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200
rbenabled
avatar
42.3.155.90
金錢: 872.17
帖數: 2517
GP: 4276
LV: 51
交易所: 10000.00

情陷夜中環: 「我寧願揀劉鑾雄。」 人氣: 2249 回覆: 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529/18275287

                這個晚上,我和Benson在松菱鐵板燒的房間裏,各有各把玩着手機。我們中間空着兩個位置,留給還未趕到的Danielle和她的表姐。Benson以為是次飯局的目的,是純粹給他一睹Danielle的廬山真面目,讓他可以評頭品足一番;實際上,是Danielle希望給她那位久久沒有愛情滋潤的表姐,認識多個「男仔」。
等了15分鐘,看見Danielle和她的表姐探進頭來,我和Benson立刻站起來打招呼。短短幾句「hello」聲中,四對眼睛有技巧地互相打量數秒才各自坐下。Danielle的表姐叫Marissa,我人生只認識一位Marissa,就是Yahoo!那個年輕貌美的掌舵人Marissa Mayer。想不到眼前這位Marissa,雖比我們年長幾歲,但根本不像「久久沒有愛情滋潤」的中女;可能是keep得好,又可能是「fix」得好,她的肌膚白滑,五官好像雕塑出來似的完美,看上去好「韓」。
原來Marissa是某六星級酒店集團的corporate sales,難怪僅半小時的交流,已給人八面玲瓏的感覺,應客氣時客氣,應童真時童真,就算「一把年紀」,也不覺得那個儍乎乎的伸舌頭表情有半點惡心。我未見過Benson這個如癡如醉的面孔,相信如果給Benson一面鏡子照一照,連他也會被自己的「dog樣」嚇一跳。不過他倆是無可否認的投契,同樣地癡愛網球,也最喜歡看泥地賽。
就這樣過了個多小時,廚師也在炒飯了,他們突然在一個奇怪的話題上出現了嚴重分歧:如果你是女人,你寧願選擇李澤楷還是劉鑾雄?

李澤楷做生意獨欠耐性

                這不只是一個無聊至極的問題,更是個天馬行空的假設,因為李生和劉生其中一位對同一個女人展開熱烈追求的機會幾乎是零,而兩人同時愛上一個女人的機會更渺茫。雖然這是個毫無意義的探討,但兩位女士一致的選擇,讓我們確實對女性認識了多一點。Marissa的答案是:「我一定揀劉鑾雄。」Danielle的說法比較容易入耳:「我寧願揀劉鑾雄。」總而言之,都是劉鑾雄。
對於任何從事金融的男士來說,我們看的很簡單,就是一張balance sheet而已。道理就跟買股票一樣,看的不能只是net asset value,更要看反映長遠前景的intrinsic value。Yes,計NAV,大劉現在領先幾條街,福布斯的排行榜清楚說明這一點;但若計intrinsic value的話,我們當然要計埋澤楷的超人爸爸那天文數字的「現金支持」。這樣一算,小小超的intrinsic value肯定爆燈。再者,李生才只有46歲,而大劉就61歲了,who should be your darling?答案本來呼之欲出。
可是,兩位女士明顯不在乎那張balance sheet。Danielle皺一皺眉說:「Richard霎時衝動啲。」不知喝了多少杯的Marissa,滿臉通紅說:「Joseph就細水長流啲。」講埋英文名,好似好熟咁。兩位女士的評價,其實都只是建基於那些八卦雜誌的煽情式報道。喜歡久不久訂個車牌或買個名牌袋給「老婆」,不代表細水長流;膽敢冒險為女友的藝人合約而得罪爸爸友好,又不一定是霎時衝動。他們分別是怎樣的一個人,只有他們身邊的女人最清楚。
不過如果只談做生意,小小超其實是絕不下於大劉的人才。論眼光之準確、計算之精密,李生沒有老父的十足也有八成,但就是獨欠了一份耐性。買入前欠耐性,在科網泡沫爆破前鯨吞香港電訊,苦了一班每股25.6元接貨的電盈(008)股民;賣出也欠耐性,騰訊(700)的投資就是最好例子,這個比較少人提及。
早於2000年,當時騰訊還未上市,李澤楷僅用了200多萬美元「散紙」,買入騰訊的20%股份。一年後,科技股爆煲,電盈大量的現金流用作支付利息,deleverage成了當務之急,所以「被迫」出售騰訊股權,但那時的售出價已是1,260萬美元,是他買入價的六倍。一年賺六倍,可以有幾多人得?可惜就是欠缺長期持有的耐性,不然今天那20%的騰訊股權,價值是1,100億港元,回報是5,500倍。
生意可用數字計算,細水長流多數勝過霎時衝動,但感情又是另一回事吧。細水長流可以給人一份窩心的感覺,而霎時衝動卻又是另一種浪漫。借醉行兇的Benson指着我說:「霎時衝動型喺嗰邊,我就一定係細水長流型。」Danielle望着我,似是在猜度Benson的話有幾真確,我當然立刻反擊:「細你就肯定係㗎啦,長就完全唔見得喎。」我們四個都醉了,四個都笑了,就連非常cool的廚師也揚起嘴角來。
離開松菱,我們搭升降機到酒店大堂。雖然只是星期四,但大家也似乎未有回家的打算。酒精已經上腦的Marissa大聲說:「Let's take a cab to Central!我哋一齊佔領中環!」那個自稱細水長流的緊接呼應:「佔領中環!」就這樣,我們一行四人坐上的士,提早揭開這歷史性的一頁。

細水長流源於霎時衝動

                我們在舊文華門口下車,一直沿着太子大廈的方向走去。Benson與Marissa跌跌撞撞走在前面,似在視察佔領中環的最佳位置,我和Danielle則遠遠的在後面漫步。啤啤夫的我,拜酒精所賜的勇氣,伸手拖着腳步浮浮的她,十指緊扣的拖着。臉紅如蘋果的Danielle,還有幾分清醒,她看看我們緊握的雙手,又看看我問:「咁即係點?」
「即係拖手。」我答。
「咁即係霎時衝動!」Danielle抗議。
「最浪漫的細水長流,也是源於一刻的霎時衝動。」我辯護。Danielle笑了,手捉得更緊。前面那兩個霎時衝動居然躺在皇后像廣場激吻,但願他們可以為香港人謀個細水長流的福祉。

葉朗程
訪客
Guest (IP: 34.237.51.159)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3.1ms (Q=4 + R=3) @ 2019-12-14 10:37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