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ant2012
rbenabled
avatar
202.140.72.97
金錢: 131.86
帖數: 3100
GP: 181
LV: 56
交易所: 40796500.00
佢意思係數埋係銅羅灣,灣仔行街既人,我諗有一百萬
Long Term Investment... ~ant2012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ant2012
rbenabled
avatar
202.140.72.35
金錢: 131.86
帖數: 3100
GP: 181
LV: 56
交易所: 40796500.00
92樓提及
91樓提及
佢意思係數埋係銅羅灣,灣仔行街既人,我諗有一百萬


應該有...


Shit,我個日有落街,我都有游行
Long Term Investment... ~ant2012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股股怪怪
rbenabled
avatar
218.252.28.16
金錢: 1746.45
帖數: 1115
GP: 941
LV: 34
交易所:
86樓提及
遊行人數:民陣對、港大也對、警方數字無價值

我想寫這主題很久的了。本文主旨是,不應速食或只看數字,應看計算法。

I. 民陣43萬人,港大8.8至9.3萬人,其實兩者也對

民陣和港大,皆以路面密度來推算人數
- 民陣於金鐘/灣仔/銅鑼灣點算
- 港大民研於軍器廠街點算 (葉兆輝則於銅鑼灣及金鐘點算),再以上年電話訪問結果作調整基數

兩者最大不同之處在於
- 港大民研只計算馬路上的人,忽略了行人路上很難計算的人。然而行人路的步速可達馬路的10倍(見下段解說)
- 民陣會同時計算馬路及行人路的人,但可能會包括無參加遊行但衣著對色的路人

就以本人為實例
- 遊行期間,齋企/齋等/淋雨居多
- 我2:30出發,6:00才到達銅鑼灣中部(約四分一路程)。因為要找朋友,探望街檔,而且大部份時間也是道路擠塞
- 但為了準時找街檔的朋友,最後1小時我抄行人路作捷徑。7:00才完成遊行
- 即是在我來說,於行人路的速度,約是馬路大隊的10.5倍 [以1/3.5時間完成3倍路程]
註:當時的情況是,我在富豪酒店附近站了近半小時,在Sogo旁又站了近20分鐘。所以並不是說行人路的人跑得快10倍,而是由於馬路擠塞,但在行人路卻可用正常速度走路,所以平均速度可以相差十倍。有出席遊行的朋友就能明白:很多時,在馬路上乾等五分鐘也過不了的擠塞位置,其實只需走上行人路繞一繞路,才10秒就能通過了。

好了,談數字
- 「行人路步速約是馬路大隊的10.5倍」,是很粗略的親身估計,但比「不考慮步速」好得多
- 港大於軍器廠街點算人數為 66927 (不包括行人路)
- 按上年數據,27.7%人沒有行經軍器廠街的點算站。故港大使用調整基數為100/72.3=1.38,另加95%置信水平的3.8%誤差

重點來了。那27.7%人去哪了?是抄行人路?還是中途離開了隊伍?
a. 如果27.7%人全都是中途離開隊伍,遊行人數下限就是66927*1.38*(1-3.8%) = 88849人,但不可能無人走行人路吧
b. 如果27.7%人其實只是走行人路,調整基數該是 (27.3*10.5+72.3)/72.3=4.96,遊行人數上限就是66927*4.96*(1+3.8%) = 344900人。這27.7%當然不可能無人脫隊,但是還有一點...
c. 還有一點極重要但很難計算的是:「相信大量市民,明明有行經軍器廠街,卻是從行人路或商場通道等繞路,於電話訪問時回答『有』行經軍器廠街,卻沒有被點算為66927人之一」(簡稱A條件),於是 27.7% 就是一個被低估的數字,最終人數亦會因此嚴重被低估。舉例:
(假設) 若有一萬人符合A條件,遊行人數上限就應為40萬
「若有一萬人符合A條件」是甚麼概念?就是說,4.75小時的取樣過程中 (按港大的 15:36 至 20:15),有 12.9% (即10000/(10000+66927)) 的遊行人士,或平均每秒有 0.58人,明明行經軍器廠街,卻因為走捷徑而被計漏了。這個可能性絕對不低。

但很可惜,「走過行人路的遊行人數」實在沒有科學方法計,我們只能想像「絕對不會少」,偏偏這數字對遊行人數有決定性的影響。所以,難怪外國類似的民研不多,因為實在太難計算了。

II. 警方無提供詳細計算法,亦無使用參數調整,學術上毫無價值
這只是用作「人流控制」的數字,根本不是「遊行人數」。部份傳媒實在不應說「警方聲稱有XX人參加了遊行」。

III. 最後我想說

可見民陣和港大的計算方法都有限制。
1. 民陣是對的,因為走行人路的人,繞商場作捷徑的人,也應被算作參加者。他們也許算多了行人路上的路人,但從上文,以筆者的步速粗略地估算,20-40萬人「參加過」遊行是合理的。43萬是個很粗略的數字,但由於行人路數據的不穩定性,實在無從估計實際人數。
2. 港大也是對的,港大所提供的是最穩妥的數據,因為他們索性不處理不穩定的數據。因為我能想像,今天只有9萬人次乖乖的沿馬路100%走完整個行程。03年港大能算出50萬人,因為大家是第一次遊行,不是人人也走捷徑。但到了今天,大家都行慣了,試問有誰不會抄捷徑走行人路?有誰會慢慢在馬路逼足四小時?
3. 我去了現場,也看完以上數字。我的感覺是

有9萬人次「呆在馬路徹底完成全程」
約有40萬人次「參加過遊行」,但真正數目無從估計

我覺得最不好的是,港大明明公開了詳細計算法,不少傳媒只報導結果,觀眾則只看結果。我覺得誠實公佈計算法的研究,都值得尊重。港大說的是「馬路上有9萬人次」,民陣說的是「43萬人參加過」,都合理得很。反而只公佈數字卻方法欠奉的人,簡直是擾亂視聽。

尊重知識,是最重要的。

最後最後補充一點。5萬人是好多,10萬人是好很多,20萬人是超爆多。但香港人被偉大的2003年七一的50萬人寵壞了。我其實打從心裏希望市民明白,就算是「只有」10萬人的遊行,也非常龐大,不要因為50萬才開心,10萬就很不開心。1986年馬勒當拿最偉大的射門,於極巨型的阿茲特克運動場扭過6個球員入網,現場也「只有」10萬5千人觀看呢。



原題為〈[遊行人數] 民陣是對的,港大也是對的,警方數字卻是無價值的〉,現題為編輯所擬。


這個人好似好認真, 他不似在搞笑喎

我在好奇, 究竟有幾多人會同意他的統計呢?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股股怪怪
rbenabled
avatar
218.252.28.16
金錢: 1746.45
帖數: 1115
GP: 941
LV: 34
交易所:
96樓提及
我覺得有精神病條友


我諗好多憤青會不加思索去認同佢個統計
普通會員
ant2012
rbenabled
avatar
202.140.108.74
金錢: 131.86
帖數: 3100
GP: 181
LV: 56
交易所: 40796500.00
佢係假設緊有9 萬人呆在馬路,但有時34 萬人在同一時間在行人路上,且是步速10 倍於9萬在馬路上既人的步速

想問條行人路有幾闊?
Long Term Investment... ~ant2012
普通會員
hh0610
rbenabled
avatar
14.198.2.37
金錢: 5923.60
帖數: 9335
GP: 1540
LV: 97
交易所:
版主有沒有回應呢?

真相已被揭露.
自動波人話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 咁佢老豆又係大陸偷渡過黎......

依此邏輯, 佢老豆係唔係仆街? 佢係唔係仆街仔? ~hh0610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134.226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戴耀廷:貪曾貪湯敗壞法治

「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與反對佔中的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昨日前後腳出席協恩中學舉辦的佔中論壇,近五百名學生及家長出席。戴耀廷以「貪曾」前特首曾蔭權爵士及「貪湯」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等前高官的貪腐醜聞做例子,指香港法治已崩壞弱化,需要從下而上推動民主。范太則指佔中可能違法,又質疑行動能否改變中央立場,而受訪學生及家長均認為學校舉辦今次論壇無問題。


論壇甫開始,校方即聲明活動是配合通識科需要,會嚴守政治中立和《教育條例》,又提醒學生參與佔中等公民抗命,或會牴觸法律。首先主講的戴耀廷亦重申不會慫恿未成年學生佔中,只是講解行動背後價值,冀同學能作批判性思考。


范太指港人即使賠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發動佔中,中央亦不會改變對政改的立場。(黃仲民攝)
「中央立場不會改變」
戴耀廷之後以貪曾乘坐富豪私人飛機,以及貪湯與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的貪腐案為例,指本港四十年來由上而下確立的法治水平正不斷下降,需要一股由下而上的力量,包括透過公民抗命推動民主,作為法治的「防腐劑」。他又強調公民抗命與打劫金舖不同,「打劫金行係為私利,自我犧牲嘅公民抗命係為公義,而且非暴力」。

在下半場主講的范徐麗泰,則對戴的論述作出多點質疑,強調「真普選」定義人人不同,又指西方國家的普世價值不適合中國,港人即使犧牲個人利益、賠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發動佔中,中央亦不會改變立場,質疑犧牲是否值得。

論壇舉行期間,約廿名「愛港之聲」成員於校外派傳單及襟章,呼籲學生及家長不要以身試法參與佔中,校方特別增聘保安及在門外架鐵馬戒備,但最後未有發生任何不愉快事件。愛港之聲主席高達斌重申行動不是針對校方,但同時要求教育局監察學校有否鼓吹學生參與違法行為。
普通會員
ant2012
rbenabled
avatar
202.140.101.39
金錢: 131.86
帖數: 3100
GP: 181
LV: 56
交易所: 40796500.00
100樓提及
戴耀廷:貪曾貪湯敗壞法治

「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戴耀廷與反對佔中的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昨日前後腳出席協恩中學舉辦的佔中論壇,近五百名學生及家長出席。戴耀廷以「貪曾」前特首曾蔭權爵士及「貪湯」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等前高官的貪腐醜聞做例子,指香港法治已崩壞弱化,需要從下而上推動民主。范太則指佔中可能違法,又質疑行動能否改變中央立場,而受訪學生及家長均認為學校舉辦今次論壇無問題。


論壇甫開始,校方即聲明活動是配合通識科需要,會嚴守政治中立和《教育條例》,又提醒學生參與佔中等公民抗命,或會牴觸法律。首先主講的戴耀廷亦重申不會慫恿未成年學生佔中,只是講解行動背後價值,冀同學能作批判性思考。


范太指港人即使賠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發動佔中,中央亦不會改變對政改的立場。(黃仲民攝)
「中央立場不會改變」
戴耀廷之後以貪曾乘坐富豪私人飛機,以及貪湯與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的貪腐案為例,指本港四十年來由上而下確立的法治水平正不斷下降,需要一股由下而上的力量,包括透過公民抗命推動民主,作為法治的「防腐劑」。他又強調公民抗命與打劫金舖不同,「打劫金行係為私利,自我犧牲嘅公民抗命係為公義,而且非暴力」。

在下半場主講的范徐麗泰,則對戴的論述作出多點質疑,強調「真普選」定義人人不同,又指西方國家的普世價值不適合中國,港人即使犧牲個人利益、賠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發動佔中,中央亦不會改變立場,質疑犧牲是否值得。

論壇舉行期間,約廿名「愛港之聲」成員於校外派傳單及襟章,呼籲學生及家長不要以身試法參與佔中,校方特別增聘保安及在門外架鐵馬戒備,但最後未有發生任何不愉快事件。愛港之聲主席高達斌重申行動不是針對校方,但同時要求教育局監察學校有否鼓吹學生參與違法行為。


Dllm 搞學生,條友short q 左
Long Term Investment... ~ant2012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ant2012
rbenabled
avatar
202.140.108.62
金錢: 131.86
帖數: 3100
GP: 181
LV: 56
交易所: 40796500.00
102樓提及
真是遲d有能力就以理論理講道理同戴生拗過


佢係一個理想主義既人,我見佢個訪問,幻想情景係啲人一路佔中,一路唱孤星涙既歌

佢以為自己搞革命
Long Term Investment... ~ant2012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hh0610
rbenabled
avatar
14.198.2.37
金錢: 5923.60
帖數: 9335
GP: 1540
LV: 97
交易所:
103樓提及
102樓提及
真是遲d有能力就以理論理講道理同戴生拗過


佢係一個理想主義既人,我見佢個訪問,幻想情景係啲人一路佔中,一路唱孤星涙既歌

佢以為自己搞革命


沒有無緣無故的理想主義. 呢單野之前識佢老鼠.

我推測有人指使或鼓動.
自動波人話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 咁佢老豆又係大陸偷渡過黎......

依此邏輯, 佢老豆係唔係仆街? 佢係唔係仆街仔? ~hh0610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hh0610
rbenabled
avatar
14.198.2.37
金錢: 5923.60
帖數: 9335
GP: 1540
LV: 97
交易所:
106樓提及
105樓提及
103樓提及
102樓提及
真是遲d有能力就以理論理講道理同戴生拗過


佢係一個理想主義既人,我見佢個訪問,幻想情景係啲人一路佔中,一路唱孤星涙既歌

佢以為自己搞革命


沒有無緣無故的理想主義. 呢單野之前識佢老鼠.

我推測有人指使或鼓動.


又唔好這樣想


我夠嚴謹. 講明推測. 你知啦, 一陣又有人出黎話我語理不通, 幻想誹謗.

哈哈.
自動波人話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 咁佢老豆又係大陸偷渡過黎......

依此邏輯, 佢老豆係唔係仆街? 佢係唔係仆街仔? ~hh0610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66.1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曾偉雄:有需要時出動整個警隊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表示,警方有信心和有能力處理可能出現的佔中行動,並揚言有需要時會出動整個警隊去處理。

日前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在行政長官答問大會問及會否出動解放軍鎮壓佔中,當時梁振英表示對香港警方有信心。曾偉雄指出,警隊有相當經驗處理大型遊行,如05年世貿部長級會議時,更曾以整個警隊去處理韓農示威。他呼籲市民能以和平、有秩序及合法方式表達訴求。

對於警方在元旦遊行後,只檢控人民力量陳偉業一人,曾偉雄指案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不會評論內容,但他強調警方不會以政治考慮作執法標準。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66.1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真普選聯盟學者顧問團於下周三正式公佈3大普選特首方案,包括提名委員會由普選產生,或公民提名等。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承認,3個方案未必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

真普聯昨日開會,學者團成員、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亦有出席,並提出3大普選方案。《蘋果日報》今日報道,為令普選方案乎合《基本法》,學者團分別建議,由1,200名選舉委員會委員,加上300名民選區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以及由300民選區議員加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等兩個方案。

不過,為免北京篩選候選人,學者又在方案中加入「公民提名」元素,即凡候選人取得全港合資格選民中,2%的選民提名、即約7至8萬名選民提名,提名委員會必須提名他們做特首候選人。


學者團三方案

1.沿用現時的選舉委員會,加上所有民選區議員,成為約1500人的提名委員會,任何人得到十分一提委會成員提名,或得到2%選民(約7-8萬人)的集體提名,即可成為候選人。

2.普選提名委員會,把全港分為20個區,每區選出20人,組成400人提名委員會,任何人得到十分一提委會成員提名,即可成為候選人。

3.由所有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組成約500人提名委員會,任何人得到十分一提委會成員提名,或得到2%選民的集體提名,即可成為候選人。

(星島日報)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66.22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03.218.83.190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戴耀廷﹕一場關於公民抗命與法律公義的對話

【明報專訊】K大學是南非在種族隔離時代的一所大學,B是K大學法律學院的副教授,並在社會推動公民抗命的運動爭取結束種族隔離的法律。C是K大學的校長,因B的社會行動而召見B。以下是他們的對話。
法律教授 卻教唆人犯法?


C:B先生,我收到投訴說你作為大學的法律教授,卻在大學外教唆人犯法。你可以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B:校長先生,我所推動的是公民抗命。


C:那不是一樣嗎?不也是叫人犯法?


B:公民抗命的確會涉及違法的行為,但公民抗命與一般違法行為不同,是因為違法的目的是出於公義,而非出於自利。有些違法行為是涉及暴力的,但公民抗命就必然是非暴力的。


C:法律就是法律,違反就是違反,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叫人違反法律就是不尊重法律。


B:但公民抗命者是會自願承擔罪責的,那顯明他們是接受及仍尊重這法律制度的權威,不過只是希望透過觸犯法律去引發公眾去關注法律本身是不公義的,從而促使不公義的法律能改變過來。


Where do you draw the line?


C:你口口聲聲說是為公義,那由誰來說什麼是合乎公義?若人人都說自己是為公義,那麼人人都有藉口去犯法,那麼法律還有什麼用?Where do you draw the line?


B:當然社會對什麼是公義有不同理解,但那也不是說任何公義的理解都能成立的。起碼國際社會已接納了所有國家的法律都得保障基本人權,包括了公民、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法律的終極目標就是要保障基本人權。若一項法律是違反基本人權的,那就是不公義的法律,公民就可以用公民抗命的行動去爭取改變這些不公義的法律。


C:我雖不是念法律,但你也不要欺我不懂法律。維持社會秩序不也是合乎法律公義嗎?人要遵守法律是因為法律是維持社會秩序的重要力量。人不尊重法律就是破壞社會的秩序。沒有秩序,人就會活在混亂中,人的生活和權益就得不到保障。


B:你是對的,法律的主要功能是要維持社會秩序,而我也認為維持秩序對社會來說是重要的。但我們還要問那是什麼樣的秩序?我們是否要維持任何的社會秩序,即使那是不公義、侵犯人權的秩序?人是否要不問情由地遵守任何法律、接受任何性質的法律秩序呢?


為犯法而犯法?


C:你還是未解答誰去決定什麼是不公義?若任何人都可以決定因那是不公義就不去遵守法律,那麼法律怎樣能維持社會秩序?即使你認為那是不公義的,你也不能違法去促進你所說的公義!你現在所倡議的無異是「為犯法而犯法」!


B:校長先生,看來你對公民抗命的認識真是很有限。如一位知名歷史學家所說,把公民抗命說成是「為犯法而犯法」,或是出於惡意歪曲,或是由於完全無知,二者必居其一。公民抗命的重點並不是在於違法那一點,而是這些為定義犯法的人是希望他們的行動能引發其他人的關注和認同他們的公義訴求。若其他人不認同他們所作的真是為公義,那些法律也不會被改變,但無論如何公民抗命者都會為他們的違法行為承擔責任。因此,最終決定什麼是公義,是交由社會全部的人。一些純為私利的違法行為,無論人如何解說那是為公義而行,公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最終也不會被認同的。


公民抗命 啟動一個反思程序


C:但你再高的理想也不可以叫人犯法!若人人都是這樣,法律的權威還何存?


B:校長先生,我想反問為什麼公民應尊重法律呢?法律的權威又是源自哪裏?


C:法律的權威是源自制定它的國會,我們的立法機關。


B:那國會又是基於什麼可權威地制定人人都應遵從的法律呢?


C:那不是很簡單嗎?我們的憲法賦與國會立法的權威。


B:但又是什麼給予憲法這樣的權威呢?


C:來自制憲的制憲大會。


B:那它的權威又是從何而來?


C:來自人民!


B:但人民並沒有參與去選出制憲大會的成員啊?


C:人民最終接受了憲法並願意遵從不就可以嗎?


B:你所說是對的,但那不是說你也同意了法律最終的權威還是源自人民是否承認法律是有規範性的嗎?公民抗命就是要啟動一個反思程序,讓所有人去反思現行的一些法律是否應享有被人人遵從的權威。而思考的要點就是那法律是否合乎公義。


C:你要人人都去反思法律是否享有權威、是否合乎公義,那是否對人的要求過分一點?大部分人都只是會跟從法律的規定,而沒有時間好像你說那樣做的。那是不切實際的。


B:你也說得沒錯,大部分人都是懶得去想法律是否合乎公義的問題。但公民抗命就是要去喚醒他們。若他們不願醒來,或是醒了仍在裝睡,公民抗命也不可能成功。但你叫我連去喚醒他們也不去嘗試一下,我就不能接受。


C:你這種做法是相當危險的,一旦人人都這樣做,難道你叫政府天天都會因公民抗命就修改法律嗎?


B:對於你這樣說,我是感到困惑的。從你的角度看,穩定壓倒一切,即使那社會秩序是不公義的,但你不要忘記這種穩定是虛假的。不公義的制度所衍生的不公義,只會在社會內不斷蔓延,到了爆發出來時,對社會的衝擊會更大。所以,真正危險的是置不公義不顧,把它掃進地氈下去就算了。或許公民抗命真的是危險的,但那只是對既得利益者和專制的執政者而言,因公民抗命把公義及不服從的價值和思想注入了原本是順民的人心裏。那麼,無論行動最終是否成功,他們要繼續施行不義的管治都不再會是那麼容易的了。


C:你也說了,這種行動未必能成功。若你的行動不可能成功,但你卻鼓吹人參與,結果是參與的人都受損,你不覺得你要為此負上責任嗎?


B:我當然會為此負上責任,但每一個人也要對自己及社會負責。我不斷向人重複地說,在考慮參與公民抗命行動前,他必須慎重地計算代價。我問他們三個問題:你是否堅定相信不公義的法律要被改變?若是,你是否願意為這付上代價?若願意,你能付上多大的代價?或許,行動不會一下子成功,但參與的人都是在慎思下才決定參與。當然我自己也必須為這行動付上我自己的代價。


挑起社會矛盾和衝突?


C:你現在所作的是,只是挑起了社會內的矛盾和衝突。


B:我想我沒有挑起社會的矛盾和衝突,因那矛盾和衝突已長久存在,只是人們漠視了它。我所作的只是要讓所有人都得去直接面對這些矛盾和衝突,不讓人可以再去迴避它。


或許我是天真了一點


C:你認為公民抗命這種政治浪漫行為在我們國家有可能成功嗎?


B:或許公民抗命真的帶有一點兒政治浪漫,我也不知道它在此階段能否成功。但我相信關鍵在於人心裏面是否還有一點兒的善,並我們能否透過公民抗命把這點兒善勾出來。或許我是天真了一點,不過我對所有人心內裏還可以是保留那點兒善,還是有信心和盼望的。這是包括了那些在現行不公義制度下享有特權的人。


C:你所說的,聽來是充滿矛盾,公民抗命既是要脅迫人去做一些事,但你又說那是要去引發人的善。我實在不能明白。我見不到公民抗命怎可能成功改變得到不公義的法律,即使那些法律真的如你所說是不公義的。


B:公民抗命的確是帶有矛盾性的。那些公民抗命者是出於善而非出於恨去進行那些看似是脅迫的行動。他們的善是因他們見到法律的不公義,為了那些受法律壓迫剝削的人,他們不是要去傷害別人而是願意「自殘」。他們「自殘」的行為是要「脅迫」每一個人去面對自己的良心,就是要每一個人,包括了既得利益者,在自己的心田內搜尋那可能仍保留的善,看他們會否基於某些人的無私、利他和自我犧牲的行為,而能夠超越自利的思維,讓他們裏面仍存的善去引導他們去與其他人去商討何謂共同的善,尋求共識,以使法律能變得公義一點。


不要再留在大學法律學院?


C:我沒時間理會你說的一大套歪理,你在外面做什麼,大學也懶得理。但你是在大學教法律的,你的學生以後要當律師或法官,他們的職責是要執行法律,也就是要人去守法,你現在所作的對他們會產生負面的影響。若你要繼續推行你的社會運動,我也沒興趣阻止你,但請你不要再留在大學的法律學院了。


B:校長先生,你好像忘了我們大學的教學目標是要幫助學生去堅守民主社會的核心價值,包括了基本人權、公義、平等和言論自由。大學也是要協助學生去積極參與改善社會的行動,以促進人民生活進步和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我看不到我現在所作的與大學的教學目標有什麼不符。反之,讓學生去思考公民抗命的意義,是實現這些教學理想的一種有效方法。我們在法律學院教導學生,並不是要訓練出一群只懂操作複雜法律條文及程序的法律技術員。我們是要建立起一隊能維護法治的專業法律團隊,而他們所要維護的法治,不是那種不問法律內容就去遵守的低層次法治——「有法必依」,而是法律須能實現公平、公義和人類尊嚴的高層次法治——「以法達義」。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9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以500字為限。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36.24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戴耀廷:若解放軍鎮壓即疏散「佔領中環」行動發起人、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今日出席一個論壇時,再次被問到若中共出動解放軍鎮壓佔中,將如何應對?戴耀廷重申,若此情況出現,會即時呼籲大家疏散,認為不應作此犧牲。不過,戴耀廷相信,現任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並沒有足夠政治能量走上破壞一國兩制這一步。

戴耀廷表示,每個人都有權不與政府合作,舉例指只要大家「乜都唔做」,已經可以令政府不能管治。他預料至佔中第二次商討日,會累積收到2000至3000份意向書,到佔中行動真正執行時,估計會有近萬人參與。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36.24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戴耀廷反駁梁愛詩:佔中有積極意義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出席一個《基本法》講座時,批評「佔領中環」是消極行動、沒有道理,又指發起人是以香港作賭注。「佔領中環」發起人、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今日反駁稱,「佔中」有法理基礎,亦具積極意義,可讓香港人有機會發表政改意見。

戴耀廷重申,由於中央政府沒有履行《基本法》承諾,才被迫公民抗命,若市民願意為普選付出代價,市民自會作出選擇。至於梁愛詩稱擔心太多候選人,導致無人能取得過半選票,戴耀廷表示,即使有過百名候選人,只要讓首輪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進入第二輪,即設立二輪投票制,便能解決問題。
普通會員
Louis
rbenabled
avatar
58.153.236.128
金錢: 25974.55
帖數: 21924
GP: 699
LV: 149
交易所:
橫眉冷看:衝擊行動多面睇

有前輩教導,一篇時評文章最好只寫一個觀點,我深以為然,每天都提醒自己該如是下筆,唯獨今日不然。近日網上有消息誤傳立法會將通過「網絡二十三條」,結果惹來數百人騷亂,更有人用硬物砸毀立法會大樓的外牆和玻璃,此事可論者太多,在下一時間竟不知該從哪個角度下筆,於是索性來個大雜燴,將所有想寫的都堆塞在一文之中,好讓我過癮過癮。

本欄一直強調,現代社會的年輕人多是打遊戲機長大,在遊戲世界中策動攻擊不必實際理由,事關一切都是虛擬的,只要虛擬一個敵人,大家就可打個不亦樂乎。今趟立法會根本沒打算通過「網絡二十三條」,年輕人衝擊大樓時也有立法會議員在場澄清,可惜沒用。就像小孩子在遊戲世界中說要摧毀外星怪獸拯救地球,即使美國總統在他面前澄清,說地球從沒受外星怪獸侵襲也沒用,因為打機的人多是為打而打罷了。這是第一個可討論的角度。

以往,我一直強調非法手段猶如一頭猛獸,你釋放牠去驅走犬狼,猛獸獲得自由後,你會反為所制。今日果然如是,佔領者可以用非法的方式堵路,別人也可以用非法手段去砸毀公物,別人勸佔領者不聽,佔領者去勸那些暴徒自然也不會聽,最後只會使雨傘運動進一步背離民意。這是第二個角度。事件拖得愈長,必然多生事端使民心愈失,故本欄仍認為政府不必急於清場,這是第三個角度。

第四個角度純屬本人猜測,因傳聞是次衝擊活動背後由激進民主派策劃,這一派素來以攻擊傳統民主派為目的,從而曲線幫忙政府。今次行動很多人不明所以,但試以此觀之,問題就會洞然明白了。
陳偉強 大學講師
普通會員
Louis
rbenabled
avatar
58.153.236.128
金錢: 25974.55
帖數: 21924
GP: 699
LV: 149
交易所:
相同中又有差異
【樓市Hot Talk】湯文亮 2014年11月21日

今次政府以投資者策略來應付佔中人士,可以說是相當成功,物業投資者的投資三字真言「等,忍,狠」,政府只是用了一個「等」字,已經令佔領人士的意志消沉,清場亦是指日可待的事。

柬埔寨人的口頭禪

現在,佔領人士反而希望政府快些清場,最好用武力清場,等他們有一個藉口撤退,換句話說,政府清場就變成佔領人士的下台階。我很迷惘,為甚麼有下台階的時候,佔中三子及雙學都不用,反而現在希望政府清場,我估計政府現在除了執行法院的禁制令外,其他地方暫時不會清場。

官員們仍然在等, 等到佔領集團彈盡糧絕,甚至內訌,學生們自動離場之後,政府才會清場。如果政府按這個策略進行,一定有不少人讚政府官員將「等」字發揮得淋漓盡致,甚至比物業投資者做得更好。如果有人問我,我只能回答,兩者將「等」字發揮大致相同,不過相同中又有差異。大家一定不明白我說甚麼,老實說,我自己都不明白,那是柬埔寨人的口頭禪,或者,他們都不知道為甚麼。

政府用「等」字訣,等到班佔領人士彈盡糧絕,士氣低迷,就可以以不費吹灰之力清場,不但擊倒佔領人士之餘,更加贏盡口碑,而物業投資者用「等」字訣,希望等到樓市下跌至某一個階段,才出手買物業,不但贏得白武士之名,倘若樓市回升,定必獲利不菲。

在這方面,政府與物業投資者的「等」字訣有相同作用,不過倘若佔領人士物料供應充足,士氣高昂,而樓價不跌,甚至長升長有,政府與及物業投資者的「等」字訣就失去作用,他們就會以不同方法面對這個情況。政府若按捺不住,認為不能夠任佔領人士無了期佔領下去,而用武力清場,在清場後,政府的管治威信便會受到嚴重損害,就算特首及其他主要官員下台亦不能彌補,所以唯一方法是無了期等下去,等到佔領集團彈盡糧絕丶士氣低迷的一天,亦即是政府別無他法,就算明知佔領行動損害香港經濟,是兩敗俱傷的,不過都一定要等。

物業投資者則有不同對策, 如果樓價不跌,投資者仍然是等,但由於借貸比率低,租金收入不但可以應付利息支出,甚至分期還本金亦可以,原則上投資者可以無了期等下去,不但不會損害投資者的經濟狀況,反而會愈來愈穩健。

倘若樓價再升, 投資者可以考慮逢三退一, 趁高價出售部份在組合內比較次要的物業,無論樓價上升抑或下跌,投資者的「等」字訣都可以發生作用,亦與政府的不同。

勿一本通書看到老

或者,是兩者相同中又有差異,莫講政府與投資者比較,就算投資者之間運用「等」字訣, 亦會有不同程度之分,輪到我們說:不能一本通書看到老。

活學活用:
1. 政府用「等」字訣,等到班佔領人士彈盡糧絕,士氣低迷,就可以以不費吹灰之力清場,不但擊倒佔領人士之餘,更加贏盡口碑,而物業投資者用「等」字訣,希望等到樓市下跌至某一個階段,才出手買物業,不但贏得白武士之名,倘若樓市回升,定必獲利不菲。

2. 當然, 如果示威者耐不住性子而訴諸暴力手段, 政府就理所當然使用武力鎮壓他們, 並且贏得民意。
普通會員
Louis
rbenabled
avatar
219.77.42.239
金錢: 25974.55
帖數: 21924
GP: 699
LV: 149
交易所: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注銷回鄉證的啟示及後遺症

【明報專訊】一些參加佔中的學生,包括學聯的主要人物,被內地注銷了回鄉證,人數多少未知。最近更傳來報道國泰航空一機艙服務員亦因佔中,在上海被拒入境,即時要回港。究竟這些注銷回鄉證事件有何啟示及後遺症?
當日機場一役,最令人注目是學聯三子在被通知回鄉證已被注銷,一面錯愕、不能置信的表情。更有學聯B隊,知道消息後,未有試關,自行離去。及後周永康說會集體試關,看看有多少佔領參加者回鄉證被注銷,但似乎沒有反應。

到了國泰航空機艙員被拒入境,參加佔領行動之嚴重性,似乎才表面化。先論啟示,後談後遺症。

首先,香港有少數政圈人士沒有回鄉證,大家都認知為政治理由,最近,個別人士受邀請上內地與京官見面,更獲批單次通行,被視為破冰之舉,但何時才完全恢復,仍屬未知之數。

在另一層次,大家離港赴美,在訂機票時已要將身分及旅遊證件資料上傳(或旅行社代辦),此乃美國反恐下的措施,是國家安全防線。任何不准入境人士(不管閣下自覺無辜與否),不會在美國境內被阻,而是航空公司不讓上機。大多數香港人自問行得正,企得正,所以不以為然,更未必特別留意。

美國及其他國家這種做法只是免卻麻煩。嫌疑人物免入境,不是怕任何人,只是跟蹤一個入了境的疑人所花人力物力不少,除非想逮捕他,否則何必為自己帶來麻煩?損失的是國家還是個人?自己想吧!

學聯三子回鄉證被注銷,是否屬於政治處理?當局迄今未有明言。但是,參加佔中活動學生被拒入境的人數愈傳愈多,加上國泰機艙員事件,內地把佔中視為政治事件,還是國家安全問題,看來,後者的可能性愈來愈高了。

分別為何?政治事件只屬內地與香港之間。但一涉及國家安全,國際防恐安全系統之互通及精密,自覺無辜但被牽涉在內者,長期被監察已是小事,要脫身更不知從何說起。再論下去已脫離分析文章規範,按下不表了。

港人視若無睹全不敏感

為何有此推斷?首先在佔中之前,某些港人以「香港大晒」心態,想做乜就做乜,已經引起了內地有「港獨」質疑。內地傳媒更曾把「港獨」提升到與台獨、藏獨、疆獨相提並論,甚至稱之為四獨。只是香港人一直視若無睹,全不敏感。

在佔中前後,中央對佔領行動的認真看待及處理,毋庸置疑。不過,佔中人士在吸引到國際傳媒讚許,及一些外國政府點名支持後,自我感覺良好,加上支撐的本地傳媒歌頌追捧,但求留住及吸引更多參加者,目光只放在金鐘、旺角及銅鑼灣,內地的反應,尤其是定性佔中為「顏色革命」同類,何曾放在眼裏?

這已經不再是來句港式「玩吓啫,使乜咁認真」,就可以一如既往,在政治姑息氣氛下又逃過一關。

另外有幾點值得一提:

50多天的佔中非常公開,自拍人拍放上網絡「晒」的,加上傳媒英雄性的追捧報道,實在多不勝數。高登巴打人肉搜索都那麼容易,在港在內地的要找出積極參加者的身分及證據有何困難?

未來的禁制令行動中,或其他情况下被捕者,不被視為積極參與佔中者,難矣!

沒有了回鄉證,有何後果?有人說:「最多咪唔返大陸旅行,只去美歐澳日韓泰」!假如閣下是上層中產人士,已達或接近退休的有產之人,當然可以!不過參加佔中的多是二三十歲年輕人及學生,情况又如何、有何後遺症?

今天香港,尤其是大學畢業生,無論準備在外資、港資或中資企業工作,公司十有八九都和內地有些關係或來往,難免經常或間中需要內訪。是否有刑事案底當然要上報,但是見工時,如何剖白自己因某些理由,不能上大陸?對個人有多大影響,自己想吧。

不說又如何?瞞得就瞞,到時才算,是否又可以過關?也是自己想吧。

香港是否沒有不需北上的工作?這倒不是,保安飲食及服務業工作不少,但似乎都是基層崗位為多。進入稍高的管理層,不能北上肯定是阻礙,這是事實!現實生活中,香港人因國家安全理由或其他,回鄉證被注銷,前途上的後遺症一定有。

也許有人會怒氣冲冲地指摘,是否不需討論注銷回鄉證是對是錯?大家當然可以隨便討論,甚至聲討,但無論你說什麼,在分析之下,怎也不會改變被注銷者要面對後果這事實!

注銷行動是否「靠嚇」?

至於內地這次注銷行動是否「靠嚇」,牽涉有多闊,是否會持久,讓我引述內地《環球時報》一篇社評中的一段,給大家參詳:「……促成『這樣的事(佔中)再也不能在香港發生』的共識,不單要令佔中失敗得毫無懸念,而且要作為一個醜陋的標本掛起來,警示未來的激進分子。」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至於大家可以做什麼?我的建議如下:假如你是曾有所行動的佔中支持者,未來數天找個機會上深圳,看看你的回鄉證有沒有問題。一來求安心,二來何必諱疾忌醫,弄清楚自己情况才為上策。

無論你的結果如何,跟着來應做什麼?亡羊補牢,未為晚也!留不留在佔領區,自己想吧!

周融

一定要激進佔中成員特別是青年學生付出慘痛的代價,永遠禁止這樣的人進入中國大陸。

既然他們和她們要自絕於國家, 自絕於民族, 又有英美等西方國家承諾收留撫養, 禁止這樣的人進入中國大陸應該是順理成章皆大歡喜的事件!
普通會員
Louis
rbenabled
avatar
219.77.42.239
金錢: 25974.55
帖數: 21924
GP: 699
LV: 149
交易所:
艾倫張·發表最多回應的人·自僱人士員工
從阿拉伯之春到烏克蘭內戰,美國人的多少罪惡,其實就是假手學生之名。

Sylvia Chan · 發表最多回應的人
你們是香港永遠的恥辱!
偽民主暴徒!
無法無天,罪大惡極的破壞王,殺人不見血.
以雨傘作武器,作盾牌; 以口罩保鮮紙作保護/掩護,偶然戴上頭盔.挾交通要道,以號令天下;挾民生勒索政府;以網絡手機發號師令,並用手機強光 施行冷暴力;

揮動民主旗號操控傳媒;

以受迫害無助姿態,掩飾暴行;揭發者反對者均被譴責、指控、侮辱攻擊;更不停涂毒新生代,思想植入:警察是壞人,A貨公民抗命,逢中必反的歪理.
天怒入怨,更斷送幾百萬港人,以 至十三億中國人的民主路!

Allen Zhang · 發表最多回應的人· 自僱人士員工
記得有一位香港富商說的對,這些鬧事的青年人中,絕大多數會回復正常的人生,但是也許1%的人,極端主義著,那些上過時代封面的所謂旗手,永遠也不可能恢復到先前的生活了,他們面對的絕對是被邊緣化,悲催的餘生。
普通會員
Louis
rbenabled
avatar
219.77.42.239
金錢: 25974.55
帖數: 21924
GP: 699
LV: 149
交易所:
坦言集:守法才是法治

甚麼是法治?戴耀廷與學聯等人說守法不是法治的全部。那麼說,不守法也算是法治的一部分嗎?這絕對是歪論,有何根據?假若可以不守法,法治的法與治從何建立?不守法也不違反法治,這屬矛盾的對立面,戴耀廷等又不懂辯證法,怎樣來對立而統一呢?

他們說不守法,因為還有公義因素,等於說公義相等於神,法治的法不守,是為了遵守神一樣的公義。即使相信公義等於神,耶穌不也說過,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祂仍然甘心走上被釘十字架的刑場,不作爭辯、抗拒,不是不守法,而是守法。戴耀廷是信教的,難道他們入教時,牧師或神父沒有教導他們嗎?

宗教可信不可信,關鍵是你信不信這個神,而神又是虛無縹緲,不能證實。戴耀廷說的公義,是甚麼公義?誰說的公義?這就變成黃巢起義、紅毛起義,自己立一個神來擁護自己的起義,反政府、不守政府的法,但戴耀廷等是揭竿起義嗎?

法治是長年累月由許多人討論妥協形成的體制,不受一人一事一時隨意歪曲,所以法治才是公義,是相對公義,故可長期延續發展,維持社會穩定,推動社會發展。戴耀廷的公義、學聯的公義、學民思潮的公義、泛民的公義都是假的,既說不清楚,也沒有公信力。為甚麼社會要將他們個人的公義變成與法治的公義分庭抗禮呢?教法律的亂說要不守法,做牧師的不知耶穌教訓,教社會的不懂批判自己,做學生的不懂學習思考,這便是香港的亂局!

陳文鴻
普通會員
Louis
rbenabled
avatar
219.77.42.239
金錢: 25974.55
帖數: 21924
GP: 699
LV: 149
交易所:
滴滴金:緊盯學聯學民思潮

暴徒以「佔領」升級之名,午夜衝擊立法會。「和平」佔中及泛民立法會議員先後發表聲明,譴責暴力,並與暴徒劃清界線。事實上,他們旨為卸責:「和平」佔中搞手欲卸衝擊刑責;泛民議員則欲避免下次選舉遭窮追猛打,導致選票流失。如斯全無承擔表現,再次證實靠書生領導造反難成事,亦加深泛民窩囊廢印象——空談民主,一事無成!

更值得關注的是學民思潮及學聯的回應。學民思潮黃之鋒對暴徒衝擊回應是「感到困惑」,卻沒「譴責」。他批評衝擊者撞爛立法會大樓玻璃後即逃去,沒留下來承擔公民抗命應盡責任。

學聯回應亦如是,只譴責發動衝擊者以虛假消息煽動群眾加入。被問為何不譴責暴力,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整個行動非以傷人為目的,符合非暴力原則。

學民及學聯皆沒與衝擊者劃清界線,前者只要求再有行動時預先通知,後者則表示可改善溝通空間仍多。他們的回應明顯比「和平」佔中及泛民更有承擔,但同時顯示比他們危險得多。回應字裏行間或已暴露他們知道發動衝擊者是誰,只是未被預先知會!學聯認為衝擊符合非暴力原則,或暗示他們以「和平」之名發起的行動,出現同樣場面絕不出奇。況且,衝擊佔領立法會等同港版「太陽花學運」,或早在他們腹稿內,那豈會譴責別人衝擊立法會?

黃之鋒稱,以公民抗命之名犯法,只要事後自首承擔責任,就是尊重法治。此乃顛覆道德的危險思維:你殺人稱是公民抗命,是否只要事後投案自首,就是尊重法治?

勞永樂
普通會員
Louis
rbenabled
avatar
219.77.42.239
金錢: 25974.55
帖數: 21924
GP: 699
LV: 149
交易所: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羅范:朋友說不怕共產黨怕了年輕人 (09:23)
指學生領袖是精英 問題出在師長引導

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說,有朋友跟她說最近多了人移民,他們不是怕共產黨,而是怕了年輕人,她聽了很「心噏」。

身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羅范椒芬早上出席港台節目時表示,朋友說害怕目前這些年輕人將來當權,社會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她說朋友並未告訴她為何會這樣想,但她估計可能因為年輕人表現出不聽意見、只有自己才對的態度有關。

不過,羅太說自己不同意這種看法,因為現在參與佔領的只是年輕人的少數,即使佔領現場的青年領袖亦都是精英,他們考到很好的學校、成績好,是有思想的,故她認為問題不在他們,而在成年人,包括父母、老師和社會人士如何引導他們。
(即時新聞)
訪客
Guest (IP: 3.234.208.66)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62.6ms (Q=7 + R=4) @ 2020-2-27 05:00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