門組織「五洲華僑洪門西南本部」,是日本指使下的組織,會員都是廣州市內的工人。葛進入廣州後接收洪門,並把該組織名稱改為「洪門忠義會」,以廣州西關寶華正街租賃一所舊式大屋,門牌是十四號,作為忠義會會所,其後洪門這一支派亦以14號自居。

找關德興響朵

當上洪門忠義會會長後,葛肇煌儼然成為廣州一大幫幫主,為了令洪門為更多廣州人熟識,葛利用報紙及名人來宣傳洪門。

當時廣州有一份《小廣州人報》,主要刊載一些趣味文章和小道新聞,迎合當時大眾興趣。一九四九年,葛肇煌聯絡該小報,不時報導有關他自己及洪門的事宜。

接着,葛又利用「愛國藝人」關德興為洪門宣傳,關德興是當時有名的粵劇武生。

從前的粵劇演員,都與洪門有關係,葛肇煌利用關德興的名聲替忠義會宣傳。當年,葛肇煌替關德興組織了一次大規模的舞獅隊遊行,邀請各武術館參加,遊行隊伍中,高舉關德興的義演廣告外,還高舉「洪門忠義會」的大旗,這次活動令廣州居民都對洪門忠義會有了深刻印象。

香港創立十四號

經過大事宣傳,確實收到一定效果,廣州很多人知道有一個洪門忠義會,也知道葛肇煌。

不過到了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廣州解放,葛肇煌需要逃離大陸。早在月初,他已先把家屬包括太子葛志雄送往香港,他本人則於月中逃往澳門,其後才轉往香港。一到香港,葛肇煌在酒店開了一間大房,召集逃到香港的忠義會骨幹成員。但不久他即被香港警察拘捕,香港法院判葛從事非法秘密活動,把他驅逐出境往當時未解放的海南島,幾經波折他才轉往台灣。

到台灣後,台灣國民黨與香港英政府協議後,以圍堵共產黨為理由,終於取消對葛肇煌及其黨羽不許返香港的禁令。其後葛肇煌回港,為了不違反香港禁止三合會的法例,他把洪門忠義會的名稱收起,成員對外以「14號」自稱,14的由來,正是由於廣州會址寶華路十四號。

葛氏家族與當年探長交情不淺,葛志雄與呂樂(圖右)的親戚呂景(別號︰矮仔景)更是莫逆之交,經常相約到馬場賭馬。

葛肇煌最鋪張喪禮

至於「K」字從何而來,則說法不一。有說「14號」人馬於一九五二年在石硤尾大獲全勝,被冠以「K」字表揚金漆招牌。另一說法則認為「K」是代表國民黨(KMT),凸顯其政治背景;還有一說是為紀念開山祖師葛肇煌(KE,Chao-Huang)。

不過,今日為太子治喪的叔父們,卻怒指幫會本身一直號稱14號,14K的出現是因為當年法庭在審理案件時翻譯出錯,錯把14號改成14K見報,故此,幫中兄弟從不會稱自己是14K,更着記者不要叫錯,否則會被江湖中人取笑。

一九五三年葛肇煌在粉嶺住所,因爆血管逝世,享年五十九歲。當時,太子葛志雄亦在香港。「不過嗰陣太子還未生性,父親葛肇煌死嗰陣,佢還在跳舞,大家周圍搵佢。」葛老太笑着回憶起盛年時的丈夫。

葛肇煌病逝,幫會為他舉行當時香港最盛大的出殯儀式。

「聽講嗰陣送出的花圈,擺了幾條街都擺唔晒,係香港嗰陣最勁的一次。」航叔說。

太子繼位號令14

當年葛肇煌去世,群龍無首,各元老立即想推舉葛長子葛志雄繼承父業,統領14K黨員。不過太子向來低調,亦無心處理幫會之事。

「當年太子廿歲出頭,一直以來都是少爺仔,跟住父親葛老大搵食,後生仔都是吃喝玩樂。」

葛志雄於一九二九年在廣州出世,由於父親葛肇煌既是國民黨軍官,家境富有,童年過着富家子的生活。

「佢話佢記得細個嗰陣住在廣州的屋企好大好大,大到可以搖艇;出出入入有八個工人服侍佢,係家中的少爺仔。」葛老太說。

父親是高官,太子自然恃寵生驕,兒時非常反叛。

「佢曾經回憶自己一生人,只在廣州親手錯殺過一個人,好後悔。事件發生在佢二十歲,當時佢一個人去玩放風箏,玩玩吓佢就唔抵得,將隔籬別人的風箏弄斷,兩個人之後打起上來。葛志雄於是拿起平日父親給他防身的手槍,錯手開槍殺死對方,結果父親花了很大心神才把佢救出來。」葛老太說,丈夫對此事一直耿耿於懷。

為了教好兒子,葛肇煌把他送到黃埔軍校唸書,並出任警官。時值一九四九年廣州解放,有國民黨背景的葛肇煌恐遇不測,立刻先安排太子葛志雄及家人逃來香港,未幾他亦到香港與他們會合。

臨記收o靚做起

五三年葛肇煌一死,背負「葛」姓包袱的太子,也從此被迫走上江湖路。

「嗰陣太子一個人喺香港,本來只想脫離幫派搵份工求生活就算,但因為姓葛政治背景太重,受盛名所累,不但被當時港英政府監視,其他當時本地黑幫和合圖、和勝和等也經常找上門,為求立足,在父親一幫手下的半推半就下,唯有高舉「14號洪發山」先有飯食。」跟隨太子的航叔回憶說。

當時太子曾經走到聚集最多工人的鑽石山,並很快成為鑽石山片場的頭目,專門幫忙區內搵臨時工作的片商找人,賺到錢,亦開始養起一班門生。

由鑽石山臨記大佬做起,太子開始以「14號」收o靚。不過最令太子響朵的是石硤尾與粵東幫火併一役。

「當年喺石硤尾粵東幫最惡,但太子拖馬幾百人就掃清石硤尾所有地盤,從此14號喺香港終於站穩陣腳,其他本地幫不敢話太子靠老父個名,亦不敢再欺壓14 號。」自此,太子舉起葛氏嫡傳後人旗幟,且有國民黨政治背景,加上一套有條不紊的神秘洪門規矩,令香港不少後生仔從四方八面主動拜入他門下,14K也極速發展成本地舉足輕重的大幫。

雙十九龍暴動

葛志雄多年來門生無數,就算徒孫輩也堪稱江湖上響噹噹人物,而同輩的大鼻登(14K超級元老,手下黑白無常,開創整條砵蘭街)、陳仲英及阿蝦等人也為他提供不少助力。他亦與不少當年探長有往來,太子與呂樂旗下,負責收片的親戚呂景(別號︰矮仔景)更是莫逆之交,經常相約到馬場賭馬。

一九五六年,14K捲入了雙十暴動「九龍暴動」事件。

當年十月八日,14K幫眾準備在控制地盤慶祝中華民國國慶(雙十節),到處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派給居民,吩咐他們在十月十日一定要掛出來。

這政治舉動立刻惹來港英政府上面禁止,次日上午,港英政府派職員到各地清除掛起的旗幟,開始與14K幫會成員發生糾紛。

「其實我哋只不過掛吓台灣旗,港英政府出手阻止,我哋班兄弟就打起交……其後有人混水摸魚,有偷有搶有放火,所以先發生咁大件事,隻鑊就俾晒14孭。」在場一名元老德叔回憶此事一吐烏氣。

當時有指14K成員聚集圍攻政府職員,乘機製造騷亂,又說他們放火擄掠,奸搶毆鬥。暴亂第二天,港英政府頒布緊急戒嚴令,派出陸軍鎮壓才平息暴亂。

據港英政府其後發出的報告書,指雙十暴動導致四十九人死亡,四百多人受傷,三百多家工廠、商店、學校被搗毀,經濟損失達三千多萬美元。事後警方拘捕逾萬名懷疑黑幫成員,大部分為14K,並將大部分有國民黨背景的人物遞解出境,包括太子,14K因而向海外散布。

晚年新界從事建築

一九五七年太子一如往日到鑽石山工作,突遭當時皇家警察拘捕,並將他遞解出境,他先落腳台灣,其後再落腳澳門。葛老太回憶,這正是二人在澳門的邂逅日子。

「當時我屋企喺澳門經營一間替葡萄牙人做衫的洋服店,嗰時佢啱啱來到澳門,同朋友喺附近開齋鋪,叫『松竹』。不過佢一直最想返香港。」葛老太回憶起丈夫說。

一九六四年,葛志雄終於在台灣政府與港英政府協商下,用新身份返港,在大角咀居住。後來搬往粉嶺,與兄弟在粉嶺開設賭檔搵食,維持兩年多後,轉行在新界從事建築。

「嗰陣啱啱開發新界,太子就帶住班兄弟開始做建築。錦綉花園、九肚山修路、萬宜水庫、沙田及大圍好多地方,太子都有份。佢之後都從事呢盤生意,不過有時兄弟出面有事搵他幫手,佢有求必應,因為佢始終知道自己身份,係葛氏14龍頭大佬,個個都俾面佢。」權叔說。

老新勝和崛起

不過14K從八十年代起,江湖地位不斷受到「老新(新義安)」、「勝和(和勝和)」等新勢力人馬挑戰,近年大部分14「堆」其實都已呈老化,或者轉為低調。最出名的,是在澳門回歸前夕,當時澳門14K「崩牙駒」尹國駒被另一黑幫和安樂(水房)挑戰。一九九九年,尹國駒被捕,並被判入獄十五年。及後,14K各個「字堆」各自為政,只有幫中元老間中相約敍舊,年輕一輩都完全隔膜,談不上同門相誼之事。

「而家很多古惑仔出來行都不再自稱14號,只講自己跟邊條街大佬,例如九江街。其實而家14比較活躍的,只有幾個字堆,包括德、孝、毅、義、湃瀘、大圈、實、梅等。」一名反黑探員說。

如今隨着太子駕崩,14K的幫會傳奇色彩也進一步淡化。

洪門手勢與詩句

根據前皇家香港警察W. P Morgan於一九六○年撰寫,由Govt. Press in Hong Kong 出版的《Triad Societies in Hong Kong》,不同職級的黑社會會員所做出的不同手勢,以區別其身份。

另外,書中記載,根據洪門詩研究,以往洪門背頌詩句,是用來向別人引證自己屬於個別幫派。以下是其中兩首詩句︰

風詩:「說我是風不是風,五色彩旗在鬥中,左邊龍虎龜蛇會,右邊虎壽合和同。」

流詩:「說我是流不是流,三河合水萬年流,五湖會合三河水,鐵鎖沉蛟會出頭。」

除了手勢及詩句,書中包羅列了洪門文化中亦有不少術語,在會員間溝通時常用,而警方的三合會專家,也不時有上庭分析這些術語的應用。黑幫採用術語,為的是不想外人明白他們交談內容,以下是一些例子︰

老表︰江湖上結拜兄弟

揸扒︰幫會中人握手

受靶︰坐監

柳記︰懲教所職員

大祠堂︰赤柱監獄

根據香港法例第151章 第18條《非法社團》,凡使用任何三合會儀式,或採用或使用任何三合會名銜或術語的社團,均當作為三合會社團。但現時一般市民已把昔日的黑社會用語當作日常用語使用,市民如非將黑社會術語用於幫派間交談或恐嚇上,談不上違法。

(來源<Triad Societies in Hong Kong〉, Govt. Press in Hong Kong 1960)

記者後記

14號龍門太子病逝,幫中元老為籌備白事密密開會,一班兄弟深感坊間不斷流傳很多有關他們的不利傳聞,所以葛氏家族成員及元老才答應親口述說真正14號的始末。

14K洪門一直是傳統色彩濃厚的幫會,幾名來自荷蘭比利時及台灣的元老亦熱情地與記者握手打招呼,十分客氣,亦沒有擺出「大佬」的架子,更不時為記者倒茶、夾菜,反而另一班「當打」的各區大哥,卻惡狠狠地盯着記者,直叫記者內心發毛。

在圓桌上,幾名元老一談起「太子葛志雄」及「葛肇煌」時,無不語氣堅定,隱約感受到當年他們打天下的霸氣。

採訪歷時半個月,其間,曾一度因部分堆字頭的大佬不滿以往傳媒錯誤報導14K的事實,向記者表示不滿並拒絕繼續採訪,更半笑言如果本刊報導不實,他們會不客氣。不過,採訪最後都能順利完成,江湖大漢雖惡,但卻是直腸直肚不兜圈子,最終記者都獲得第一手葛氏家族的資料及相片。
RB
只看該作者
訪客
Guest (IP: 54.242.229.174)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26.8ms (Q=8 + R=3) @ 2014-11-1 08:53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