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9.79.43.170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蠻族勇士:養蠱之城——深圳經濟的真相 人氣: 1156 回覆: 0


所謂養蠱,就是將各類毒蟲放在一起,讓它們相互殘殺。最後能活下來的,就是蠱。


--題記

一、  神奇的零負債

我們先從這樣一組數據開始挖掘深圳:截止2015年末,深圳的地方政府債務只有159億,這已經包含了所有的直接債務和間接債務。相對於深圳每年2500億的地方財政收入,這點地方債務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個債務水平真是低得令人難以置信。我們來對比一下,2015年末廣州的地方債數據,僅直接債務就有2141億,至於間接債務,則在800億至1千億之間。上海2015年的最終地方債數據還沒有公佈,但2014年末的直接債務已經達到了5812億,2015年又新發了642億的地方政府債券,想來就算這一年還了些本金,直接債務總額也應該超過了6000億。至於北京就更可怕了,2014年末的地方直接債務數據為6517億,2015年北京又發行了734億的地方債券,還了315億的舊債,合起來的債務總額應該接近7000億了。這麼一對比,北上廣深這四個一線城市,深圳的財政情況無疑健康得都算是過分了,讓其他三個城市相形見絀,簡直連頭都抬不起來。然而,我們必須要深入挖掘的是:這種債務水平上的高度差異,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深圳,到底有何德何能,令其可以輕裝上陣,在我們這個高債務槓桿時代,還能保持幾乎是零負債的高傲姿態。在這個問題背後,或許,隱藏著一些極其深刻的經濟規律。

上面這組債務數據之後,接下來我們再來看三組數據。第二組是人口數據。2014年末,深圳的常住人口為1078萬,其中戶籍人口僅332萬人,戶籍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僅為31%。對比一下廣州,2014年末廣州常住人口1308萬人,而戶籍人口高達842萬人,戶籍人口占比達到了64%。另外兩個一線城市,上海的2014年末的常住人口2425萬,戶籍人口1429萬,戶籍人口占比59%。北京在2014年末的常住人口2152萬,戶籍人口1333萬,戶籍人口占比62%。這麼一對比,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廣深的常住人口規模差距不大,1千來萬人;而京滬的常住人口則達到了兩千萬人的規模,是廣深的兩倍。在戶籍人口占比問題上,廣州上海和北京的戶籍人口比例都在60%左右,而深圳僅為31%,只相當於這三個一線城市的一半!

第三組數據,是GDP數據。2015年深圳的GDP為1.75萬億,廣州為1.81萬億,上海為2.5萬億,北京為2.3萬億。以經濟規模論,廣深是處於同一個水平線上,而京滬的經濟規模則超出廣深約30%的幅度。

上面這三組數據,大致就勾勒出了我大中國的四個一線城市的經濟狀況。廣深之間的差異比較小,常住人口和GDP規模均非常接近,而京滬則聯手將廣深拋在了後面。考慮到廣深之間的經濟規模和常住人口規模比較接近,我們在下面的文章中,將主要將廣州作為深圳的參照系。

二、養蠱

在2013年前,深圳和廣州政府的整體收入水平依然相差不大。以2013年當年度為例,來源於深圳的一般預算內總收入(主要是稅收)4818億,除去上繳中央的部分,留在了深圳的收入為1731億,再加上當年度深圳的政府基金性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讓金)498億,合計2229億。2013年來源於廣州的一般預算內總收入4430億,除去上繳中央和省的部分,留在了廣州的收入為1142億,再加上當年度廣州的政府基金性收入946億,合計為2088億。注意,雖然廣州的一般預算收入要同時上繳給中央和省裡,所以留成比例只有26%,而深圳的收入只需要上繳中央,對廣東省不負上繳義務,所以留成比例達到了36%,但是廣州的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就是賣地收入)較深圳高,這使得兩者的收入水平長年維持著大致均衡的局面。當然了,2014年後深圳推行舊村改造得力,賣地收入飆升,以致深圳的整體收入大幅度超過廣州,不過這也就是這兩年的事,不影響我們對於兩地債務餘額差異起因的判斷。

城市政府高負債的根源,其實在於借債搞基礎設施建設。基建主要有四個方面的內容:交通運輸;水利、環境及公共設施;教育設施;衛生及社會福利設施。前兩者旨在改善城市的基本面貌,而後兩者則在為市民提供基礎服務。生活在城市中的每個人,都能切身感受這四類基礎設施投資的成果。交通投資高,那大家出行就方便了。水利環境類投資高,公園綠化漂漂亮亮的,大家週末就有了地方和異性網友約會。教育設施投資高了,作為約會成果的寶寶就有了地方讀書,不至於成為留守兒童。衛生類福利設施的投資高了,大家就能把家鄉的老父母接過來養老。考慮到廣州和深圳的城市建成區面積相差無幾,截至2014年底,廣州的建成區面積1035平方公里,深圳934平方公里。雖然廣州的總面積比深圳大,但大部分都是荒山野嶺,沒法投入基建費用,更沒有人去住。所以接下來,我們將對廣州和深圳的基建投入進行詳細的比對。



2p

如附表所示,我們列出了2004年至2013年,廣州和深圳在這四個方面的全部固定資產投資額。這麼一對比,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廣州政府的基建投資額,比深圳多出了足足2857億,這也約等於廣州政府的負債總額。要知道地方政府借了債,也並不都是貪腐或挪用掉了,絕大部分總是會投入到各種基礎設施建設之中,修繕道路,美化環境,改善教育,提升醫療。現在廣州10年來在交通運輸上投了3653億,大幅超過深圳的2664億,所以廣州在運行的地鐵線有10條,而深圳只有5條;廣州投入了2737億的水利環境類設施投資,深圳只有1498億,所以廣州的公園綠地面積有2.11萬公頃,深圳只有1.77萬公頃;廣州在教育設施上投了701億,深圳只投了微不足道的202億,所以廣州有941所小學,深圳只有可憐的335所;廣州在衛生類福利設施上投了273億,遠遠超過深圳的145億,所以廣州有224家醫院,深圳只有區區122家,至於上海有338家醫院的事,咱們就不說了。這麼一比較,廣州市民的生活幸福指數,遠遠超過深圳。

然而我們必須看到這些數據背後的奇特現實:即便是深圳的市民再怎麼出行不便,再怎麼沒書讀,再沒醫院看病,再沒地方養老,深圳的人口增速和經濟增速,都依然能與廣州保持同步發展。這真是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深圳政府不把自己的市民當人看,從不願意為他們提供足夠的基礎設施配套服務,甚至連戶籍都不願意提供,但是,全國人民卻依然像打了雞血似的湧入深圳。他們覺得這個擁擠而又貧瘠的城市充滿了機會,能讓他們實現夢想。他們明明面對的是一個冷酷無情的城市,卻依然對這個城市感恩戴德,覺得是全中國最偉大,最開放的城市。他們為了這個城市拋灑青春和熱血,付出智慧和汗水,卻從來沒收穫到過足以與他們的付出相匹配的公共服務。

這種情形,就如同養蠱。深圳是中國所有城市中,獨一無二的養蠱之城。它編造了一個夢想的神話,將全國的年青人哄到了這座南邊的蠱罐之中,讓他們激烈的拚殺。每年都會有數以百萬計的年輕人懷著各種夢想湧入這座城市,然後又遍體鱗傷的離開。能夠在這種慘烈的競爭中殘存下來的,當然就是精英。這類精英神話當然又會激勵新一批的蠱蟲到來。

我無法從道德角度評價這座養蠱之城。如果前面的數據不能讓大家理解深圳的生存環境有多麼惡劣的話,我可以再提供兩組數據作為對比:第一組數據為廣深之間的人口統計數據。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的結果,0-14歲的兒童佔總人口的比例,深圳為10%,而廣州為11%,兩者相差無幾。在這兩個城市的常住人口規模接近的情況下,意味著深圳的蠱民和廣州的市民,有著同樣旺盛的教育需求,然而深圳的蠱民對此根本就毫不在乎。第二組數據,是與珠三角的二線城市佛山進行對比,2015年佛山常住人口只有743萬,顯著低於深圳的1078萬。但是佛山有407所小學,顯著高於深圳的335所。在醫院數量上,佛山102家醫院,雖少於深圳的122家,但是佛山的醫院規模比深圳的大得多,佛山醫院總共有3.44萬張病床,比深圳的2.88萬張病床多得多,至於廣州,醫院病床數高達6.9萬張呢。

這就是深圳,一座不折不扣的養蠱之城。它享受著市民血與肉的供奉,卻從來沒有為自己的市民提供過相應的服務。慘烈的、毫無人性的底層競爭,就是深圳的城市基調。而這種基調,是我們進一步挖掘深圳經濟數據的前提。

三、蕭條下的錢潮

2015年深圳的年度統計公報至今未能公佈,是四個一線城市至今尚未能公佈年報的唯一一個城市。我們現在只能在深圳統計局網站上查詢到2015年度的簡報。表面看來,各項數據均非常華麗。然而我們必須知道,經濟下行是2015年中國經濟的主基調。在製造業全面萎縮的背景之下,任何華麗的數據背後,都可能隱藏著陰暗蕭條的現實。深圳2015年的各項簡報數據中,有一項吸引了我的注意。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數據,或許,足以揭開這個國家在經濟層面一些長期掩藏的事實。2015年末深圳全部金融機構本外幣各項存款餘額為5.78萬億,雖然深圳市統計局宣稱增長幅度只有15.6%,然後,作為一名高度敏感的數據狂,我毫不猶疑的就點開了深圳2014年的統計公報,從中查到了2014年末的深圳的存款餘額數據:3.74萬億。這麼一算,2015年,深圳的存款餘額暴增了足足2萬億,增幅高達54.5%!這個數值真是匪夷所思,實在是難以置信。足足兩萬億的資金潮,在一年內湧入深圳,這足以改變一個城市的生態,讓整個城市的資本市場陷入瘋狂。

在此我提供一組參照數據以便各位加深理解。2015年末廣州的各項存款餘額為4.28萬億,較2014年末的3.55萬億,增加了7千來萬而已,增幅固然高達21%,算是歷年來增幅最高的一次,但是比起深圳來,也是遠遠不如。單看2014年的話,深圳3.74萬億對比廣州的3.55萬億,兩者大致相等,還處於同一個水平線上。到2015年,深圳的資金規模,直接就把廣州遠遠的拋在了後面,5.78萬億對4.28萬億,超出了足足35%。此外,我們必須注意到另一個匪夷所思的現象:這2萬億的存款餘額的增加,是純粹的淨增量,並非是銀行加大放貸力度類的資金槓桿行為引發的資金虛增。2015年深圳的全部金融機構本外幣貸款餘額為3.24萬億,較2014年的2.79萬億,只增加了4500億罷了。伴隨著存款量的暴增,深圳的銀行根本沒來得及放貸出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海一般的資金躺在賬上睡覺。當然了,對於這筆兩萬億巨款的來源,國內的經濟學界雖然三緘其口,但其實大家都知道,無非是從地下錢莊逃出國去的游資,留在國內的屍體罷了。地下錢莊的交易模式,是在國內接收客戶的人民幣,同時在境外付給對方美元。從地下錢莊逃出去的游資越多,深圳的銀行系統接收到的人民幣存款就越多。如此而已。當然了,2015年,中國另外一個金融城市,上海,同樣遭遇到了這種巨額出逃資金的衝擊,以致其存款餘額同樣出現了暴漲。以後有機會分析上海的話,我們再來進行詳細的闡述吧。

然而,在這兩萬億的錢潮湧入深圳的同時,深圳的實體經濟也並沒有什麼了不得的興旺表現。雖然統計局號稱2015年的GDP增幅達到了8.9%,形勢不是小好而是大好,但是作為製造業高度依賴出口的港口城市,深圳2015年的出口規模萎縮了6%,這還不是第一年萎縮了,2014年的出口規模就萎縮了7%。對比廣州,2015年廣州的出口還有13%的增長呢。至於消費方面,深圳更是一塌糊塗。2015年深圳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幅僅2%,恨不得得還沒跑贏通脹率。2萬億的錢潮湧入的結果,也就是推高了房地產這類資產價格,令深圳居民為了每個月的按揭貸款疲於奔命,再也沒錢拿去消費。比較有趣的是各類消費的增減幅度,家用電器下降2%,通訊器材下降2.9%,所以華強北的生意不好做了。而降幅最大的一種,居然是體育娛樂類消費,降幅高達51%。可見處於房價焦慮之中的深圳人再也娛樂不起來,也不願意做健身了。數據需要對比才說明問題,在全國範圍內,2015年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幅也有10.6%,雖然這增幅是歷年最低值,讓經濟學界相當不滿意,認為中國的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太小,但總比深圳的那若有若無的一點增幅要大得多。這時候我們當然也還要拿廣州出來做對比:2015年廣州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幅也還有11%呢。整體來說,2015年深圳經濟的主要特點,可以用「蕭條下的錢潮」來概括。實體經濟那是一片蕭條,工業領域的數據難看得要命,工業企業的主營收入增幅竟然只有1.3%,你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評價這事。也就是第三產業中的金融和地產行業的數據稍微好看點。金融這事就不多說了,兩萬億的新增資金潮,帶來了2543億的增加值,增幅高達16%;而房地產業增加值1627億,增幅17%。單單這兩項第三產業的增加值加起來4170億,就佔到了深圳2015年17502億GDP的24%。這兩個產業的增加值較2014年的增量合計為492億,而深圳2015年的GDP較2014年也就是增加了1500億,這麼一看,金融和地產加起來,對深圳GDP增長的拉動作用,竟然高達33%,足足三分之一。至於看起來很美的以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行業,創造的增加值只不過756億,連房地產業的一半都沒有,根本談不上啥支柱型產業地位。

接下來,我們來重點闡述一下,2015年深圳火爆的地產市場。2015年深圳的商品房銷售面積高達831萬平米,較2014年的533萬平米,升幅高達56%。至於均價的提升更是可怕。2014年深圳商品房的銷售均價只不過2.47萬,但是2015年深圳全市均價劇烈攀升到了3.4萬,至於重點區域更是恨不得翻了一番還不止。而廣州全市2015年的均價只不過1.5萬出頭,對比起來簡直連頭都不敢抬。

要理解深圳的房價問題,我們現在必須回頭來看。在前面我們已經詳細的介紹了,深圳這個城市,本質上就是一座養蠱之城,政府壓根就沒打算過為市民提供充足的生活配套。購買房產,買的是什麼?恰恰就是配套!完善的教育資源,高端的醫療資源,優美的環境資源,這些生活配套水平的高低,才是房價的本質,才是決定房價高低的核心因素!然而這些東西,在深圳的房地產市場,根本就不存在。和一個深圳人談論房地產的價值投資,基本上屬於對牛彈琴。在蠱蟲們的眼中,擁有一套深圳的房產,是從蠱罐中脫穎而出的成功表現,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而這套房產如果還能產生什麼其他實際作用的話,當然就是拿來炒賣。蠱蟲們用房產作為搏殺工具,你賣我買,鬥智鬥勇,贏家將會通吃所有的籌碼,而輸家則會黯然出局。這種獨一無二的養蠱型城市文化,令深圳的房地產市場成為了一個純粹的投機型市場:決定它的漲跌的唯一因素,就是資金。一套羅湖的房產,在配套上也並不比寶安好不了多少,無非就是30個人搶一個學位和50個人搶一個學位的區別,基本上都搶不到,不如乾脆就別把配套的事放在眼裡,大家專心的炒房好了。恰好,2015年兩萬億出逃資金湧入深圳,沉澱在銀行的賬戶裡,走投無路。而這個時候,從香港又來了一筆以百億計的炒樓資金,看上了自貿區的利好,開始在蛇口片區大量收購不動產,在2015年的前三個月,就把自貿區範圍內的房價拉高了50%。體現在數據上,就是在2015年外資紛紛撤離中國的背景下,深圳的固定資產投資中的外資投入竟然出現了106%的增幅,令人目瞪口呆。深圳的蠱蟲們因此聞風而動,加入到炒房隊伍之中。要知道這時候錢潮洶湧,一個小小的中介,都能輕易的借到錢,給客戶進行配資,有沒有錢付首付,根本都不重要,至於按揭貸款,更是隨隨便便就能申請到。幾種因素疊加,終於令局面一發不可收拾。

行文至此,關於深圳,已經基本上講清楚了。我將以一組數據和一個問題,作為本文的結尾:2016年2月,深圳統計局公佈的數據快報顯示,存款餘額5.92萬億,較2015年末的5.78萬億,只增加了1400億,這增幅較去年已經大大降低。中央對於地下錢莊的打擊越來越徹底,資金借道深圳出關也越來越困難。在這種背景下,今年一季度,深圳的房價已經喪失了增長性。對此,我的問題是:作為深圳的蠱民,你們是希望這錢潮繼續洶湧而來,還是希望這錢潮平息呢?
訪客
Guest (IP: 54.226.4.91)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24.3ms (Q=7 + R=6) @ 2019-5-24 08:45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