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hh0610
rbenabled
avatar
14.0.207.52
金錢: 5923.60
帖數: 9335
GP: 1540
LV: 97
交易所:
我要求李+X分一半身家给我,否则我今天唔疴屎!
自動波人話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 咁佢老豆又係大陸偷渡過黎......

依此邏輯, 佢老豆係唔係仆街? 佢係唔係仆街仔? ~hh0610
普通會員
股股怪怪
rbenabled
avatar
218.252.28.16
金錢: 1746.45
帖數: 1115
GP: 941
LV: 34
交易所:
61樓提及
根本無得益,如果咁夠膽就去特首府捉特首迫簽,浪費時間

佔領中環無可能成功的,因為實在太和平


我覺得會有好多後生仔參加, 剩係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個班人, 應該動員到幾千人

都係個講, 佢地愈痴線, 愈偏激, 愈過份, 中央就愈唔敢俾香港真正普選 , 點知會選左d 咩人出黎做d 咩偏激野?

若果泛民入面有d 温和民主派, 不會事事反對特區政府, 不會事事對抗中央政府, 冇收受外國勢力的利益, 真心為香港, 仲要得到香港人好大支持, 咁中央先夠膽俾香港人真普選, 否則政治風險實在太大

而家搞佔中的人, 永遠從自己的角度去出發, 去試強單方面強逼對面接受自己的意見 ; 不懂從中央的角度去考慮, 政治的常識仍然留在小學階段, 唉.....

點解民主黨之前接受政改??? 佢地其實係有先見之明....
普通會員
Ar Yan (仁)
rbenabled
avatar
113.28.186.9
金錢: 7519.42
帖數: 3526
GP: 961
LV: 60
交易所: 40000.00
依家已經爆走左

簽晒生死書smiley

63樓提及
61樓提及
根本無得益,如果咁夠膽就去特首府捉特首迫簽,浪費時間

佔領中環無可能成功的,因為實在太和平


我覺得會有好多後生仔參加, 剩係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個班人, 應該動員到幾千人

都係個講, 佢地愈痴線, 愈偏激, 愈過份, 中央就愈唔敢俾香港真正普選 , 點知會選左d 咩人出黎做d 咩偏激野?

若果泛民入面有d 温和民主派, 不會事事反對特區政府, 不會事事對抗中央政府, 冇收受外國勢力的利益, 真心為香港, 仲要得到香港人好大支持, 咁中央先夠膽俾香港人真普選, 否則政治風險實在太大

而家搞佔中的人, 永遠從自己的角度去出發, 去試強單方面強逼對面接受自己的意見 ; 不懂從中央的角度去考慮, 政治的常識仍然留在小學階段, 唉.....

點解民主黨之前接受政改??? 佢地其實係有先見之明....
趨勢未來時,不要急於入市

我們很難預測箱形區會持續多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單純的技術分析,比復雜架數式來得好 ~Ar Yan
普通會員
hh0610
rbenabled
avatar
14.0.207.84
金錢: 5923.60
帖數: 9335
GP: 1540
LV: 97
交易所:
他们有甘大就搞几大。

就骗子柴玲说过,搞手就是想流血。

到时死人流血,我一定抽水。现在讲明唔支持,关我鸟事。
自動波人話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 咁佢老豆又係大陸偷渡過黎......

依此邏輯, 佢老豆係唔係仆街? 佢係唔係仆街仔? ~hh0610
普通會員
hh0610
rbenabled
avatar
14.0.207.102
金錢: 5923.60
帖數: 9335
GP: 1540
LV: 97
交易所:
谁置顶?请自行疑除,这里并不欢迎宣扬政治活动
自動波人話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 咁佢老豆又係大陸偷渡過黎......

依此邏輯, 佢老豆係唔係仆街? 佢係唔係仆街仔? ~hh0610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32.177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陳家洛﹕D-Day商討日與民主發展



【明報專訊】商討日(Deliberation Day)源自兩位美國學者Ackerman及Fishkin著作,他們創新地提出在總統選舉年,設立一個全新公眾假期——「商討日」——供國民了解及討論選舉中的重要議題。





這個主意其實可以很爛。因為,美國有成熟的選舉文化,候選人早已習慣穿州過省拉票,在24小時傳媒全面報道和深入分析選情,加上各場大小辯論,選民自己會有自己的判斷,還有什麼好商討的呢?再者,即使有一個「法定」商討日假期,也根本沒有人可以迫其他人參與商討活動,商討日只會淪為各黨各派候選人拉票造勢活動而已。


商討日為誰而幹


兩位學者就認為商討日可提高國民對政策制訂的實質而有意義的參與,他們認為投票不應該只是一次「個人好惡」表達,選民既然要話事,就得負上實質的公民責任來慎思明辯,而候選人將再不能以口號、民粹式感性爆發或即食的「soundbite」掛帥,而變得不思進取,對以實質施政計劃比併提不起勁。


由此可見,商討日這個設計,除了強調公民責任,其實更推高了對候選人要求和期望,增強問責。明乎此,政府和政客對商討日持保留態度,反而得到民間、學術界和社會運動組織推動。


商討日基礎是Fishkin在1988年建議的「商討式民調」(Deliberative Opinion Poll)。Fishkin是念政治哲學的,所以注意到現代民主的「內涵意義」(substantive meanings)未有隨代議選舉、全民投票或民意調查等「形式」得到充分的發展。他注意到政府大量採用民調測試民情對政府及政策的支持度,卻幾乎忘了民調的局限,譬如受訪者提供即時回應,答案或未經深思;受訪者也不是時刻對政治和政策取得充足資料,難以回答複雜問題。形形色色的民調制度可以反映意見、立場和利益,多重量和意見分佈(贊成、反對、沒有意見),而質方面就未必可以讓公民投入政策討論和作出深思熟慮的抉擇。同時,Fishkin留意到大家都常見的表達方式,是「我已經告訴大家我怎樣看這件事情,我已做了應分的,現在是大家的責任去處理我的意見」。所謂「集體智慧」根本不能透過這個方式達到。


Fishkin提出,如果給予國民足夠資訊,並經過討論深化,他們所產生的民意才準確、質量兼備,值得政府制訂政策時慎重考慮。早在14年前,筆者引入商討式民調,收集市民對經濟、身分認同及政制發展意見。計劃先從一個隨機電話民調中的800多名受訪者中抽樣,向百多人發出邀請,當年期望有100人參加,雖然反應未如理想,一整天的參與已可以證明商討過程有效提升參與者對各方面政策的了解和意識。商討民調在1999年4月25日在香港大學舉行。參加者先填一份問卷,然後會獲發有關3個範疇的基本資料,之後舉行3場論壇,邀請相關範疇的嘉賓出席;參加者可向嘉賓發問,從而加深對議題的了解,每場論壇後均設有小組討論,讓不同背景的參加者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最後,各人再做同一份問卷多一次,便計算到商討前後的民意分別。


例如有關政制改革的路向,比較商討前後的民調結果,參加者取態確出現變化,例如在商討前的調查中,支持和反對功能組別的市民分佔29%及35%,商討後兩者差距進一步擴大,變成19%和44%。


商討活動的精神,是參加者就是社會縮影,但商討安排就容許他們面對面、平起平坐,提升對議題的投入,個人意見有很大機會提升到更全面透徹的認識,相信長遠可建立參與式民主的平台。


商討日與政治修養


筆者一直希望,香港除了實現一人一票代議政制,還需要同步發展參與式民主。14年過去,今日,就2017特首選舉有萬人商討日的倡議,遭當權者潑冷水,反而民間學界積極,期望可讓市民參與,克服政治冷感,讓巿民掌握發言權。


面對民粹走偏鋒的暴力威脅,如果巿民怕事收聲,社會自我放棄思考同創造力,一不留神就愈變成它的倒影,在喧嘩中跟隨被民粹情緒操控不自知。Fishkin是筆者認識多年的讀書人,謙遜溫和,他身體力行地提醒我們,政治同做人一樣,是要講修養的!


作者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40.35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學生:習近平發起佔中一份疑似是初中的通識試卷今日在網上瘋傳,問題包括中國歷史及香港時事。其中一條問題為:
哪位法律學者發起「佔領中環」行動,爭取特首普選?
試卷提供了四項選擇,其中三項為黃毓民、戴耀廷及習近平。結果瘋傳中的試卷,答題學生選擇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最近稍為有留意時事的人,都應該會選擇香港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廷。這位學生卻高瞻遠矚,明白香港是否有真普選其實主宰於中央領導人,因此佔中運動最終會爆發,很大程度上的確取決於習總。說他是佔中發起人,也不算全錯呢!
普通會員
八旗子弟
rbenabled
avatar
113.255.218.242
金錢: 4139.80
帖數: 4920
GP: 763
LV: 71
交易所:
甘低能,侮辱咗RF各會員
本人留言及言論,並不構成買賣任何投資建議或要約,亦不構成任何預測未來可能發生的任何證券的價格變動,在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之前,應事先徵詢您的獨立財務顧問意見,敬請留意 ~八旗子弟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34.233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林煥光:普選特首才能解決施政困難

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表示,要解決現時港府施政困難,應由政制著手。他指現時「數不像」的政制下,幾乎每一任特首上台後,就有傳言指他會下台,認為2017年改由300多萬選民普選產生的特首,才不會被輕易叫下台。

林煥光指出,由於行政和立法機關的權力來源不同,行政長官經由1,200人的選委會產生,但立法會半數議席是經由普選產生,當權力來源分散時,大家無共同基礎根據同一套遊戲規則、或共同的價值觀來處理政治和公共服務,要解決施政「死結」就要從政制著手,希望社會對今次政改要有「向前走」的共識。對於早前行會成員長時間休假引起爭議,林煥光認為反映社會對政府信任度低,呼籲政府努力挽回市民的信任。

有指行會成員早已得知商交所主席張震遠有財務困難,林煥光並無正面回應,只表示行會要相信成員,不能因一些傳聞而作出揣測,如果環境轉變,相信成員會作出申報。他認為行會目前的申報制度已經相當嚴格,但如果有需要檢討和收緊,他亦樂意聆聽意見。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34.233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42.206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佔中首商討日愛港之聲踩場

【明報專訊】佔領中環運動第一個商討日將在周日(9日)舉行,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表示,期望當日分組討論後,讓參加者歸納出10個最關注議題。不過,網上已有團體號召市民到場抗議,戴耀廷稱會安排糾察隊維持秩序,不希望示威者阻礙參加者進場。港大發言人稱,會跟主辦機構保持溝通,有需要時會派員維持秩序,但戴指港大校園保安態度「有點不想負責」。佔中商討日下周日於港大校園舉行,近日社會多了一批撐政府的激進團體,令外界擔心這些團體會否狙擊商討日。曾多次組織反對佔領中環的團體「愛港之聲」,核心成員陳廣文近日便在社交網站facebook開設群組,發起「反對佔中商討日,保衛香港法治精神」活動,號召網民在商討日前在港大黃克競平台集合,遊行到舉辦場地。

下周日港大 戴耀廷望勿阻進場

陳廣文接受查詢稱,估計當天約有20人出席,到時會舉示威牌及喊口號,「我同大學保安部傾過,佢無反對示威,只係話聲浪不要太大」。他說屆時會將市民心聲及信件交給戴耀廷,表達反對佔中。

戴耀廷向本報稱,很難避免有人到場外示威,但最重要是不希望阻礙參與者前往會場,而且會場只容許獲邀參與者進入。他稱已跟校園保安溝通,「不過他們的態度有點不想負責」,而佔中秘書處已邀請曾做過大型集會的糾察,到場維持秩序。

戴﹕港大保安「有點不想負責」

港大發言人回應說,場內秩序主要由主辦單位負責,場外若涉及群眾控制,如人數較多,大學保安會按情派出人手。大學會繼續與主辦單位溝通,及密切留意有否團體示威,以評估保安風險。

至於商討日的操作,已由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負責統籌,現時已有大批學生願當義工,戴耀廷稱,500名支持佔中人士,以及由港大隨機抽樣的100名市民,會先出席大會環節,由佔中三子簡介爭普選的運動和策略,並接受參加者提問。

商討日望可交代10個關注議題

參加者會以每15人一組討論,40名有調解背景的律師或社工,會擔任小組主持,出席者每人有2次機會發言,每次2分鐘,最後每人會提出2項關注議題。戴稱:「譬如可能有人關心非暴力定義係乜,又有人會提出是否應該變相公投還是電子公投。」

小組再投票選出2項最關注議題,再交大會統計。他說,期望在小組後,大會可以交代商討日10個最關注的議題,「第一個商討日重點在設定議題,不是意見內容,未來幾個月可集中傾這些議題」。

明報記者 蔡傳威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42.206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劉銳紹﹕平反「六四」的阻力

【明報專訊】一年容易又「六四」。正當中國人民不斷要求平反「六四」的時候,中共高層卻視若無睹,還加強打壓,不斷製造新的冤案。正是新痕壓舊痕,疊疊怨無垠。大家不禁要問:平反「六四」的阻力在哪裏呢?我想,主要有三大阻力。三種中共自我設限的阻力

第一是來自江澤民及其他政治老人的阻力。中國今天雖然沒有當年鄧小平等「八老治國」的老人干政局面,但江澤民退而不休,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他一個人發揮的老人干政,已比得上當年「八老治國」那樣壞事了。

江澤民雖然跟「六四」的鎮壓行動沒有直接關係,但回想他在「六四」之前,也製造了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事件,該報因為報道追悼胡耀邦的活動而被迫停刊,總編輯欽本立更憂憤而死。這次事件實屬「六四」事件的前奏,江澤民責無旁貸。

後來,他獲鄧小平提升為中共總書記,成為「六四」的最大得益者。他上台後,不單把政治改革束之高閣,還不斷加強政治箝控。2007年,他名義上已是全退,卻效法鄧小平「隔代欽點」,把習近平從上海提升到中央,作為胡錦濤的接班人,此舉實際上是要延續江澤民的個人權位。試想,習近平從江澤民手上延續「欽點」的權力,怎會隨便違背江澤民的意旨來平反「六四」呢?此外,李鵬等與「六四」有直接關係的當年決策者仍然在世,雖然已沒有實權,但他們出於自身的利益,只會支持江澤民的決定,繼續成為平反「六四」的巨大阻力。

第二是來自當今中共高層的集體阻力。因為「六四」的民憤積累了24年,傷痕愈積愈深,成了中共的一條政治生命線,也是一條「死線」。他們感到,如果平反「六四」的缺口一旦打開,人民就會不斷追究中共歷史上的其他過失和罪孽,包括「反右」和文革。這類事件串起來,可能令中共執政的合法性進一步受到質疑,統治地位進一步受到挑戰。

所以,不單江澤民等政治老人阻止平反「六四」,即使是新上台的中共領導人,也要維繫本身的既得利益,與江澤民等同聲同氣,誓死參與「政權保衛戰」。習近平上台後,最近傳出中共高層下達「七不講」的指示,包括不准講新聞言論自由,不准講普世價值,不准講中共的歷史錯誤,就是源於這種擔心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恐懼。

第三是來自中共統治性質所決定的阻力。從管治文化的角度看,中共其實是中國歷代封建王朝的延續。昔日是「家天下」的王朝治國,今天則是「黨天下」的集團治國,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以至今天的習近平,都不屬於本身的姓氏,而是集體姓「共」。他們充其量只在取消「父傳子繼」這方面比封建王朝優勝,但管治的性質、思維、方法,沒有什麼分別。歷史上,有多少次皇帝下詔罪己?即使有,也只是一種權術或謀略而已;在中國歷史上,更甚少看到後來的皇帝指摘祖宗不該的事例。這就形成中共平反「六四」的第三種阻力。

中國已到適合推行政改的時候

可見,上述三種都是中共自我設限的阻力。他們偏執地認為,只要給人民吃飽飯,就可以繼續執政了。這也是江澤民「人權論」的核心,他認為「人權就是生存權」,只要讓人們得到基本的溫飽,就沒有其他要求了。殊不知,這正是中共思維局限的地方。時至今日,他們應該認識到以下三點:

一,今天中國的形勢和條件已到了適合推行政治改革的時候。

過去中共經常說:「先搞好溫飽和經濟問題,條件成熟了再搞政治改革。」多個事實和數據顯示,今天中國已具備政改的條件了。據聯合國在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調查顯示:當一個社會的人均收入超過1000美元,當地人民的公民意識就會抬頭;當一個社會的人均收入超過3000美元,當地人民的政治意識也會抬頭。中共中央黨校曾派人到外國研究和驗證,也同意這個結論。如今,中國的人均收入已超過4000美元,發達地區更達5000多美元,完全有條件進行政治改革。

二,在中共領導層裏,誰能平反「六四」,誰的威望就會一下子擴大,就如當年鄧小平間接肯定1976年的第一次「天安門事件」,後來又同意毛澤東搞的「文革是一場浩劫」的結論;即使只是輕描淡寫的聊聊幾句話,也為他添上光環。如今,如果習近平能夠審時度勢,抓準機會,順應民情,平反「六四」,我相信不單不會令中共下台,還會令他們(至少習近平和新的領導層)聲望提高,有利於進一步凝聚力量。

三,中國進行政改的民間條件早已成熟,尤其是在經濟發達和較先進的城市(例如香港、北京、上海、廣州等),更是政改先行的好地方。過去,中共只願從下而上,在農村地區找政改試點,但這些地方相對落後,試點結果自然不如人意,而中共就藉此推搪,拖延政改的步伐。相反,如果中共嘗試在發達城市進行政改,效果將截然不同。可惜,最近兩屆人大代表選舉,中共都壓制獨立候選人,說明前者根本不想政治改革。

總之,無論是平反「六四」或建設民主中國,關鍵只在於中共願意不願意。可以預見的是,如果它順應大潮,將可事半功倍,否則只會逆水行舟,遭遇更大的管治困難。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42.206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潘小濤﹕拒絕遺忘 必有迴響

【明報專訊】身為香港人而深感驕傲!表面上,這是金錢至上的城市,但營役之下,很多人都有火熱的心,一直守護良知。昨晚維園萬點燭光,足叫兇手們顫抖!

習近平的「六四」心結和驚懼,與前任的胡錦濤及江澤民,絕無二致。香港駐北京記者,在六四前被公安傳召,警告他們即使在北京街頭拍攝也要向街道辦事處申請;昨晨,香港記者被擋在天安門廣場的入口。至於24年前血流成河的木樨地,到處都是軍警,不許途人逗留。

天安門母親的丁子霖,2007年起三度可於6月3日晚到木樨地拜祭兒子蔣捷連,但今年當局突然收緊,禁她當晚外出,另一位難屬張先玲也被堵家中。其他難屬,以及眾多與「六四」有關異見人士,包括趙紫陽前秘書鮑彤、人權律師浦志強、學運領袖李海及江棋生等,都被軟禁。

過去24年,中共千方百計叫我們忘記這段歷史。他們先洗掉木樨地血漬,剷去天安門廣場彈痕,修補坦克履帶輾壞的設施,囚禁所有異見者;他們又迫使全民向錢向,把奧運、世博、亞運辦成史上最奢華的盛事,又將人送上太空;對香港,他們還送上自由行、CEPA等所謂「大禮」。但這一切都是徒然的!不僅香港,國內網民近日也瘋狂留言、貼相,以隱晦方式宣示他們並沒忘記「六四」!

雖然愈來愈多人對平反六四失去耐性,但正義必勝邪惡、光明必勝黑暗,這是自然規律,否則人類歷史早就改寫。黑奴解放、歐洲走出黑暗時期、南非結束種族隔離政策、蘇聯垮台、赤柬失敗、台灣二二八事件的平反等,莫不需要我們前仆後繼的抗爭,以及要有無比的信心和毅力。

只要我們繼續點亮燭光,只要我們拒絕遺忘,歷史必有迴響!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42.206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羅健熙﹕香港人.中國人.世界公民

【明報專訊】今年的六四很不一樣,沒有以前每年都出現關於六四史實的爭辯,也沒有聽到什麼「歷史自有公論」的陳腔濫調,反而身分認同的辯論史無前例地佔據了網上和傳媒的評論空間。本土、城邦、大中華各派都爭相詮釋演繹自己所理解的六四,一時間烽煙四起。可是,當中有些問題我在這些討論中一直無法理解。

身分認同不是單一的。我跟外國人談話,極大部分時間會先說自己「come from Hong Kong」、對方說我是「Chinese」時我會解說但不會反感、在政界活動我是「民主黨副主席」、跟同一院校甚或同一學系畢業的人攀談時會特別有共鳴、有人提起利東我會分外留心。

我對這些不同身分都有認同感,在不同場合會出現某種或多種混合起來的身分認同。故此,當討論六四的問題時,我不知道為何香港人、中國人、世界公民這些身分像是互相排斥般?

六四過後,這些身分認同的討論相信不會就此停止,我甚至相信這是未來幾年香港公民社會最重要的一個討論題目。我很希望日後的討論,能夠跳出單一身分那種感覺,好像接受自己是中國人便不能夠是香港人,或是接受世界公民概念便絕對不可以「攙雜」任何國家主權或族群概念般。

但我們根本無法決定,這個族群身分要界分到多少?南區人會否跟香港人排斥?利東人會否跟南區人排斥?把「香港人」、「中國人」、「世界公民」視作必然排斥的幾種身分認同便很無謂了。

我們無法強加身分認同,成長背景一致,每個人如何建構認同也可能很不一樣。在討論這問題時,也要避免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別人,認定「大中華」傾向的是賣港,或有「香港人」傾向的便是要港獨,這些都距離現實太遙遠了。

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Roundtable Community副總幹事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42.206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盧兆興﹕政黨化才是政改出路

【明報專訊】特區政治改革之出路其實不是什麼「管治聯盟」,歸根究柢是本地政黨必須急促和大力發展。唯有政黨化(partyization)才能使特區管治問題,包括民主化的死結,慢慢解決。

首先,回歸後的特區「管治聯盟」根本是鬆散不堪,談不上是什麼聯盟。從董建華政府在2003年因《基本法》23條立法引起的50萬人大遊行來看,當時的所謂「管治聯盟」因為自由黨對23條立法有異議,再加上民怨沸騰,故此「聯盟」迅速自動瓦解。梁振英時代之「管治聯盟」與曾蔭權時代大同小異,只是吸納建制派政黨之友好成員,再加上無黨派之非官守議員進入行政會議。問題是特首梁振英領導下的行會經常有非官守議員因誠信危機而衝擊政府威信。而這些出事的行會成員皆不是政黨成員。假如行會內大部分成員政黨化,效果反而可能更佳。由於特區沒有執政黨,行會內的被吸納政黨人士只是享有諮詢角色。民建聯即不是執政黨,但在立法會卻為勢所迫而運作像保皇黨般。而自由黨及新民黨也不是執政黨。故此整個行政會議仍由大部分無黨派之問責高官領導。這些問責高官有權但在立法會無票,而立法會之保皇黨,如民建聯、自由黨及新民黨則有票無政治實權。特區回歸後的政治領導其實缺乏權力基礎(power base),主要因為沒有執政黨而依賴一個無黨派精英領導,但卻缺乏執政黨支持。行政立法關係自然脫節,而立法機關內反對派之拉布只能依賴屬於建制派的立法會主席來封殺。

特區政府應考慮推出政黨法

另一方面,問責高官有不少是來自公務員體系。曾蔭權時代便大量利用前公務員為問責高官團隊之核心,更有「公務員黨」之稱。但「公務員黨」亦反映特區政黨發展緩慢,政黨不能夠有效地培養政治人才的結果。理想地來說,政黨應該在區議會、立法會及議會外培養政治專才,使政治體制不用過分依賴由公務員過檔往高官問責制。

特區政黨化應從幾方面手。第一,特區政府應考慮推出政黨法,以法律形式承認政黨發展對香港民主化之重要性,亦可以透過稅務優惠刺激公司或企業向政黨捐獻。特區政黨發展緩慢的主因是企業或公司在捐獻上毫無優惠。嚴格來說,個人對政黨之捐獻亦應享受稅務優惠。在雙管齊下的情,政黨發展將可以借助公司及個人之捐款。

第二,雖然支持商界利益的政黨,如自由黨,參與地區及立法會直選,但商界參政仍要加倍努力。曾經被自由黨悉心培養的唐英年在2012年特首選舉敗陣後,商界型政黨和精英看來裹足不前,未能迅速地培養另一批參與區議會及立法會直選的商界才子。假如商界巨子及精英不能及時培養直選人才的話,要香港邁向特首普選之路與保障商界利益並行,看來並不容易。

第三,雖然民建聯在回歸後已將其票源在區議會及立法會直選中不斷擴大,但它仍不能完全把所謂「泛民六建制四」的黃金比例反轉過來。民建聯在立法會直選之票數已增至百分之四十幾,但仍難以在直選中有效地制衡泛民。假如要中央政府信任港人在普選特首時必會選出「愛國愛港」的話,民建聯仍需加倍努力,在立法會直選中至少拿到超過50%的選票。

必須與高官問責制合而為一

第四,政黨化必須要與高官問責制合而為一,即政黨要邀請無黨派之問責高官入黨,或問責高官參加政黨。現今兩者分開,不利政黨化,不利執政「聯盟」之產生,更遑論特區由有力有票之執政黨組成。

總括來說,特區管治問題的深層原因乃政黨發展緩慢。特區政治改革之首要任務是政黨化。政府應盡快考慮參照其他西方國家引入政黨法,以法律形式承認政黨合法性,再以稅務優惠刺激公司及個人對政黨之捐獻。此外,商界的政黨必須自我更新及大力培養參與直選的人才。而民建聯作為最大之保皇黨仍需努力,至少在立法會直選中搶奪50%以上的票源。最後,政黨化與高官問責制必須混合發展,使無黨派之執政精英演變為真正的執行黨或「聯盟」。否則,空談民主化和政改將無濟於事。歸根究柢,特區民主化需要強而有力的政黨發展下去。

作者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主任及教授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235.223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戴耀廷以二十四字真言為佔中目標

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在首個佔中商討日發言時指,由88年民選立法會至今,香港民主運動發展已有30年時間,雖然中央曾承諾讓香港在2017年實行行政長官普選,但中央未有具體方案,他希望透過佔中,讓香港人擁有符合民意的候選人,並由全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

戴耀廷表示,香港人至今仍見不到中央政府有誠意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希望透過商討日尋求共識,並以「民主商討 公民授權 確立方案 公民抗命 佔領中環 爭取普選」二十四字真言為今次佔中行動的最終目標。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235.223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轉商2016立會選舉 真普聯邀黨派提意見

【明報專訊】佔領中環商討日如火如荼,惟真普聯近日轉趨低調。據了解,真普聯近日已開始討論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並已向各黨派提出「意向書」,邀各黨派就方案表達意見,惟至今只得公民黨等個別政黨回應。有政黨預料,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將較2017年特首普選更難達成共識。

梁家傑料年底定雙普選方案

雖然真普聯近期少了發聲,惟新民主同盟范國威說,其實真普聯一直逢周三開會,只有一次因召集人鄭宇碩出差而取消,而現階段他們已開始討論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至於2017年特首選舉方法已交學者顧問團討論。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說,公民黨已就真普聯意向書作具體回應,惟據他了解,其他政黨仍未有機會討論,故未必那麼快會有共識。因本周三是端午節假期而不開會,料討論最快6月底才會有進展。對於佔中舉行商討日,梁家傑料真普聯年底會定出雙普選方案,不擔心會拖慢佔中行動。

陳志全:較特首普選更難達共識

人民力量陳志全說,相信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會較2017年特首普選更難達成共識。他指2016年立法會選舉關鍵在於功能組別存廢,人民力量不會接受不能取消功能組別的方案,但他估計部分泛民政黨未必會堅持立即普選。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235.223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社運界提佔中三疑竇

【明報專訊】佔領中環運動今日舉行首個商討日,社運界對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普遍包容,不少人私下說會盡量配合運動,明知運動有不少毛病,但目前鮮有公開批評,原因是大家都認同戴的苦心,不想在這一刻潑冷水。

綜合社運及政黨人士意見,各人對佔領中環主要有3個疑竇:

去政黨化如何管理萬人?

一、去政黨化問題。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三名佔中發起人,分別是學者及宗教界背景,他們發起佔中時多番強調要保持運動的純潔,不想運動沾上政黨色彩,強調任何人參與也是以個人身分,但有搞社運的人不禁問,一旦佔中要行動,誰可有效控制1萬人在中環遊走?原本最理所當然的做法是由參與的幾大政黨、組織等派代表,與戴等人共組「決策小組」,確保行動指令能由上而下落實,但佔中發起人目前未有想及組織化,難怪社運界認為戴是「書生論政」。

戴耀廷能當領袖?

二、戴耀廷能當佔中領袖?佔中理想之處是強調市民參與,計劃舉辦幾次「商討日」,由下而上就政改方案凝聚共識,不過到最終要佔中時,究竟佔領中環哪幾條街?倘警方不拘捕,靜坐到何時?倘政府提出協商、拋出讓步方案,誰拿主意決定是否接納?上述的政治決定不可能再靠「商討日」處理,有社運人士便舉例,正如當日反國教科運動,政府提出撤科方案之際,學民思潮黃之鋒、家長會等反國教大聯盟成員,也是圍內十多人開會決定是否「收兵」,他們不可能諮詢現場萬人,最後他們宣布結束佔領政府總部後,便要面對群眾質疑,社運人士擔心戴耀廷能否「頂得住」?

如何發動基層參與?

三、佔中運動的局限性。不單學民思潮,其實社運界也批評佔中運動未有廣納基層民眾參與,「你認為爭取政改最有動力是日日受苦的基層,還是已上岸的中產、專業人士?」可惜的是,佔中至今未啟動文宣機器,亦未有深入社區面對面向市民解釋運動內涵,「天水圍、屯門的居民,可以點參與呢?」

社運人士以碼頭罷工為例,指這場運動之所以成功,不止靠工會及工人,而是運動能惹起不同階層關注,上至小商戶、中環OL會捐錢,下至學生、社運組織親自到碼頭與工人對談了解其苦,再透過網絡發動輿論攻勢。佔中相信要向這場運動借鏡。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235.223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普通會員
lalala77
avatar
218.252.182.95
金錢: 6872.20
帖數: 6678
GP: 15
LV: 82
交易所:
12樓提及


我最不滿教協,毒果,煽動學生


仲有耶教。哩個邪教一定要徹底杜絕,最好先由耶教學校做起。
普通會員
ATB
avatar
218.103.131.112
金錢: 99.90
帖數: 108
GP: 16
LV: 11
交易所:
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在首個佔中商討日發言時指,由88年直選立法局至今,香港民主運動發展已有30年時間,雖然中央曾承諾讓香港在2017年實行行政長官普選,但中央未有具體方案,他希望透過佔中,讓香港人擁有符合民意的候選人,並由全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

戴耀廷表示,香港人至今仍見不到中央政府有誠意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希望透過商討日尋求共識,並以「民主商討 公民授權 確立方案 公民抗命 佔領中環 爭取普選」二十四字真言為今次佔中行動的最終目標。
普通會員
ATB
avatar
218.103.131.112
金錢: 99.90
帖數: 108
GP: 16
LV: 11
交易所:
市民憂被打壓抹黑影響佔中意義

在佔領中環首個商討日中,有市民憂慮會被警方武力驅趕,再以動亂為藉口將拘捕行動合理化。戴耀廷解釋,今日第一個商討日要討論的問題有很多,希望透過不同聲音,解決在佔領中環時可能發生的問題及解決方案,以完善佔中行動。

參與市民在提問環節中,提出佔中的不同問題,例如如何避免被抹黑,前廉署總調查主任查錫我亦有參與討論,他表明不希望有佔中,認為應先努力向中央爭取,並提出多個問題,如佔中要持續多久才算成功?會否有PLAN B等。另外亦有意見指佔中行動不夠機動性。

戴耀廷指,過去已聽取過不同市民的意見,現希望透過第一次商討會先設定議程,從而達至共識。他強調佔領中環沒有大會,亦沒有主辦單位,因整個行動目的,是為全港市民爭取全民所希望得到的民主。
普通會員
ATB
avatar
218.103.131.112
金錢: 99.90
帖數: 108
GP: 16
LV: 11
交易所:
首個商討日定出七大議題 首個商討日定出七大議題

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表示,今日首個佔中商討日主要是設定議程,對於有指佔領中環過程拖得太慢,戴耀廷強調要經過溝通得出共識,商討歷程是非常重要。

參與討論的市民主要憂慮如何令更多人明白及參加佔領中環行動、甚麼方法釋除佔中疑慮、佔中對香港經濟有甚麼影響等。

戴耀廷指出未來的商討日會再深入討論。另一發起人陳健民綜合小組討論的意見,定出七個未來主要商討的議題:

1.加強宣傳和論述及反論述,如何向公眾解釋佔中意義。
2.將佔中發展成全民運動,如將民生問題及運動結合。
3.盡快商討具體細節,如成立提名委員會。
4.建立一個具公信力的決策機制,如何將廣泛的民意歸納。
5.佔中設定機制,如甚麼時候開始啟動佔中。
6.加強運動組織和資源,如籌款及策劃工作等。
7.應對政府對佔中的打壓,如何反駁政府對佔中的批評與指控。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29.150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跟大佬
蔡東豪
【詳:本文是蔡東豪為戴耀廷新書《佔領中環—和平抗爭心戰室》撰寫的序言】

佔領中環由一個從沒爭取過,現在卻站於最前中央位置的人帶領,問你驚未?

二十多年來,戴耀廷一直有參與民主運動,但他過往永遠站在後排,甚至不站出來。 短短幾個月時間,戴耀廷一篇文章,引發出一連串行動,忽然間,他發現自己成為香港一場重要民主運動的領導者。最神奇之處是,事前戴耀廷也未想過,他竟然準備好去擔當領導者的角色。

或者我們可把佔中形容為一個平台,解釋理念比個人重要,但現實是,一場社會運動一定有一個象徵。虛無信念不及真實面孔,行動和人不能分割,參與者把自己的理想投射到一個活生生的人身上,而佔中的這個人是戴耀廷。

突然之間,戴耀廷發現自己在帶領群眾走上真普選之路,而他竟然準備就緒。原來他一生經歷,就是為他準備做好這領導者角色,他是日日擔水的小和尚,是和 美斯一起練波的後備,是在歌星後面的和音歌手,不知不覺地練成一身扎實武功。 戴耀廷製造佔中,佔中有了生命,選擇領導者,選了戴耀廷。

戴耀廷沒拒絕領導者角色,因為他知道佔中需要他。戴耀廷客觀分析佔中領導者條件,範圍包括性格、論述基礎、組織能力等,再望望四周,發現最稱職是自己。戴耀廷沒法推卸,因為他的確擁有成全佔中的知識和能力。

我亂打亂撞成為佔中「死士」之一,較近距離觀察戴耀廷的言行。我事前不認識戴耀廷,願意跟著他走,是因為佔中滲透著一種香港罕見的浪漫。一個意外領導者,散發著不一樣的魅力,帶領民主光譜上不同位置的人,有些疲憊至放棄邊緣,有些充滿期待,這些人跟在戴耀廷後面,都只有一個問題:「你去咗邊?我等你好耐。」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29.150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遊行人數:民陣對、港大也對、警方數字無價值

我想寫這主題很久的了。本文主旨是,不應速食或只看數字,應看計算法。

I. 民陣43萬人,港大8.8至9.3萬人,其實兩者也對

民陣和港大,皆以路面密度來推算人數
- 民陣於金鐘/灣仔/銅鑼灣點算
- 港大民研於軍器廠街點算 (葉兆輝則於銅鑼灣及金鐘點算),再以上年電話訪問結果作調整基數

兩者最大不同之處在於
- 港大民研只計算馬路上的人,忽略了行人路上很難計算的人。然而行人路的步速可達馬路的10倍(見下段解說)
- 民陣會同時計算馬路及行人路的人,但可能會包括無參加遊行但衣著對色的路人

就以本人為實例
- 遊行期間,齋企/齋等/淋雨居多
- 我2:30出發,6:00才到達銅鑼灣中部(約四分一路程)。因為要找朋友,探望街檔,而且大部份時間也是道路擠塞
- 但為了準時找街檔的朋友,最後1小時我抄行人路作捷徑。7:00才完成遊行
- 即是在我來說,於行人路的速度,約是馬路大隊的10.5倍 [以1/3.5時間完成3倍路程]
註:當時的情況是,我在富豪酒店附近站了近半小時,在Sogo旁又站了近20分鐘。所以並不是說行人路的人跑得快10倍,而是由於馬路擠塞,但在行人路卻可用正常速度走路,所以平均速度可以相差十倍。有出席遊行的朋友就能明白:很多時,在馬路上乾等五分鐘也過不了的擠塞位置,其實只需走上行人路繞一繞路,才10秒就能通過了。

好了,談數字
- 「行人路步速約是馬路大隊的10.5倍」,是很粗略的親身估計,但比「不考慮步速」好得多
- 港大於軍器廠街點算人數為 66927 (不包括行人路)
- 按上年數據,27.7%人沒有行經軍器廠街的點算站。故港大使用調整基數為100/72.3=1.38,另加95%置信水平的3.8%誤差

重點來了。那27.7%人去哪了?是抄行人路?還是中途離開了隊伍?
a. 如果27.7%人全都是中途離開隊伍,遊行人數下限就是66927*1.38*(1-3.8%) = 88849人,但不可能無人走行人路吧
b. 如果27.7%人其實只是走行人路,調整基數該是 (27.3*10.5+72.3)/72.3=4.96,遊行人數上限就是66927*4.96*(1+3.8%) = 344900人。這27.7%當然不可能無人脫隊,但是還有一點...
c. 還有一點極重要但很難計算的是:「相信大量市民,明明有行經軍器廠街,卻是從行人路或商場通道等繞路,於電話訪問時回答『有』行經軍器廠街,卻沒有被點算為66927人之一」(簡稱A條件),於是 27.7% 就是一個被低估的數字,最終人數亦會因此嚴重被低估。舉例:
(假設) 若有一萬人符合A條件,遊行人數上限就應為40萬
「若有一萬人符合A條件」是甚麼概念?就是說,4.75小時的取樣過程中 (按港大的 15:36 至 20:15),有 12.9% (即10000/(10000+66927)) 的遊行人士,或平均每秒有 0.58人,明明行經軍器廠街,卻因為走捷徑而被計漏了。這個可能性絕對不低。

但很可惜,「走過行人路的遊行人數」實在沒有科學方法計,我們只能想像「絕對不會少」,偏偏這數字對遊行人數有決定性的影響。所以,難怪外國類似的民研不多,因為實在太難計算了。

II. 警方無提供詳細計算法,亦無使用參數調整,學術上毫無價值
這只是用作「人流控制」的數字,根本不是「遊行人數」。部份傳媒實在不應說「警方聲稱有XX人參加了遊行」。

III. 最後我想說

可見民陣和港大的計算方法都有限制。
1. 民陣是對的,因為走行人路的人,繞商場作捷徑的人,也應被算作參加者。他們也許算多了行人路上的路人,但從上文,以筆者的步速粗略地估算,20-40萬人「參加過」遊行是合理的。43萬是個很粗略的數字,但由於行人路數據的不穩定性,實在無從估計實際人數。
2. 港大也是對的,港大所提供的是最穩妥的數據,因為他們索性不處理不穩定的數據。因為我能想像,今天只有9萬人次乖乖的沿馬路100%走完整個行程。03年港大能算出50萬人,因為大家是第一次遊行,不是人人也走捷徑。但到了今天,大家都行慣了,試問有誰不會抄捷徑走行人路?有誰會慢慢在馬路逼足四小時?
3. 我去了現場,也看完以上數字。我的感覺是

有9萬人次「呆在馬路徹底完成全程」
約有40萬人次「參加過遊行」,但真正數目無從估計

我覺得最不好的是,港大明明公開了詳細計算法,不少傳媒只報導結果,觀眾則只看結果。我覺得誠實公佈計算法的研究,都值得尊重。港大說的是「馬路上有9萬人次」,民陣說的是「43萬人參加過」,都合理得很。反而只公佈數字卻方法欠奉的人,簡直是擾亂視聽。

尊重知識,是最重要的。

最後最後補充一點。5萬人是好多,10萬人是好很多,20萬人是超爆多。但香港人被偉大的2003年七一的50萬人寵壞了。我其實打從心裏希望市民明白,就算是「只有」10萬人的遊行,也非常龐大,不要因為50萬才開心,10萬就很不開心。1986年馬勒當拿最偉大的射門,於極巨型的阿茲特克運動場扭過6個球員入網,現場也「只有」10萬5千人觀看呢。



原題為〈[遊行人數] 民陣是對的,港大也是對的,警方數字卻是無價值的〉,現題為編輯所擬。
普通會員
ant2012
rbenabled
avatar
202.140.72.98
金錢: 131.86
帖數: 3100
GP: 181
LV: 56
交易所: 40796500.00
86樓提及
遊行人數:民陣對、港大也對、警方數字無價值

我想寫這主題很久的了。本文主旨是,不應速食或只看數字,應看計算法。

I. 民陣43萬人,港大8.8至9.3萬人,其實兩者也對

民陣和港大,皆以路面密度來推算人數
- 民陣於金鐘/灣仔/銅鑼灣點算
- 港大民研於軍器廠街點算 (葉兆輝則於銅鑼灣及金鐘點算),再以上年電話訪問結果作調整基數

兩者最大不同之處在於
- 港大民研只計算馬路上的人,忽略了行人路上很難計算的人。然而行人路的步速可達馬路的10倍(見下段解說)
- 民陣會同時計算馬路及行人路的人,但可能會包括無參加遊行但衣著對色的路人

就以本人為實例
- 遊行期間,齋企/齋等/淋雨居多
- 我2:30出發,6:00才到達銅鑼灣中部(約四分一路程)。因為要找朋友,探望街檔,而且大部份時間也是道路擠塞
- 但為了準時找街檔的朋友,最後1小時我抄行人路作捷徑。7:00才完成遊行
- 即是在我來說,於行人路的速度,約是馬路大隊的10.5倍 [以1/3.5時間完成3倍路程]
註:當時的情況是,我在富豪酒店附近站了近半小時,在Sogo旁又站了近20分鐘。所以並不是說行人路的人跑得快10倍,而是由於馬路擠塞,但在行人路卻可用正常速度走路,所以平均速度可以相差十倍。有出席遊行的朋友就能明白:很多時,在馬路上乾等五分鐘也過不了的擠塞位置,其實只需走上行人路繞一繞路,才10秒就能通過了。

好了,談數字
- 「行人路步速約是馬路大隊的10.5倍」,是很粗略的親身估計,但比「不考慮步速」好得多
- 港大於軍器廠街點算人數為 66927 (不包括行人路)
- 按上年數據,27.7%人沒有行經軍器廠街的點算站。故港大使用調整基數為100/72.3=1.38,另加95%置信水平的3.8%誤差

重點來了。那27.7%人去哪了?是抄行人路?還是中途離開了隊伍?
a. 如果27.7%人全都是中途離開隊伍,遊行人數下限就是66927*1.38*(1-3.8%) = 88849人,但不可能無人走行人路吧
b. 如果27.7%人其實只是走行人路,調整基數該是 (27.3*10.5+72.3)/72.3=4.96,遊行人數上限就是66927*4.96*(1+3.8%) = 344900人。這27.7%當然不可能無人脫隊,但是還有一點...
c. 還有一點極重要但很難計算的是:「相信大量市民,明明有行經軍器廠街,卻是從行人路或商場通道等繞路,於電話訪問時回答『有』行經軍器廠街,卻沒有被點算為66927人之一」(簡稱A條件),於是 27.7% 就是一個被低估的數字,最終人數亦會因此嚴重被低估。舉例:
(假設) 若有一萬人符合A條件,遊行人數上限就應為40萬
「若有一萬人符合A條件」是甚麼概念?就是說,4.75小時的取樣過程中 (按港大的 15:36 至 20:15),有 12.9% (即10000/(10000+66927)) 的遊行人士,或平均每秒有 0.58人,明明行經軍器廠街,卻因為走捷徑而被計漏了。這個可能性絕對不低。

但很可惜,「走過行人路的遊行人數」實在沒有科學方法計,我們只能想像「絕對不會少」,偏偏這數字對遊行人數有決定性的影響。所以,難怪外國類似的民研不多,因為實在太難計算了。

II. 警方無提供詳細計算法,亦無使用參數調整,學術上毫無價值
這只是用作「人流控制」的數字,根本不是「遊行人數」。部份傳媒實在不應說「警方聲稱有XX人參加了遊行」。

III. 最後我想說

可見民陣和港大的計算方法都有限制。
1. 民陣是對的,因為走行人路的人,繞商場作捷徑的人,也應被算作參加者。他們也許算多了行人路上的路人,但從上文,以筆者的步速粗略地估算,20-40萬人「參加過」遊行是合理的。43萬是個很粗略的數字,但由於行人路數據的不穩定性,實在無從估計實際人數。
2. 港大也是對的,港大所提供的是最穩妥的數據,因為他們索性不處理不穩定的數據。因為我能想像,今天只有9萬人次乖乖的沿馬路100%走完整個行程。03年港大能算出50萬人,因為大家是第一次遊行,不是人人也走捷徑。但到了今天,大家都行慣了,試問有誰不會抄捷徑走行人路?有誰會慢慢在馬路逼足四小時?
3. 我去了現場,也看完以上數字。我的感覺是

有9萬人次「呆在馬路徹底完成全程」
約有40萬人次「參加過遊行」,但真正數目無從估計

我覺得最不好的是,港大明明公開了詳細計算法,不少傳媒只報導結果,觀眾則只看結果。我覺得誠實公佈計算法的研究,都值得尊重。港大說的是「馬路上有9萬人次」,民陣說的是「43萬人參加過」,都合理得很。反而只公佈數字卻方法欠奉的人,簡直是擾亂視聽。

尊重知識,是最重要的。

最後最後補充一點。5萬人是好多,10萬人是好很多,20萬人是超爆多。但香港人被偉大的2003年七一的50萬人寵壞了。我其實打從心裏希望市民明白,就算是「只有」10萬人的遊行,也非常龐大,不要因為50萬才開心,10萬就很不開心。1986年馬勒當拿最偉大的射門,於極巨型的阿茲特克運動場扭過6個球員入網,現場也「只有」10萬5千人觀看呢。



原題為〈[遊行人數] 民陣是對的,港大也是對的,警方數字卻是無價值的〉,現題為編輯所擬。


請問係哪一個寫?
Long Term Investment... ~ant2012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ant2012
rbenabled
avatar
202.140.78.213
金錢: 131.86
帖數: 3100
GP: 181
LV: 56
交易所: 40796500.00
88樓提及
http://nomislui.blogspot.hk/2013/07/blog-post.html


笑到我肚痛
Long Term Investment... ~ant2012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訪客
Guest (IP: 18.207.255.49)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35.9ms (Q=6 + R=4) @ 2019-12-6 09:57 A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