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64.120
金錢: 153917.25
帖數: 157942
GP: 3287
LV: 398
交易所:

無水 無 無餐廳 亞視留守員工最後歲月 人氣: 637 回覆: 0


2016-02-17 NM

尚有一個多月便壽終正寢的亞視,進入彌留狀態,原先主要投資者王征已申請亞視清盤。新投資者司榮彬多次發放有糧出的消息,至本周一卻仍未向全體員工發放十二月及一月的薪金,新聞復播無期。

連日來,不斷有員工離職執包袱,據員工透露亞視去到山窮水盡,不但餐廳已結業無飯開,就連升降機亦停止運作要撐樓梯,蒸餾水也所餘無幾,儼如死城。

亞視五十九年來經歷興衰,即使走到盡頭無糧出,仍有小部分員工甘願留守到最後一刻。本刊訪問了其中兩名「死士」,剖白他們在亞視的最後歲月,有人捱騾仔累積百多日假無放過,料最終凍過水;有人為亞視付出五十多年努力,婚也不結,只因一個「情」字。

等了又等,亞視員工許下人人有糧出的新年願望,最終只得部份成真。農曆新年前,司榮彬一直聲稱積極撲水出糧,上周六亞視終向數十名發射站及控制室員工發放十二月薪金,但至本周一仍有部分員工未獲十二月薪金,全體員工均未獲發一月薪金,如此「擠牙膏」式出糧手法,令員工大感氣憤和失望。

有員工向本刊提供相片,可見位於大埔的亞視總部內,唯一的外判餐廳在已關門大吉;另外全公司的升降機均停止運作,員工每日需最高行五層樓梯,而剩下的蒸餾水亦不多,飲完後隨時無錢添購。

「大埔工業村附近無餐廳,現時唯有坐穿梭巴出去食或叫外賣,或者帶飯返公司食;行樓梯當做運動,但有些女同事着高跟鞋就比較慘。現在無乜清潔工返工,部分樓層的廁所索性關閉埋,但不算好污糟,因為公司得番好少人,大家都好自律。」該名員工無奈地說。

就記者所見,連日來不時都有亞視員工執包袱走,但據知由於人事部所有員工已劈炮,公司無法統計離職人數。有亞視高層估計,目前公司只剩二百多名員工,大部分視乎這幾天的出糧情況,隨時準備辭職。對比亞視在林百欣全盛時代的二千七百多名員工,及四百多名藝員,實在相形見絀。

睇亞視大實習做起繼續留守的員工中,包括負責向傳媒解畫的亞視公關及宣傳科高級經理黃守東。近日他上鏡和見報率還多過亞視藝人,縱使公司拖糧至今,他仍選擇留守到最後一刻。「糧未出齊,做了咁多年累積了一百三十日補假未放,這三年都無放過年假,足足有三十六日咁多,近年咁多事發生,根本無辦法放假,回想起來都怪自己咁蝕。」他接受本刊接受時苦笑說。

三十一歲的他,成世人只打過亞視這一份工,「自小睇亞視大,《我和殭屍有個約會》、《南海十三郎》、《包青天》這些劇集陪件我成長。長大後讀樹仁新聞系,○八年入亞視公關及宣傳科做實習,翌年畢業正式加入亞視,覺得好奇妙,由主任逐級升到現在,轉眼就七年幾。」為了一份外人難以理解的亞視情,他未想過離開。

他猶記得當時見工第二次面試,正是由亞視前執行董事葉家寶接見他,「他好忙,揭開我份CV翻到實習評分,只問了一句『你係咪好想做呢份工?』,就請了我。」近年亞視欠薪、轉老闆等負面新聞不絕,他頻頻與葉家寶拍住上出庭和見傳媒,「好欣賞他迎難而上的精神,要學習他的謙厚和親和力,他臨走前也跟我說『當年無請錯你』。」

眼見近年亞視拖糧問題嚴重,黃守東身邊不少朋友都力勸他辭職,即使過往有三、四間公司向他挖角招手,他都一一拒絕。「去年四月政府宣布亞視不獲發牌當天,已經有人挖角,但我感謝亞視多年來的栽培,不想在公司有危難時離開,咁好無道義。」他續說,處理危機正是公關的責任,因此視之為學習機會。

「好多人話如果我走,無人會怪我,但我不忿氣,偏偏想試吓自己做唔做得來。」無糧出的日子,黃守東用過往的積蓄過活,幸好單身的他無需供樓交租,負擔不大還頂得住。面對眼前亞視的巨大難關,這個亞視迷透露,他每天返工前都用經典劇集《天蠶變》的主題曲激勵自己:「膽小非英雄,決不願停步。」

舊老闆豪派利是在留守亞視的員工中,黃守東屬少數的年輕「奇人」,論最老資格,則非在亞視打工五十四年的高級節目執行主任程啟光莫屬。七十三歲的他,十九歲已加入亞視做影帶運輸助理,負責從外國片商訂購影片,去年則調到新聞部工作。

作為老臣子,他見證了亞視多個朝代,對早年的老闆評價尤其高,「邱德根沒半點架子,對員工好好,有次同事犯錯主管要炒他,邱生鼓勵他不要重犯,仲保住他,好有人情味。」他憶述,每逢農曆新年,邱德根都會向員工派發遠東銀行五元或十元的代用券,「排幾多次隊都得!」

至八十年代末,商人林伯欣入主亞視,外界盛傳他孤寒,但程啟光卻認為他十分豪爽,派利是金額高達五百元。「那段時間是亞視最風光的年代,他向隔離台的藝員挖角,最記得當年在會展包場睇放煙花。」他說。

大半生奉獻給亞視,沒有結婚的他已視亞視為家,即使無糧出他也不願離開這個家。「現在是亞視最低潮,見到咁多同事走,好欷噓!不過亞視係我的家,無論點家道中落,我都會留守。」但他坦言,對投資者未能支付薪金感失望,「打工仔出糧係天公地道,希望他們盡快解決問題。」

司榮彬尚未成股東目前亞視無錢出糧的關鍵,在於司榮彬撲水不成,一度有傳他與新投資者洽談籌三千萬元出糧,唯至今尚未成事。近日他偶有現身亞視,年廿九甚至向員工派利是,據知金額有三百元。

身為山東商人的他,去年九月從前股東黃炳均手上,購入百分之四十一點六六的亞視股權,但有亞視高層向本刊透露,原來有關交易尚未完成,司榮彬根本未有股東的名份,「日前他同管理層開會時曾反問:『你們有冇見過老細,連股份都未有,已經不斷出錢?』」

消息人士透露,由於王征並非香港人,一直由黃炳均代為出面持股亞視,前年亞視另一股東蔡衍明控告王征違規操控亞視,法庭宣判黃炳均需出售持有的百分之十點七五股權,「王征和黃炳均一方覺得政府玩他們,於是唔肯再出錢,但蔡衍明同時覺得過去五年亞視被玩到爛,又唔肯出錢。最終司榮彬去年簽下股權轉讓書,但通訊事務管理局一直未批。」

通訊辦發言人回覆本刊指,當局多次催促亞視提供進一步的資料和釐清當中的細節,惟亞視至今尚未提交所有相關資料,根本無從進一步處理其股權變動申請。距離亞視正式釘牌僅餘一個多月,政府對於這個爛攤子似乎亦不多理會,亞視分分鐘爛尾收場。

倘清盤欠薪或凍過水

農曆新年前,亞視原有投資者王征以主要債權人身份,申請亞視清盤,法庭排期於四月十三日審理。大律師陸偉雄表示,若法庭最終頒清盤令,隨即會由臨時清盤人接管亞視,可變賣劇集、新聞片等資產,「首先要畀錢臨時清盤人,第二要還錢給有抵押債權人,應該就係王征,接着才到員工,然後是償還政府欠款等,不可以將全部資產賠晒給員工,有上限的。」亞視去年為撲水出糧,已出售近六百套粵語、國語及潮語長片的版權,又賣地場賣器材套現,手頭上的資產已賣得七七八八。據了解,亞視欠王征約九億元債務,另拖欠政府逾一千萬元牌費,以及尚有四十三萬元罰款未付;換言之,清盤後員工可袋番的欠薪可能無幾多。

由於亞視尚未發放十二月及一月薪金,近日不少員工包括蔡國威、袁潔儀等藝人,已引用《僱傭條例》10A條自動遣散。消息人士透露:「好多去年用10A的亞視員工,好快已攞番欠薪,但今次情況好嚴峻,唔知幾時先攞得番。」

陸偉雄指,員工可申請破產欠薪保障基金,但將來如公司發薪後需交還款項。根據破欠基金的安排,申請人最多可獲墊支三萬六千元欠薪、二萬二千五百元代通知金、五萬元遣散費、一萬零五百元未假期薪酬。「其實員工本身亦可申請清盤,但要鬥長命以年計。」陸說。

撰文:陳念慈︱攝影:楊耀文、董立華︱設計:章可儀
訪客
Guest (IP: 52.91.90.122)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7.1ms (Q=5 + R=5) @ 2018-12-14 09:34 A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