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9.79.43.170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蛮族勇士:百年煙花燼——上海經濟的真相 人氣: 1205 回覆: 0


序章——經濟固化

我們從這組數據開始對上海經濟的梳理:從1990年到2011年,上海公有制經濟占GDP的比值,從96%迅速下降到50%;而民營經濟占GDP的比值,則從3%上升到24%。剩下的部分當然就是外資企業,占GDP的比值從2%上升到26%。在二十年里,上海國有經濟的地位足足下降了46%,從一個國有經濟占絕對領導地位的城市,變成了混合型結構的城市。外企和民企大致上平分了上海國企讓出來的市場份額,從數據上看,這二十年,算是上海的民企和外企發展的黃金二十年了。

然而2012年之後,形勢逆轉,公有制、民營經濟和外資占GDP的比值固化在了50%、24%、26%的比例上,一直到2015年,連續4年維持著這個比值,沒有任何變化。眾所周知,國企相對而言一貫決策緩慢效率低下,缺乏增長能力,然而外企和民企看起來同樣喪失了增長性。外資近年來一直在嘗試逃離中國,所以這幾年來外企的發展速度就跟蝸牛式的國企差不多,我們能夠理解。但是以活力著稱的民企,為什麼同樣喪失增長性?為何民企的市場份額無法再擴大?從1990年到2011年,支撐著民營經濟高速發展的因素是什麼?為何2012年之後,這些因素就不能再發揮作用?而這些問題,就是我們這篇文字,所需要解答的問題。在這些問題背後,或許隱藏著我們這整個國家產業興衰的規律。

ADVERTISEMENT


第一章 百年強國夢

中國自從被滿清入侵,竊奪了治統,便陷入了衰弱之中。滿族人的統治策略就是削弱漢人。無論是文學還是科技,在清代都出現了大踏步的後退。氣魄宏大快意恩仇的三國演義水滸傳被封禁,取而代之的是鶯鶯燕燕的紅樓夢前八十回以及虛頭八腦的聊齋。在明代被廣泛使用的火槍大炮被封禁,弓箭手和刀盾兵重出江湖。大型造船廠被封禁,片舟不能下海,在明代就能橫渡重洋的海船技術就此失傳,以致於鴉片戰爭時期清軍只能劃著平底的小舢板去英國軍艦旁邊送死。觀測和記錄星空運行規律被視為謀反行為,所以滿清一代的年曆只能由阿拉伯人制定。大規模僱傭工人被視為謀反行為,所以工業化進程被強行打斷。甚至連穿著漢族傳統服裝,傳唱漢族傳統民歌,都被視為謀反行為,所以中國成為全世界唯一沒有國粹的國家,只能把古板粗陋的旗袍和乏味冗長的京劇當成國粹。

清代後期,中國人被歐美日諸國輪番蹂躪。然而我們必須要知道的是,中國淪為殖民地起點的第一次鴉片戰爭,正值歐洲大規模經濟危機時期,英國財政根本承擔不起一起大規模的國戰,英國議會為了遠征軍艦補給的事整天吵得不可開交。只要中國人能稍微強硬一點,窮得都快揭不開鍋的英國政府甚至會被這場戰爭拖破產,整個世界歷史都要改寫。然而鴉片戰爭時打時和,從1840年6月拖到了1842年8月,清軍每戰皆敗,滿清朝廷又不敢動員漢人發起國戰,熬不下去了,只能束手投降。當時的英軍恨不得炮彈都快打光了,補給根本就跟不上,只能靠小規模的搶掠鄉間來維持補給。一看到清軍服軟,已經是強弩之末的英軍立刻就接受了中國人的投降條件。從鴉片戰爭中獲得的巨額賠款,幫助英國度過了這第一次大規模經濟危機,被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拖得眼看就要破產的英國政府終於緩了一口氣過來,氣定神閒,開始籌劃更大規模的侵略戰爭,於是第二次鴉片戰爭很快就在1856年打響,這場戰爭更加持久,從1856年持續到1860年,這次清軍的表現明顯比第一次鴉片戰爭時要強,居然還小勝過幾仗,然而兩百年的積貧積弱,滿清朝廷堅持壓制漢人的國策,始終都不願意動員漢人起來打國戰,最終的結果,就是英法聯軍攻占北京,以圓明園第一次被焚,作為這場戰役的結束。到1900年圓明園還要第二次被焚,作為中國貧弱的標誌,徹底消失在人類文明的長河之中。

ADVERTISEMENT



(麻木呆滯的清朝人)

連續兩場鴉片戰爭的較量之後,中國人身上,就被貼上了弱者的標籤。歐美諸國都看穿了中國的虛弱本質。雖然看起來是個龐然大物,然後科技水平只不過相當於歐洲中世紀,動員能力甚至連原始部落都比不上。廣州城裡住著上百萬人口,但是一個個的都在看熱鬧,國戰這個概念,中國人上上下下,兩百多年都沒聽過了。關天培在虎門炮台戰死,廣州市民在茶樓里當成八卦聊天,感嘆一句這廝運氣真不好,就甩著辮子各自散去。所謂的廣州市民三元里抗英,只不過是搜集給養的小股英軍和當地的地下幫會起了衝突,幫會大佬把英國人當成了搶地盤的幫派對手,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後來一看惹了不能惹的,立刻就偃旗息鼓,送了幾顆人頭給英國佬賠禮道歉。把這種事拿出來吹水,實在是因為兩次鴉片戰爭中,漢人袖手旁觀得太明顯,沒其他例子能拿出來了。自此之後,只要歐美各國的國內經濟不好,就會派一支軍艦過來,騎到中國人身上搶一把。最後連彈丸小國日本,都能占領大半個中國。一輩子連自己的小村子都沒出過的日本農民,換上軍裝,就能在中國耀武揚威。而中國人對此毫無辦法,八年抗戰,在兩湖地區就僵持了7年,長沙被四次打成廢墟。抗戰能僵持下來的唯一原因,只不過是因為日本占領區面積太大,消化不良,戴笠將軍領導的敵後抗日武裝又在到處搞破壞。面對龐大的中國占領區,日本這個小國一籌莫展,連足夠的政治人才儲備都沒有,直接治理根本就做不到,只能讓汪精衛組建偽政府,代為治理。日本原本的打算是從占領區獲取給養,以戰養戰,然而消化不良的結果,就是占領區亂得一團糟,滿清和民國政府都完成不了的動員任務,汪偽政府同樣也完成不了,龐大的占領區根本就收不上稅,還得日本政府貼錢來維持治安。所有的軍隊給養,都得指望從日本本土運過來。中國大陸貧弱到了連侵略者都搜刮不到戰爭物資的地步,這事簡直算是一個歷史性的諷刺。


(第三次長沙會戰,廢墟中的國軍士兵)

1949年新中國建立之後,中國人回頭一看,從1840年鴉片戰爭到建國,中國人已經被列強蹂躪了近百年。如果再不奮起直追,走上強國之路,當時的4億中國人,簡直就要被這個世界直接淘汰了。問題的關鍵在於,這強國之路,到底要怎麼走?建國的前三十年,已經被證明走的是一條錯誤的路。政治運動加上全民大煉鋼,根本就不可能實現這個國家的富裕和強大。於是1980年之後,中國開始改革開放,開始放棄此前三十年喊口號搞運動的方式,嘗試一條新路:實業救國。

要說實業救國這條路,其實也算不上特別新。清朝洋務運動其實就是實業救國。當然了,滿清朝廷對待洋務運動的心態一直都非常矛盾。他們解決不了的終極問題就是:強國,強的是誰的國?是漢人的國還是滿人的國?慈禧太后回答不了這個問題,只能是玩弄權術,搞政治平衡,一會兒對漢族封疆大吏懷柔,允許他們大辦洋務,一會兒就在菜市口殺掉戊戌六君子,震懾膽敢通過洋務動搖滿族治統的漢人。所以洋務運動最終雷聲大雨點小,除了由一些大官僚在幾個城市建起了幾個官辦企業,根本沒能大規模鋪開,培養出一批真正的資本家階層,讓中國進入工業時代。

單單對上海這個城市來說,洋務運動的效果卻是非常顯著的。作為李鴻章的淮系(北洋軍系的前身)的老地盤,李大人親自拍板,將江南製造總局、輪船招商局和機器織布局落戶上海。這可都是傳奇式的企業,號稱中國民族企業之母。江南製造總局是中國近代史上最大的軍工廠、煉鋼廠和造船廠,這些產業全都被傳承至今,其中造船厂部分在建國後更名為江南造船有限責任公司,隸屬中國船舶工業集團。而主營航運的輪船招商局更加有名,招商局集團現在是規模第十大的央企,控股了中國絕大多數的深水港。機器織布局則是當時中國規模最大的紡織企業。一個上海,竟然有三家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的企業,因此上海迅速發展成中國製造業中心,到民國時期,就成長為中國第一大城市,並將第一大的名號保持至今。這麼看來,上海之所以有今時今日的地位,最大的恩人,竟然是李鴻章李大人。可惜上海人一貫對安徽人嗤之以鼻,聽到李鴻章這個合肥佬的名字,就要往地上吐口水,罵一聲小赤佬的。這事真是沒辦法。


(1932年的招商局澳門碼頭)

1980年,中國開始走上「實業救國」之路。這一次我們決絕無比,政府整天掛在嘴邊的「招商引資」,引的就是實業,就是各類工廠。考察中國的就業人口數據,1980年中國總就業人口42361萬,其中第二產業(工業及建築業)的就業人口僅7707萬,占比僅18%;而第一產業(農業)的就業人口高達29122萬,占比達到了69%。1980年的中國就是一個純粹的農業社會,貧弱不堪,根本就沒實現工業化。到1990年,中國嘗試改革開放整整十年之後,情勢並沒有太大的改善,63909萬的總就業人口,其中第二產業就業人口13654萬,占比也只有21%,較改革初期的1980年,只不過增長了3個百分點;而第一產業的就業人口38428萬,占比依然高達60%。1990年的中國依然是一個純粹的農業社會。我們今天回頭來看,當然可以明白,之所以出現這種發展緩慢的情況,只不過是因為改革開放的前十年,我們並沒有放開對民資的嚴格管制,沒有實現對老百姓的經濟總動員。這種情況,就跟滿清的洋務運動時期一模一樣。所謂的創辦實業,與廣大的底層居民毫無關係,外企可以申請進來中國辦廠,但是國人自己要是敢開廠,僱傭7個人以上,那直接就是犯罪行為,是要被抓起來坐牢的。1990年中國城鎮私營企業及個體工商戶的從業人員總數只有區區617萬,對於一個當年度總人口達到12億的大國來說,這點就業人數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中國的GDP規模在全世界的排名,1980年還是第八名,到1990年,竟然跌到了第十名。改革開放的前10年,中國基本上屬於國際競爭的失敗者。


(1991年,傻子瓜子老闆年廣久因僱工超過7人,以非法經營罪入獄。1992年鄧小平針對此案做出專門講話,年廣久無罪釋放。中國自此逐步打開了封閉已久的民營企業的大門。)

1990年之後中國逐步放開了對民間資本的限制,全民總動員,私營企業逐步發展起來,雖然一開始的步伐比較緩慢,但是發展勢頭不可阻擋,給這個國家的經濟帶來了旺盛的生命力。1995年,也就是中國第一次面臨經濟硬著陸風險的時候,個體戶及私營企業從業人員合計上升到2045萬,而在公有制企業工作的人員總數14408萬,民資就業人數對國企就業人數的比值為17%。此後中國在經濟危機的壓力之下,被迫開始慘烈的國企改革,抓大放小,強制虧損國企的員工下崗,到民營企業再就業。到2000年,中國加入世貿前夕,個體戶及私營企業從業人員合計上升到3404萬,在公有制企業工作的人員總數下降到9601萬,比值為35%。到這個時候,民企已經成長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這個時候中國的生產能力已經非常強悍,不再是世界各國眼中那個積貧積弱的國家。2000年中國GDP排名世界第六位,在主要工業品的產量數據比較上,鋼、煤炭和水泥和化肥產量中國都是世界第一,在當時的國人心目中,這是國家強大的標誌。那個時候,我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過,這些東西會在15年後變成嚴重過剩產能,讓國人痛苦不堪。在其他領域,中國人的表現同樣不俗,發電量全球第二,原油產量全球第五。要知道1990年中國甚至還是個純粹的農業國家,放開對民資的管制之後,只不過十年時間,就發展成製造業強國。實業強國的夢想,在當時看起來,真的是就要實現了。


(2001年11月11日,外經貿部部長石廣生在加入世貿的協議上簽字。)

2000年之後,伴隨著中國加入世貿,融入世界經濟體系,中國的民企發展速度更加快速,各種產業部門都建立和完善起來,並形成了完整的工業產業鏈。2005年,城鎮民資總就業人數6966萬,而公有制單位就業人數7298萬,比值95%,兩者已經相差無幾。發展到2011年,民資總就業人數12139萬,較公有制企業的7307萬,比值166%,民資已經取得了明顯優勢。這一年中國在全世界風光無限,大家根本都沒想到過,中國經濟增速會在此後呈現墜崖式的下跌。GDP在全球排名第二,僅次於美國,商品出口額全世界排名第一。主要工業品產量,除了鋼、煤炭、水泥和化肥蟬聯全球冠軍之外,發電量竟然也超越了美國,成為全球第一。這個時候的中國人躊躇滿志,大家激烈討論的是超越美國還需要多少年。一般的說法是20年,但是有些教授提出來只需要15年,大家熱火朝天的討論一番,覺得也能接受。中國人積貧積弱了一百多年,到現在似乎只用了短短的20年的時間,就實現了強國夢。1990年我們還是一個純粹的農業國,到2010年,竟然就變成了一個強大的工業國。歐洲和小日本就不用說了,眼看著美國都無法阻擋中國的崛起了。而促使這一切發生的原因,歸結起來,也只不過是放開了對民資的管制而已。這真是神跡一樣的大國崛起。在全球歷史上,也只發生過這麼一次。如果不是真切的活在當下,是神跡的親歷者,老實說,我還有點不敢相信。


(2012年初完工的三峽工程,是中國經濟發展黃金20年的標誌)

只不過,2012年之後,持續了二十年的經濟神話突然破滅。我們一下子就從雲端跌落塵埃,從此前超過20%的GDP年增速,到現在連6%都要艱難維持。這其中的原因,當然就是本文所要探尋的真相。

第二章 風雨上海灘(1980-2000)


(1980年代的浦東陸家嘴)

我們在第一章已經知道,上海經濟的崛起,源於洋務運動時期的三大官辦企業。這三大企業奠定了上海成長為中國第一城的基礎。1980年中國改革開放之初,上海工業增加值為231億,而當年度全國的工業增加值也只不過是1991億,上海一個城市的工業規模,占全國的比值高達12%。這已經是具有壓倒性的優勢工業地位了。在工業產品的產量數據上,1980年的上海在十幾個工業部門具有壟斷性的地位,這裡簡單列舉幾個:1980年照相機的全國年產量37萬台,而上海年產量高達21萬台,占比57%。化學纖維全國一年的產量45萬噸,上海年產量15萬噸,占比33%;彩色電視機,1980年可是稀罕物,當時全國的年產量只有32100台,其中5500台產於上海,占比17%。成品鋼材,全國年產量2716萬噸,上海412萬噸,占比15%。金屬切削工具機,全國年產量13.36萬台,上海1.69萬台,占比13%。這種壓倒性的優勢產業地位,就是上海的底氣。1980年代之前,「上海製造」就等於高檔貨,江湖地位就跟今天的LV和香奈兒差不多。當然了,當時上海的工廠全是國有企業,原來的江南製造總局以及民族資本家們開辦的種類繁多的企業,全都經過了社會主義改造,實現了國有化,民間資本被徹底趕出了生產領域。


(1980年代的彩電,當年的奢侈品)

然而,我們必須知道的是,改革開放後,國企占據絕對主導地位的上海經濟長期缺乏增長性。1980年到1990年,上海的工業增加值只不過是從231億上升到470億,增幅僅103%。而同期全國工業增加值則從1991億,上升到6840億,10年來的增幅為244%。全國的增幅是上海的2.4倍,可見當時的上海深受國企效率低下之苦。在GDP數據上,1980年上海的GDP占全國的比值為6.8%,到1990年該比值下降到了4.1%。這十年里,上海的經濟發展速度比全國的平均速度慢得多。上海人民因此倍感屈辱,這個在1980年之前俯視全國的城市,正在被全國人各地的鄉下人迎頭趕上。上海人民茫然無措,喊出了開發大浦東重建大上海的口號。然而,真正能夠解決問題的,只不過是開放民資而已。


(1990年的浦東陸家嘴全景)

1980年上海工業企業總共7149家,其中公有制企業(國有企業加集體企業)總數7078家,占比高達99%,民資加外資企業僅僅只有可憐的71家。這種公有制一家獨大的情況一直維持到1990年,當年度上海工業企業總數13220家,其中公有制企業11639家,占比依然高達88%。從1990年開始,中國放開了對民資的限制,開始了經濟上的全民總動員,不再將老百姓投資實業視為洪水猛獸。民間資本以前所未有的熱情進入工業領域。上海這個以國有企業為絕對主導的城市經歷了一次艱難的轉型,到2000年,上海工業企業總數19719家,其中公有制企業下降到8729家,占比下降到44%。


(1985年的上海第二紡織機械廠,曾經引領中國國企改革的試驗田。)

至於各類型所有制經濟在GDP中的占比,我們在序章部分已經做了介紹,1978年上海GDP為272億,其中公有制經濟270億,占比99%。到1990年,上海GDP為756億,其中公有制經濟727億,占比依然高達96%。公有制經濟占據絕對地位的結果,就是1990年前的上海經濟嚴重缺乏增長性,連全國的平均成績都追不上。隨著1990年後放開民資管制,2000年上海GDP為4551億,其中公有制經濟3366億,占比74%,雖然依然是高位,不過好歹也降了下來,不再占據絕對地位。在從業人員數據上,1990年之前上海幾乎沒有非國有經濟成分的存在,當然大家也全都在各種公有制單位上班。到2000年,上海私營企業及個體戶從業人員87萬,公有制企業463萬人,民資總就業人數對比公有制從業人員的比值為19%,這可比當時全國35%的比值低得多了。上海這個城市要降低國有經濟比例,要經歷的陣痛,或許超出我們的想像。

2000年,上海的工業增加值上升到了1999億,較1990年的增幅347%。全國的工業增加值則為39931億,較2000年的增幅為482%。全國的增幅僅是上海的1.4倍,較前10年的2.4倍的差距已經顯著縮小。放開民資管制的結果,給了上海追上全國的機會,2000年,上海的GDP占全國的比值,從十年前的4.1%恢復到了5.1%。當然,這裡不光有工業差距縮小的原因,還有浦東大開發,金融和商貿業大發展的原因。這個時候上海最出名的產業應該就是汽車了,2000年上海轎車產量25萬台,而全國的產量61萬台,上海占比高達41%,主要的汽車品牌當然就是大眾系列了,主要就是捷達和桑塔納。這兩個牌子曾經風靡全國,老蠻我的第一台車,就是捷達,開去自駕游,半路壞了個啥零件,隨便找個單車修理鋪都能換。雖然負責整車組裝的上海大眾是個中德合資企業,但是相關配件,那可是由遍布上海郊區的民營企業生產,並由上海規模龐大的商貿企業賣到全國各地的大小維修店去的。這裡順帶說一句,現在大部分城市搞的合資車型,零部件大都無法實現國產,要換個螺絲都要等幾個月時間進口,但是上海人民還是很靠譜的,引進一個車型,就將零部件統統國產化。這種產業鏈拓展意識,把中國其他城市甩在九條街之外。

1990年到2000年,上海所取得的另一項經濟成就,就是金融領域的「上海證券交易所」。在這裡我必須明確一點:1990年到2000年的十年間,如果把上交所的因素排除在外,純粹只看銀行業的話,國有經濟占主導地位的上海,在金融領域可以說一敗塗地。1990年上海銀行業的總收入554億,到2000年上漲到7947,增幅13.3倍,然而同期中國銀行業的總收入從17171億上升到277067億,增幅15.1倍。上海銀行業的收入增長水平還比不上全國的平均水平。在存款餘額數據上,從1995年到2000年,上海的各項存款餘額從4675億增加到9350億,剛好增加了1倍;而全國的各項存款餘額則從5.39萬億增加到12.38萬億,增加了1.3倍。上海銀行連吸納存款的能力都沒能追上全國的平均水平。然而「上交所」的存在挽救了上海經濟。1991年上交所總成交額只有46億,到2000年,達到了驚人的4.99萬億。對比這一年全國12.38萬億的存款總額,相當於全國每10塊錢的資金,就有4塊錢來上交所炒了一把股票。


(1991年排隊開戶炒股的上海市民)

1980年上海金融業增加值8億,到1990年為71億,增長了8.9倍,然而同期全國金融增加值從86億增加到1144億,增長了12倍,令上海望塵莫及。1990年之後,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加快,金融領域的各項束縛放開,1990年年底上交所橫空出世,上海的金融業終於獲得了發展機會。到2000年,上海金融業增加值685億,較1990年增長了9.6倍,而同期全國金融業增加值為4836億,較1990年僅增長了4.2倍。在改革開放二十年之後,上海人民終於能憑藉上交所,驕傲的抬起頭來,翻雲覆雨,笑傲江湖。然而,股票交易所的本質是什麼?是允許民間資本自由的買賣各種公司股票,成為各種公司,包括國企的股東。這同樣也是開放民資的改革罷了。

現在我們回頭看看,從1980年到1990年,上海經濟發展遠遠落後於中國的平均水平,原本占據了這個國家領導地位的上海製造產業,在改革開放後變成了拖後腿的產業。上海經濟的轉機,源於1990年深化改革,逐步放開對民資的管制,這終於使得上海經濟在1990年之後逐步恢復了生機,勉強算是追上了全國的發展步伐。我們必須時刻記住:上海經濟曾因為民資管制而陷入衰退,又因為放開管制而重獲生機。這是歷史的教訓。這個教訓對於我們理解新世紀的上海經濟,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

第三章 世紀虛火

21世紀的中國終於正式加入世貿,融入世界經濟秩序之中。對民資的大部分封禁都已經解除,至少不敢再明目張胆的寫在刑律上。從新疆買進一批低價棉花,運到紡織業高度發達的上海高價出售,這種最為正常的商業行為,曾經被視為「投機倒把」,1997年才從刑法中撤銷,不再被視為犯罪。但是一直到2008年,這類投機倒把行為依然是重大行政違法行為,工商局是能夠因此吊銷企業的經營執照的。中國人最主要的特徵就是善忘。現在只不過是2016年,距離投機倒把被全面撤銷只不過8年時間,中國人就已經完全忘記了這檔子事。在上海寫字樓整潔的格子間裡寫著英文郵件的小清新們感慨著歲月靜好人生如歌,沉浸在美好的幻夢之中,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是在08年前海淘一個LV的包包,恨不得都夠格被送去勞動教養兩年。


(2008年的浦東陸家嘴全景)

2001年上海金融業增加值529億,當年度GDP為5210億,占比10%;到2011年,金融業增加值2277億,對比當年度19196億的GDP,比值微弱上升到12%。10年下來,號稱全國金融中心的上海經濟對金融業的依賴度只上升了兩個百分點,金融中心的地位實在有點名不副實。2001年上海批發和零售業增加值555億,占GDP比值為11%,到2011年增加到3041億,占GDP比值為16%。這十年里,上海經濟對批發零售這類商貿業的依賴程度提升了5個百分點,這顯示上海作為全國商貿中心的地位在加強。2001年上海工業增加值2167億,占GDP比值為42%;到2011年,上海工業增加值7208億,占GDP的比值微弱下降到38%。這10年里,上海經濟對工業的依賴程度只下降了4個百分點,但工業依然是上海最重要的產業部門,2011年上海工業的經濟規模比金融業和批發零售業的總和還要高出10個百分點。整體來說,2011年的上海依然是一個以實業為主的城市。

然而之後風雨突變,2011年之後上海工業產業的地位迅速下降,陷入了蕭條之中。到2015年,只不過經歷了短短的四年時間,金融業增加值4052,對比當年度24965億的GDP,比值16%。批發零售業增加值3826億,占GDP比值15%。2015年上海工業增加值7110億,竟然還低於2011年的7208億,占GDP比值劇降到28%,而金融和商貿業占比合計達到了31%,已經超過了工業的比值。伴隨著上海工業陷入蕭條,上海經濟同樣喪失了增長性。2011年至2015年,上海的GDP名義增長率僅為30%,而全國的名義增幅為44%,上海的經濟增速,已經顯著低於全國的均值。其他幾個一線城市,北京同期名義增幅為44%,廣州47%,深圳還能達到52%呢。這麼比起來,上海經濟的孱弱,真是無從掩飾。

導致上海實業地位下降的的原因並不難找,在序章部分已經說了,國進民退之下,外資和民資都喪失了增長性,占GDP的比值固定在26%和24%,表現得跟效率低下的國資一模一樣。2011年上海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2253億,相對於2015年的2650億,四年來的增幅僅為17.6%;而稅負方面,2011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納稅額1156億,到2015年達到了2049億,增幅竟然高達77.2%。企業利潤增幅根本無法與稅負增幅相提並論。這種慘烈的稅負壓垮了上海的實體經濟,表現在企業虧損率數據上,2011年上海工業企業虧損率為18%,到2015年就上升到了23.4%。

在實業一片蕭條之際,2015年上海金融系統的各項存款餘額突然出現暴漲,漲幅之大,令人目瞪口呆。2015年上海各項存款餘額10.38萬億,相對於2014年的7.39萬億,增幅高達40%,增量高達3萬億;而同期上海的GDP只不過是從23560億上升到24964億,名義增幅只不過5.9%,比同期中國6.3%的GDP名義增幅還低。我們現在都已經知道,GDP大致上就是全社會所有經營主體的毛利潤之和。存款餘額大致上應該是伴隨著全社會的利潤增長,伴隨著GDP同步增長的,但是現在,上海的存款餘額增幅,竟然是GDP增幅的7倍。在上海的實體經濟一片蕭條之際,城市的現金總量卻暴增了起來。唯一的解釋,當然就是全國的避險資金集中到了上海。

這一組存款數據需要對比。全國2015年的各項存款增幅為19%;錢傾天下的北京,2015年的存款增幅為28%,廣州的存款增幅更是只有21%,這兩個城市雖然較全國的平均增幅來說,高了一些,但也沒高到離譜的程度。唯一能和上海相比的是深圳,地下錢莊生意做得如火如荼,中國老百姓資金出逃的首選地,2015年的存款餘額5.58萬億,相對於2014年的3.74萬億,增幅高達55%,增量2萬億。這麼一看,上海這種離譜的存款增幅,其原因當然跟深圳一樣,無非就是藉助上海自貿區的對外資金通道出逃罷了。


(上海自貿區)

另外,3萬億的資金聚集上海,一定會推高城市的資產價格,促使上海的房價暴漲。2014年上海商品房銷售均價20949元/平米,較2014年的16787元/平米,暴漲了25%。然而,在這筆三萬億的資金湧入上海之前,伴隨著實業蕭條,上海的地產市場事實上已經橫盤很久了。2011年上海商品房均價14464,對比2014年的16787,3年來的合計漲幅僅16%,年漲幅只有5.1%,也就勉強跟上了通脹率罷了。這種現象是正常的,是符合經濟規律的,然而一場資金洪流,改變了一切。2015年暴漲的房價似乎掩蓋住了上海實業蕭條經濟停滯的種種問題,令虛榮的上海人驕傲得要命。然而這種暴漲,實質上也只不過是虛火而已,一定不可能持久。

我們現在回顧整個上海的發展史。上海曾經是中國最強大的工業城市,一直到2011年,上海都是國內當之無愧的工業中心城市。然而此後上海的工業整體上陷入了蕭條,唯有依靠金融和貿易艱難維持著城市經濟。2016年1至4月,上海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同比下降了4.4%,出口下降了4.2%。可怕的是固定資產投資數據,民營資本投資額下跌了2.6%,工業投資下跌5.6%,這顯示上海的本土企業家正在更加快速的逃離實業。這無疑將會加劇上海的蕭條,令孱弱的上海經濟雪上加霜。

在本文的最後,按慣例,我必須要問上海市民們一個問題:這座你們熱愛到骨子裡城市,已經蕭條了整整四年,在這個背景之下,你們是希望繼續推動地產虛火,令它越燒越旺,最後玉石俱焚,將百年以來積累的財富,全部化為灰燼;還是希望及時撲滅虛火,壯大實業,將延續了百年的實業強國之夢,落到實處呢?
訪客
Guest (IP: 3.227.233.6)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6.9ms (Q=6 + R=5) @ 2019-8-21 04:13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