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53956.70
帖數: 159555
GP: 3287
LV: 400
交易所:

[貼圖]楊向陽 人氣: 1922 回覆: 6



      
        [size="3"]    
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53956.70
帖數: 159555
GP: 3287
LV: 400
交易所:
我愛abbychau
此廣告由abbychau所買。想在這裡下廣告嗎? 請按我
http://www.tsinghua-sl.org/llb/a ... ateid=39&NewsId=231
楊向陽:畢業於清華大學應用數學系,獲碩士學位。深圳源興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總裁。
    ■評語:深圳創投界的傑出代表,在創新生物醫藥領域先後參與創辦深圳市源興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賽百諾基因技術有限公司、深圳市海普瑞藥業有限公司、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近十家生物醫藥高科技企業。
    獲獎感言:把這次獲獎當做母校給我的又一次教育,爭取今後有更大的成就,真正感動深圳。
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53956.70
帖數: 159555
GP: 3287
LV: 400
交易所:
http://tech.sina.com.cn/it/2008-02-01/01132009447.shtml
大學同學談楊向陽:敢於冒險

  40%股權交割完成後,楊向陽將如何參與管理聯想移動以及對聯想移動有多大影響還不清楚。但這一筆投資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無疑是一次冒險。

  聯想集團公佈的歷次財報數據顯示,聯想移動最近五個季度的營收分別為1.66億美元、1.46億美元、1.26億美元、1.22億美元、1.08億美元,呈逐季度遞減趨勢,且2007年扣除稅及特殊項目後巨虧1.33億元。從更高的角度看,整個手機終端廠商,除了極其個別的國際巨頭外,大多數廠商的日子並不好過,且這一行業的前景似乎並不明朗。

  如果弘毅投資是因為同屬聯想系而不得不接這個包袱的話,楊向陽則是自願上了一條冒險的船。

  「冒險,他上大學時就喜歡這樣」。新浪科技輾轉聯繫到的一位28年前(1980年-1985年)楊向陽讀大學時的同班同學胡曉東說。胡曉東目前是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應用數學研究所的研究員。

  新浪科技詢問胡曉東,他印象中,楊向陽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胡曉東吐出的第一個詞是「豪爽」,第二個詞便是「敢於冒險、敢闖」。為了說明楊向陽身上擁有的冒險精神,胡曉東還主動舉例說,「有一年楊向陽看到有機會就去貴州開礦,去的時候躊躇滿志,回來的時候連車費都快沒了」。這些小故事,楊向陽都拒絕評論其真實性。

  胡曉東說,楊向陽有180CM的高個兒,愛打籃球,他們一起於1980年進入清華大學應用數學系學習,還與2000年互聯網泡沫時紅極一時的實華開公司創始人兼CEO曾強是同班;楊向陽和他還先後擔任過班長;楊向陽1987年研究生畢業後南下深圳,曾當過1-2年的老師,隨後便下海闖蕩。(牛立雄)
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53956.70
帖數: 159555
GP: 3287
LV: 400
交易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36781010008jn.html
楊向陽:專注生物醫藥前沿陣地上的投資
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53956.70
帖數: 159555
GP: 3287
LV: 400
交易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36781010007rv.html
投資人側記:楊向陽
   鍥舍/文

楊向陽兄,深圳源政創投公司創始人、清華源興董事長,專事中國生物醫藥投資。
今日中午我以電話採訪了他。我告訴他,我通過王功權、王樹、劉中青等VC界的朋友之朋友才找到他的電話。電話那頭,聽聲音他很痛快,無民間投資人神秘之感。與我此前對他的異常低調判斷(你在互聯網上幾乎找不到他太多的字跡)、通過業界朋友輾轉找到他電話的周折大相逕庭。
我們在電話裡聊了20分種,我草就稿子完畢便給他發郵件過去。
沒過多久,我在下班回家路上接到他短信,說僅有幾處稍加修改云云,言辭甚是客氣、熱情和謙遜。我回短信:車內聲雜半小時後電話溝通。
我一到家,即馬上給他電話,對幾處重要數字作了必要修改。最後隨意聊了聊當下生物醫藥投資現狀,於諸多話題取得共識。
我們相約,年前有機會於北京見面再聊。

鍥舍曰:噫!楊兄,大義之士也!於10年前傾已囊數千萬投資乏人問津之生物醫藥處女地,雖錢途險惡、困頓重重而不畏也,雖屢遭失敗費錢無數而不敗也,雖環境壓抑人言可畏矢志不移也。歷10年,海內外奔波,投資項目10個,今終有數個實驗成功而上市,其中一為世界之冠,揚我中華之名,既救患者無數於命關,又引境外基金紛至沓來邀合作。實踐檢驗出真品,千金散盡終復來!楊兄或可欣慰也,至喜至賀!
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53956.70
帖數: 159555
GP: 3287
LV: 400
交易所:
http://tech.sina.com.cn/it/2008-02-01/01132009446.shtml
 新浪科技訊 2月1日消息,「聯想集團1億美元出售手機業務」一交易中,一位名為楊向陽的神秘人士因持股40%而引起業界的強烈關注。新浪科技經過調查瞭解到,楊向陽主要從事生物醫藥投資,弘毅投資也投資過兩個藥企,喜歡冒險的他出資4000萬美元拿下了聯想移動40%的股權。

  神秘買家現身

  聯想集團昨日發佈的公告中提到,1億美元購買聯想移動全部股權的4家公司中,Jade Ahead與Ample Growth(鴻長企業)為弘毅投資三期基金公司(聯想控股持有其34.4%股權)旗下的全資子公司,這兩家公司共出資6000萬美元佔股60%,剩餘兩家公司——小象投資及Super Pioneer共出資4000萬美元佔股40%,均為一位名為楊向陽的人士全資持有。

  除了一個簡單的名字外,公告未披露其它任何相關信息。新浪科技經過與聯想集團、聯想移動、及弘毅投資數位人士諮詢,均被告知從未聽說過此人。隨後又向投資圈超過10位朋友打聽,除了IDG一位不願具名人士說曾經見過「楊向陽」外,其他人士均稱對這一名字沒有印象。

  新浪科技通過搜索引擎搜索發現,與「楊向陽+投資」相關的網頁有1240條記錄,去除不相關的鏈接外,剩下的絕大多數都是昨日當天關於聯想手機出售的報導中提及了這一名字,只有一個網頁除外——一位關注風險投資行業的記者在其新浪博客上寫道,曾採訪過一位深圳的名為「楊向陽」的投資界人士。

  由於博客記載該「楊向陽」旗下公司均位於深圳,因此新浪科技委託深圳當地的投資圈朋友打聽,經過一天的打聽,終有收穫。

  在接到新浪科技的詢問電話後,該「楊向陽」承認,他就是聯想公告中提及的本次購買聯想移動40%股權的楊向陽。

  生物醫藥投資家轉投手機

  前述博客記載的資料顯示,楊向陽專注在中國生物醫藥領域,投資過包括賽百諾、清華源興、清華基因城、海普瑞和北科生物在內的10個項目。楊向陽的頭銜為「深圳源政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創始人兼深圳清華源興生物醫藥科技公司董事長」。

  除了證實他確實投資了聯想移動外,楊向陽對其他問題一概避而不談,只是稱「有問題可以問弘毅投資的人」。此前,弘毅的新聞發言人給新浪科技的答覆是「不認識此人」。

  公開資料顯示,楊向陽擔任董事長的清華源興公司是2000年由清華控股有限公司聯合同樣清華大學畢業的楊向陽旗下的源政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共同投資設立的。

  一直在生物醫藥圈活躍的楊向陽為何闖進了手機圈?類似的疑問,楊向陽均避而不談。公開資料顯示,弘毅投資曾投資過先聲藥業與石藥集團兩個藥企案子,這或許是他與弘毅投資熟識的原因,進而也有機會參與本次認購聯想移動的股權。
普通會員
greatsoup38
rbenabled
avatar
183.178.141.180
金錢: 153956.70
帖數: 159555
GP: 3287
LV: 400
交易所:
楊向陽拓荒生物醫藥 海普瑞大手筆
http://www.topcfo.net/index.php/News/index/id/12350.html
楊向陽身材高大,微胖,聲音洪亮。我們見面時,他剛出差回來,去江蘇參加北科生物的5週年慶典了。

我們對著茶几而坐。茶几上擺放著一套功夫茶茶具。後面是一張大辦公桌,辦公桌正對著的牆上有幅據說有十年歷史的字畫,上書「中和源正」(他創立的源政公司,就取自源正),寄託著主人之志。這是他位於深圳高新區朗山路的辦公室,周邊林蔭環繞,甚為寧靜。新首富李鋰的公司海普瑞就在隔壁,楊是海普瑞的天使投資人。

2010年5月6日,海普瑞IPO,之後李鋰舉辦慶祝酒會。有出席者對李說,「你最應該感謝的人是楊向陽。」不過,楊缺席了那個酒會。外界斷定,楊向陽與李鋰的關係產生了裂痕。依據是,沒等到IPO盛宴,楊就退出了所持海普瑞22.93%的股權。按海普瑞每股148元的發行價計,這筆股權市值超過100億元。據說楊向陽退出後僅獲5000餘萬元。

對這個讓旁觀者深感痛惜的退出時機「失誤」和他與李鋰關係的「八卦」,自稱「跟李鋰是老朋友」的楊並不想多談。「別人說什麼不重要。說我愚蠢也好,怎麼樣也好。這是我們內部的事,跟你們沒關係。」不過他承認,「對我來說,這是個比較敏感和尷尬的事情。」

他更樂得談自己的夢想,及多年的「大手筆」。他投資的生物醫藥企業,除了海普瑞(世界第一大肝素鈉原料藥供應商)這個「資本新貴」,還有曾獲新加坡總統頒獎的基因藥物公司賽百諾(其產品「今又生」是世界第一個基因治療產品),以及深圳特區成立三十週年之際被溫家寶總理視察過的北科生物(在全球幹細胞治療排名中位居第一)。

這些創造了諸多「世界第一」的投資案例,就足以讓楊向陽成為中國生物醫藥投資領域的領軍人物。駐紮深圳的VC大佬,靳海濤、厲偉等均是楊的好朋友;閻焱、趙令歡、沈南鵬這些PE大佬也曾到深圳拜會他。不過,目前楊向陽所投資的案例中,尚沒有一例被證明是獲得極大成功的,似乎可以說,他算不得優秀的投資人。

低調,神秘,偶有「緋聞」但卻痴心未改,楊向陽到底是怎樣一個人?他如何能投出這一系列在細分領域屬於世界醫藥前沿的企業呢?

拓荒生物醫藥

在生物醫藥這個小圈子之外,楊向陽以低調、神秘著稱。

他第一次被媒體聚焦是在2008年初。當時,聯想控股旗下的投資機構弘毅收購了聯想移動60%股權,楊向陽則出資4000萬美元,收購聯想移動40%的股份。在那起備受關注的收購案中,「神秘人物」楊向陽被媒體廣為捕捉。現在,可以稍微揭秘一下了,這筆IT領域的大投資算是楊向陽的「友情客串」,他說「算是幫朋友的忙」。

楊向陽起家並不複雜。1987年,他從清華大學數學系研究生畢業,到深圳大學任教。兩三年後,他離開學校下海。他涉足化工、石油及房地產開發,在深圳掘到「第一桶金」。

幾年後,他對生物醫藥領域發生興趣,開始出手。提及現在生物醫藥成為VC們的投資熱點,他會說,自己當年做投資時,不要說個人,基金也沒有幾個投這個領域。即使今天,生物醫藥領域的投資也被認為是對專業要求非常強的。投資過生物醫藥企業的基金新天域、百奧維達等的投資人都有過生物醫藥的專業教育背景。

你問他為什麼會投身生物醫藥領域,且對這個領域前沿的技術情有獨鍾?他笑笑,說年頭太久了,都不記得了。「你說誤打誤撞,那只是一個形容詞。人總是一個思考的動物,一邊做一邊思考,方方面面的因素湊到一起。」

一位熟知楊向陽的朋友還向我們透露,「大陽很巧妙地引進了一些其它國家對中國封鎖的藥物。」「大陽」是楊向陽的朋友對他的稱呼。「巧妙的方式」乃是借助在海外的華人網絡。

1997年,楊向陽在蛇口創立了源政藥業公司。從其公開資料看,這家治療消化道疾病的化學藥生產公司,確實從國外引進過不少新藥。

楊向陽隨後與他的母校清華大學也有了合作。2000年左右,楊向陽以源政藥業入股,與清華控股公司、四川生產水井坊的全興酒業重組成立清華源興公司。清華源興的成立寄託了清華大學對生命科學領域的夢想。彼時,時任清華大學校長的王大中曾對楊向陽說:「推動生命科學的發展僅依靠學校的力量是不夠的,必須要與企業結合,要走產學研機結合的道路,而且起點要高。在企業方面,你能不能帶頭走出一條新路來?」

楊向陽應承下來。清華大學在他生命中的份量很重。十年後,他對我們說起清華,依然滿懷深情:「這是我的一片牌坊。從小到大,我在安徽這麼小的地方生活(他是安徽阜陽人),突然有一天,去了清華讀書。整個人生從此有了改變。」

「你要是瞭解清華的歷史,就能看到展現出的精神,是很可貴的。」楊向陽嘆道。對生物醫藥的探索,就體現了他的這種精神。他說自己十年前開始思索報效社會之路。「我理解了國家發展的秘訣,美國就一個策略,叫WIN,要在產業上贏。」他堅信,「在未來,在生命科學領域,有幾大領域,我們中國人可以走在世界前面。」

除了生物醫藥的事業,楊向陽也會做做商業性投資。「比如我需要證明的時候,需要錢的時候,我就幹一點。」他笑道,「嗷嗷待哺的人多得很呀。被PE、VC領走的,很多。但是這裡面有很多是可貴的金子,需要一幫人去收養一幫流浪的孩子。」楊向陽說,「我做商業的時候,就說我是商人。我做(其它)這些事情,不是商業。我玩,我高興。」楊向陽說,自己的這種玩法常遭到閻焱的批評。

「我做商業的時候,就說我是商人。我做(其它)這些事情,不是商業。我玩,我高興。」楊向陽說,自己的這種玩法常遭到閻焱的批評。

楊向陽的「敲門磚」

「尋找幹細胞科技的前沿,不在劍橋,不在斯坦福,也不在新加坡,而是在中國,在深圳!」2006年3月,美國《商業週刊》在報導北科幹細胞時,開頭如此寫道。文章寫的是中國的創新努力,並指出背後有政府支持。—這也道出了楊向陽投身生物醫藥領域種種因素中的政策和時機等因素。

賽百諾創始人彭朝暉博士告訴《中國企業家》,楊向陽當初找到他,是因看到深圳當地媒體對自己的報導。那是1999年,深圳高交會召開的第一年。其實,在高交會之前幾年,整個深圳乃至中國都醞釀著創新和追逐高科技的氛圍。擁有日本、美國留學工作經歷的科學家彭朝暉掌握的基因專利成了高新技術中的香餑餑。1997年,彭回國創業,迎接他的是深圳市南山區科技局為他準備好的辦公室和240萬元啟動資金。

楊向陽投資後,賽百諾連續多年都是政府的寵兒。彭朝暉早年也曾表示,只要科學家、企業和政府三者形成密切的互動關係,中國完全能夠在基因治療產業化領域與世界競爭。據彭透露,賽百諾成立以來,總共獲得過來自政府各項資金的投資就超過5000萬元。

楊向陽還切入了生命科學領域中的幹細胞治療、基因治療等的前沿。相對歐美國家,中國這方面的基礎研究還較弱,但在臨床應用有非常大的發展優勢。受倫理等諸多因素影響,美國曾一直限制幹細胞等技術的臨床醫學應用;中國在這方面的障礙則相對小些。

「講倫理的話,我們要站在病人的角度上,(不准應用幹細胞治療)對病人是不FAIR(公平)的,如果他願意去冒風險的話,可能他真的好了。他不好,那也創造了一個價值,完成了一個腫瘤病人的生命價值。」面對當今如此多的不治之症,楊向陽深感痛惜,「人類太無助了!每年上千億美元的投資,但是十年過去以後,基本上還是沒有什麼進展。很多新的技術都是很常規的方案,今天人們享受的成果還都是十幾年前的技術。」

他所投資的北科生物,其幹細胞治療技術已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不治之症患者。而從2005年創立以來,北科獲得過深圳市及廣東省、江蘇省、國家科技部等各級政府的關心。

值得一提的是,楊向陽投資的幾個生物醫藥企業均在深圳。最近,深圳市政府宣佈生物醫藥、互聯網、新能源是深圳市三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其實,這之前多年,歷屆深圳官員對生物醫藥行業一直非常重視。

身為商人的楊向陽在做生物醫藥投資這項事業時,也很好地整合了社會各界的資源。他與清華控股共同搭建的清華源興就是一個投資平台。這個平台借用了清華大學的品牌聲譽。

北科生物董事長胡祥和彭朝暉均對本刊表示過,當初接受清華源興的投資,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清華」二字。這個投資平台還運作過基因城等項目,契合了深圳市政府大力發展基因產業目標。隨著時間推移,楊向陽自身也成為一個品牌,在VC等投資圈享有盛譽,其投資的生物醫藥企業也被其它VC和PE等投資人重視。

楊向陽這個數學系畢業生在生物醫藥行業的前瞻性,讓胡祥很是敬佩。在創業前,胡祥留學瑞典,在實驗室研究細胞膜上的酶,經常與諾貝爾獎的科學家們打交道。

不過,對於北科如今的廣受「追捧」,胡祥否認是他或楊向陽多麼善於經營政商關係。「這不是因為我胡祥怎麼樣,大陽怎麼樣,而是因為我們要做的事情,你本身的目標足夠遠,理想足夠大,凝聚了一批優秀的人,我們所有這些人都是為了成就一番事業。憑我們每個人的思考,我們每個人的經驗,積木不斷往上搭的時候,我們的平台就越來越大,凝聚的資源就越來越強。我也好,大陽也好,都是干細胞創新的一個元素、一塊磚。」

而對自己欠缺的生物醫藥的專業知識,楊向陽並沒有大量閱讀相關書籍,更多是拜師。「那個時候我天天跑美國,去看方向性。還有跟企業家聊天呀,喝酒呀,跟他們交朋友。」拜師後,楊並不盲從。「你要有獨立的思考。」他也很少上網。很多時候,他就自己待在屋子裡思考本源。

孤獨的探索者?

十年前,楊向陽進入生命科學領域時,打算用二十年時間來探索和實踐一些事情。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年。

楊向陽與他投資的企業,有些最終走向殊途(左為賽百諾創始人彭朝暉,右為海普瑞)楊向陽與他投資的企業,有些最終走向殊途(左為賽百諾創始人彭朝暉,右為海普瑞)

「這就是一個時代。很多年前,我就說過,生物醫藥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是我們的一個事業,不是我們的生意。如果當作生意來做,憑著我們的智慧,我們的資源,我們賺錢會很快。我們就不懂嗎?我們就傻嗎?我們就笨嗎?只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取向,每個人有自己的志向。最後你得到的成就感是不同的。」對於外界誤讀他的志向,楊向陽有點激動。

但他所投的三家著名生物醫藥企業,最終退出了兩家,其一是在外人看來讓他錯失成為百億富翁機會的海普瑞。可以這麼說,他算不得一個優秀的投資人。

「你要明白,我不是一種投資人,我沒有投資回報的義務和這種(對回報)天然的追求。在生物醫藥領域,我就是一個孤獨的探索者,去探索未來,然後去付諸實踐的實踐者。」他還說,「我就是一個鬥士,一直在跟未知在做鬥爭,跟未知在交朋友,跟未知在探討。」

拿北科來說,他對創始人胡祥說的是,「北科的第一問題是,要先活5年再說。」現在北科已經5週年了。看到希望,有了勇氣的楊向陽又說:「再活5年。」5年之後,楊向陽相信北科有可能成為非常偉大的企業。楊向陽還相信,他所投資的企業,和所代表的方向,「未來的商業一定是非常大的」。他不在意這個商業的果子是誰摘了。只要中國能有一批企業在他看好的領域裡做起來就行了。他甚至希望中國的生物醫藥領域能像互聯網行業一樣,能成長出一批有競爭力的大公司。

儘管自稱不是商業化投資,楊向陽還是有一套投資邏輯判斷。拿海普瑞來說,他當時的投資判斷是:「第一資源,全世界60%的肝素鈉在中國。第二,中國的技術,李鋰的最高。第三,他有這種胸懷,有這種志向,一定要在這個領域裡做NO.1,做龍頭。第四,市場是存在的。」

當然,他投的資金,也算不得充裕。有接近海普瑞人士告訴本刊,楊退出是因他判斷失誤,海普瑞當時打算在創業板上市,但創業板遲遲不開,而海普瑞當時發展勢頭也一般,使他萌生退意。楊當年承諾入股海普瑞的400萬元資金(後來他又拉來三位股東,總共600多萬元),幾年後才到位。而北科,則是靠他用最簡單的技術先賺錢,「滾動」來投的。

對於投資領域的界限,楊向陽有一個一脈相承的思路。從1998年起,他就決心重點做好三件事,基因治療、免疫細胞治療和幹細胞治療。當胡祥主動找上楊向陽談幹細胞治療應用時,楊向陽牽線,將美國斯坦福大學的胡繼繁獲得的IPS專利技術與北科進行合作。早年,楊曾資助胡繼繁博士做幹細胞研究。

「鬩牆」之憂

曾讓楊向陽備感痛楚的是賽百諾。

2003年、2004年,美國一家技術不錯的基因公司搖搖欲墜,楊向陽布了一個局,想與之合併,然後整合日本的一家基因公司。這樣,「在2004年或者2005年,我們可做成世界上最大的基因治療公司。未來15年20年,全世界的基因治療中心就在這裡,中國真正在某個領域成為世界最領先的,成為一方霸主。」楊向陽說,但由於彭朝暉不同意,他的大事被破壞了,此後,心灰意冷了好長時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們盡了很大努力,因為合作框架和人沒有選對,這件事失敗了。」他總結。志不同,之後,楊向陽退出了賽百諾。

不過,彭朝暉卻跟我們講述了這個投資敗案的另一版本。他說楊向陽退出是因為賽百諾要向國際投資人融資,將來在海外上市,而清華源興是國有資本,不利於賽百諾的資本道路,因此退出。彭朝暉否認自己破壞了楊向陽的大事,表示美國的那家基因公司在經濟危機後才不行的。對於彭朝暉究竟是獲得楊向陽個人的投資,還是國有資本的投資,也是一段懸案。彭還表示,楊向陽承諾的出資數年不到位。有知情人士表示,清華大學在清華源興裡並沒有投過多少錢;今年8月,本刊記者從清華控股處瞭解到,清華源興已不再做生物醫藥業務。

此中真相,外人難以得知。不爭的事實是,接盤楊向陽股份的湖北民營企業奔達與彭朝暉矛盾激烈,最終彭失去了賽百諾的控制權,二者開始持續數年的訴訟,公司受到很大影響。

雖然自稱不是商業化的投資人,但投資人與創始人的矛盾,楊向陽似乎也難以避免。另一宗略顯遺憾的案例,即海普瑞。

海普瑞董事長李鋰對《中國企業家》透露,楊向陽對其投資也有不到位情況,因此才引入高盛資本。對此,楊向陽說:「任何一件歷史,終歸都會揭秘的。任何一件歷史,都會有那麼幾個知情人。而我們活在小眾上,不是活在大眾上。我不需要告訴別人怎麼樣。我們就自己做自己的事。」在李鋰成為新首富後,海普瑞的技術、市場、獲得的美國FDA認證、商業模式等等,一度遭遇外界強烈質疑。但被捲進輿論漩渦的楊向陽,卻向我們力挺海普瑞是好企業,李鋰值得尊重,他說:「一個人能堅持做一件事情,能做二十多年(李鋰從1984年開始研究肝素鈉提純工藝),做到這個程度,我們應該致敬。」

目前,胡祥跟楊向陽的關係很好,經常一起聊,一起喝茶,楊向陽就像他的大哥,對市場、管理、資本、技術的判斷,人脈資源等方面提供很大幫助。「我很幸運,北科很幸運。」胡祥非常感恩。值得一提的是。楊向陽是在退出賽百諾之後才投資北科。被賽百諾傷害的楊,吸取了教訓,投資除了看方向,還得看人。跟胡交往了一年後,楊才決定投資。

採訪楊向陽的那天中午,幾個正在創業的清華師弟與他吃了一頓飯,楊充當了一把創業導師,貢獻了不少點子。他喜歡的生活狀態是:「能夠需要我的人,或者願意跟我交流的人,我們能共同分享一些想法。」儘管這會讓他的家人對他抱怨很多,他笑笑,「我百分之六七十的時間,都在忙別人的事情。」
訪客
Guest (IP: 18.207.254.88)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