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david395 (大da)
rbenabled
avatar
223.19.179.171
金錢: 10518.35
帖數: 3659
GP: 2978
LV: 61
交易所:

出口的米路 人氣: 1952 回覆: 0


日本米去年的出口量,比前年激增四成五,其中香港人的吸納量名列前茅。「日本米大受香港人歡迎,也嚇我一跳呢!」在官方公布數據前夕,在香港賣日本米的米所所長已從個人經驗感受到。要令吃泰米大的港人轉吃日本貴米,絕對比要拳霸粉絲轉投貴花田的懷抱難。為何 30 歲由白領轉行賣米的所長做得到?成功開拓米路,不是因為他姓「出口」,而是他能令消費者信服,花 5.5 元吃一碗日本飯是物有所值。

下午 4 點,要送貨的米都已送出,剩下來的一粒「米」在空中打筋斗。道場是紅磡工廈某個單位。徒手令「米」字翻騰的,不是貴花田,而是自稱「三代目」(第三代)的「俵屋玄兵衛」店主出口友洋(下稱「出口」)。

「看得出來嗎?」身高六呎的鋼條男,將傳單上的公司 logo 挪移一下角度,「它像個『米』字,還是一個包含了 4 個米兜的符號……」原來「米」字翻了 270 度再扭 45 度。

以「米」字開場的 120 分鐘對話中,一個日本人在香港開墾「米路」的幕幕片段,就像一粒粒「脫殼」中的日本米,香味流瀉。

將糙米脫殼的工序,稱為「精米」(磨米)。32 歲的出口,是第一個將相等於一部汽車價錢的精米機輸來香港,再以新鮮磨好的日本米解同胞思鄉之苦的日本人。

以「三代目」自居,以為他是子承父業,原來賣米的是他的伯公,他爺爺和爸爸都做土木工程生意,而他,自小就希望將來擁有自己的生意。為了裝備自己,他大學畢業後,加入了一間涉臘面廣的顧問公司; 06 年,他給一間日本時裝企業羅致並派駐香港。轉職前,他曾駐上海工作,來港後,很快就證實腳底下是一個創業的理想城市。

「香港不像上海和日本,即使沒有人脈,即使只有一蚊,都可以創業。好與壞,甚麼都寫在法律上。香港人消費文化也和日本接近。」

當年一起來港的,還有他的新婚妻子。頭 3 年,他一邊打工儲錢,一邊不斷比較「甚麼是香港無,日本有」。因為老婆的住家飯,「叮」一聲令他發現了「米路」。

吃飯的難題

「老婆在家煮日本菜,自然想吃日本米。在日式超市買到的品種多,但煮出來不好吃,整頓飯給糟蹋了。飯不好吃,便提不起精神,住在香港的日本人,也和我有同一想法吧。那就賣真正好吃的日本米啦!」

據說,日本米變得不好吃,是輸出前脫糠變成了白米,運送存放期間「酸化」使米香溜失。所以,出口要賣的,是在港新鮮即磨的日本米。

當他帶着老婆和大計回國見家長,卻重遇他發現商機時的同一問題 —— 吃飯的問題。

「辭工前,跟父母和外父外母交代去向。我的父母舉腳贊成,叫我加油;外父外母卻擔心問:『你們生活得來嗎?況且身在海外……』」

「我老婆的父母、祖父母、兄弟姊妹都是公務員,安定比挑戰重要。打工,每個月一定有糧出,但生意失敗了,收入就沒保證。作為父母,最不想見到女兒嫁了卻不幸福吧!況且一般日本人都認為,妻子幸福不幸福,由丈夫有多努力而決定……」

幸好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加上有精密的部署,出口最後還是說服了外父外母。

米的大測試

當然,外父與女婿,妻子與丈夫之間,無論哪種關係,彼此都存在信任與交託。

09 年,出口為取得日本食米達人的認可資格(這樣才能取得消費者信任),返日參加「米食味鑑定士協會」的檢定試。戲肉是大會從 250 種日本米中,抽出 6 種給應試者試味(blind tasting)後,指出米種和食味。考試一年一度,出口志在必得,事前在港日兩地搜羅二三十種大熱米種,用味覺一一記認。

考試過關,掌握了嚴選靚米的專業知識;下一步,就要購買機器。驟看十足洗衣機的精米機,只有幾粒按鈕,但兩粒磨出來同是白色的米,味道可以千差萬別;磨米的力度,必須按當日溫度和濕度調校。要判斷準確,全靠從過百次錯誤中累積的經驗。開業前一個月,出口花了約 50 公斤糙米即磨即煮即試,每天與 3 個員工(包括出口太太)當午飯分甘同味。

30 歲,是出口眼中的「人生分水嶺」;在日本,也是投身某些大企業的尾班車期限。選擇 30 歲前創業的出口,訪問時一臉士氣高昂;談夢想,不會不着邊際,語調也毫不曖昧,時間表相當明確,但每走一步,他都小心翼翼,因為他知道即使是一粒米,一旦給客人的味覺否定了,便等於 total loss。

穩紮能起飛

為了確保「精米」的質素,出口在開業前一個月,先找來 8 位日本友人幫手。

俵屋最初誰也不認識,8 個在香港認識的朋友先充當客人,「由他們用電話或上網訂米,到我們處理柯打、磨米、包裝、送貨上門,都要確保全程沒有出錯。」

一個月後,一切熟習了,出口便向同胞敲響鑼鼓。結果,米所由最初的 8 個客人,增長至第 2 個月 23 個、第 3 個月 173 個。在 09 年底,他更開拓香港人客路;目前,在過千名顧客中,香港人和日本人的比例接近平手。

在景氣的消費市場,一直流傳這樣的法則:只要是優質貨,不管多貴都會有銷路。就是這樣簡單嗎,所長?

「不,如果你光告訴顧客:『這是日本米,高價,但美味喲!』是不夠的。」

「如果不按照我們建議的方法煮,煮出來隨時跟一般米差不多。」米所的客戶服務大員補充。

「他們買,不是因為貴,而是知道為甚麼『精米』好吃,跟超市貨又有甚麼不同,以及如何煮更好吃。」所長相信。

吃米需啟蒙

在所長的字典裏,「啟蒙」是引起需求的關鍵詞,也是他作為米之達人的使命。 除了隨米附送「煮飯」說明書,他也義務到中學講授日本米文化。今年,他打算把道場伸延到街舖,讓逛街購物的香港人,直接接觸不同日本米種的顏色和氣味,與他對話。

當然,沒有甚麼比米已成炊更有說服力。故此,出口計劃今年開一間以日本白飯為主角的日本料理店。

「客人吃過好吃的話,自然會問我是甚麼米、如何煮才好吃。對話中,客人就會受到啟蒙。料理店和米店,也相輔相成。」

出口打算賣的白飯,不但要以「米之達人」的煮法來煮,更要像出口太太一樣,以明火煮出來。

「我老婆見我賣日本米,想更好吃,便用鍋來煮,且可乘機把米試真。用明火煮飯很辛苦,但比電飯煲的好吃得多,我都是第一次吃。」

出口太太,果然是賢內助呢!

「當然是。」丈夫以至高無上的敬語回應道。

在香港地創業,出口直認有過不安;因為太太緊緊相隨,所以他能勇往直前,走出一條康莊米路。

撰文:涂三津
系列名:蛻變系列5
訪客
Guest (IP: 18.207.254.88)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26.5ms (Q=14 + R=5) @ 2020-6-6 03:25 A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