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9.79.219.203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一帶一路”是中國版馬歇爾計劃? 人氣: 617 回覆: 0


絲綢之路令人回想起那段輝煌歷史:曾經,各港口與城市由貿易相連,推進了各國人民與文化交流。如今,中國正尋求推行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希望與鄰國恢復這種古老的貿易聯繫,把這條貿易之路從南向北,一路延伸到地中海東部。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一年前,他呼籲復興2000年前的陸上絲綢之路以及稍後出現的海上絲綢之路,作為實現“中國夢”的舉措之一。

過去兩個月,中國增加投資以支持這一宏偉計劃,包括成立一家銀行和設立一個新基金,並計劃投資數十億元,與絲綢之路沿線新興國家在基礎設施和工商業方面加強合作。陸上絲綢之路將穿過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伊朗,終點位於奧地利;而海上絲綢之路將把中國多個港口與比利時安特衛普港連接起來。

根據“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帶一路)計劃,中亞和南亞將建設公路、鐵路、港口和機場。

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表示,“一帶一路”若能付諸實施,沿線國家人口和經濟總量將分別佔全球的逾六成和三分之一。

理論上,該計劃對中國和中國企業、以及渴求投資的鄰國都很有吸引力。但實際上,由於外界猜疑中國存在政治野心,加上沿線各國民眾情緒各不相同,該計劃實施時可能遇到不少障礙和曲折。此外,也不可忽視各國之間在地緣政治方面的競爭。

分析師認為,對中國有利的一面是:中國可借此機會利用其嚴重過剩的產能,實現投資多樣化,同時尋求在區內發揮政治影響力。

西北大學校長兼絲綢之路研究院院長方光華表示,絲綢之路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有助於中國更好地利用近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並為其增值;此外還可以為許多國家提供所急需的投資。

馬歇爾計劃原本是美國1948年推出的財政援助項目,旨在推動二戰後西歐國家的發展。該計劃以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喬治•馬歇爾(George Marshall)命名。

方光華說,中國許多地方即將達到產能上限,需要新的投資領域。多年來,中亞和阿拉伯國家一直被投資者忽視,所以那裡有很大的投資和發展空間。

國有媒體報道稱,哈薩克斯坦、柬埔寨和老撾等國官員已表示支持中國的絲綢之路計劃。

方光華指出,中亞現在的經濟總量相當於中國30年前的水平。中亞地區自然資源豐富,國際貿易日益增多,意味著當地很多商業領域都存在大量機遇。

今年10月,中國與其他20個國家簽署諒解備忘錄,一致同意成立資本金為500億美元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以滿足地區基礎設施的資金需求。此舉極能配合各國需要,因此中國在區內的競爭對手印度、以及另外兩個與中國存在南海主權爭議的國家越南和菲律賓,都在20個簽署國之列。

上月,習近平宣布中國出資400億美元成立新的“絲路基金”,為有助絲路沿線國家加強聯繫的項目提供資金支持。

上海社科院中亞問題研究員李立凡認為,這一策略說明中國已放棄不與他國結盟的立場,轉為採取“睦鄰友好”的外交政策。

他說,新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將西歐和東亞國家連接起來,而這些國家本身經濟已很發達。但在絲綢之路的中間,則是一整片“下陷區”,政治不穩定、經濟薄弱,但有巨大潛力。

他補充說,新絲綢之路也將帶動中國西部貧困地區的經濟增長,尤其是形勢動蕩的新疆。

他說,新疆將成為重要的橋頭堡,因為新疆的一邊是與其存在文化聯繫的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等國,另一邊則是經濟富裕的中國東部地區。

但有分析人士認為與中亞鄰國建立聯繫並不容易。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S.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國項目研究員張宏洲表示,鑒於這些國家之間的信任度“極低”,多邊合作方式可能無法取得預期成果。

他上月發表文章,稱中國不應把精力放在需要許多國家參與的大型項目上,而是應該與個別國家單獨發展雙邊關係,最好先從小項目入手造勢,然後再找機會連點成線。

他強調必須要考慮俄羅斯的利益,因為儘管中國影響力不斷上升,但中亞仍被視為俄羅斯勢力範疇。

還有分析師擔心中國的主導優勢日益明顯。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圖哈薩克斯坦管理經濟戰略研究院(Kimep University)中亞研究中心主任納爾吉斯.卡森諾瓦(Nargis Kassenova)接受彭博採訪時表示,中國實力過於強大,中亞國家擔心將徹底受制於中國。他又表示,各國很難拒絕中國的示好,但都不願全盤接受中國的崛起,只想在經濟上受益。

中國國企並未因此猶豫。儘管有可能遭到當地社會抵制,但國企仍蜂擁而至,爭相把握新機遇。

國有建築公司新疆北新路橋集團總經理張傑說,該公司積極參與AIIB和絲綢之路基金支持的項目。

2003年,北新路橋集團承接首個海外建設項目,在七個國家建設公路和建築,包括蒙古、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阿富汗和柬埔寨。

張傑說,該公司認為推動鄰國發展有助改善新疆社會穩定,並向商務部提出這一看法,希望能夠因絲綢之路這一全國性計劃而受益。

該公司每年有12億至15億元收入來自海外項目,而且預計海外項目收入還將增加。

張傑說,新疆鄰近國家基礎設施極為落後,只相當於中國1980年代的水平,因此海外項目潛力巨大。

以廣東為基地的華為集團17年前進入中亞市場,目前已是該地區主要電信設備供應商。

該公司表示,作為一家全球性的民企,該公司不會直接受益於中國政府的投資計劃,但隨著相關地區經濟發展,當地對電信服務的需求將會提高。

華為負責中亞和高加索地區的通信主管趙曉斌說,中國在該地區大力投資,加上人民幣走強成為國際貨幣,都將推動該地區經濟發展,也有助中國與該區各國加強交流。

他說,該地區各國的新一輪發展,將令當地對信息和通信技術基礎設施產生新的需求。華為未來將有很多機遇。

趙曉斌還表示,政治穩定對於經濟持續繁榮至關重要。過去五年,中亞各國平均經濟增速超過6%,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倍以上。

或因絲綢之路計劃受益的大型企業有中工國際工程公司、中材國際工程公司和中國鐵建公司。

河南中拓石油工程技術公司哈薩克斯坦分公司負責人喬成虎(音譯)說,越來越多中企在哈薩克斯坦建立分公司,既有國企也有民企。有的公司從事公路和電廠建設,有的從事採礦和石油勘探業務。中拓石油從事石油和天然氣管道安裝業務,他對該公司前景表示樂觀。他說,該地區管道安裝行業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市場龐大,該公司將大有作為。

他還表示,將來會出現越來越多中企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資項目,自然就會有更多油田,因此石油管道安裝行業的機遇也會更多。

但像另一些人一樣,喬成虎也對當地一些國家收緊有關規定感到擔心。這些規定主要就海外僱用中國工人的人數設限。

他說,中國工人向來很難獲得簽證,而當地工人往往脾氣暴躁、工作表現不達標。工人之間難免會發生衝突。

杭州智能電表生產商華立儀表集團十年前在烏茲別克斯坦成立首家合資企業。該公司總裁郭峻峰說,儘管該公司已建立起一個規模相當的市場,而且過去十年成立了第二家合資企業,但貨幣兌換問題一直是該公司在中亞進一步擴張的障礙。

他說,貨幣兌換嚴格設限,公司最多要等一年,才能把烏茲別克斯坦貨幣蘇姆換成美元。

他說,像華立儀表這樣的民企不太可能爭取到大合同。雖然民企往往更加靈活,也更有能力開拓海外市場,但很少能得到國企那樣的合同。

新疆北新也面臨類似問題。張傑說,雖然該公司與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有同樣的文化背景,氣候和飲食習慣也相同,具備一定優勢,但該公司是新疆本地國企,很難與中央直管的大型國企競爭。

他說,大型國企往往率先得到利潤豐厚的合同,而該公司只能等待這些國企轉包部分工程。

他說,公司唯一希望的是,無論是中央直管企業或像該公司這樣的地方國企,中央政府能對所有企業一視同仁,提供同等的機遇。

新絲綢之路的目的地雖然壯麗,但走在這條路上的旅人似乎並非全都一帆風順。
訪客
Guest (IP: 3.94.202.172)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5.1ms (Q=5 + R=5) @ 2020-2-24 04:10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