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76.20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竄改亞視會議紀錄誤導調查 人氣: 694 回覆: 7


竄改亞視會議紀錄誤導調查 
維護王征 盛品儒造假 通訊局報警通訊事務管理局昨公佈有關控制及管理亞洲電視的最後調查報告,裁定股東王征干擾亞視日常管理及運作,獲授權管理亞視的執行董事盛品儒,卻對王征言聽計從,更竄改六份會議紀錄內容,掩飾王征指示或訓示員工的真相,圖誤導通訊局調查。通訊局向亞視罰款最高的100萬元,並指令下月2日前終止盛品儒職務。通訊局已向警方舉報盛品儒竄改文件事件。
記者:蔡建豪 麥志榮 白琳

亞視新聞部於前年7月誤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死訊,有傳是王征下令報道,事件令王征在亞視的角色惹起廣泛質疑。通訊局接獲三宗有關王征干擾的投訴,並展開調查,要求亞視呈交文件及管理層解釋,也面見五名或以上的前亞視僱員助查。
被罰款100萬元
調查報告去年中完成,但因亞視入稟挑戰,延至昨日才公佈。報告列出多項證據,證明王征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權。通訊局認為,盛品儒不符合《廣播條例》中對持牌人「適當人選」的規定,因他容許沒有任何行政或管理職位的王征干擾運作之餘,更對王言聽計從,並不恰當。調查也發現,在對照亞視及助查人士提交的會議紀錄文件中,發現亞視未有呈報王征在每周行政例會訓示員工的五份會議紀錄,盛品儒更曾修改六份呈交的會議紀錄,將原有紀錄中王征的名字完全刪去,企圖掩飾真相、誤導通訊局。盛解釋簽名不等於認同紀錄。通訊局主席何沛謙指,決定向亞視作最重的100萬元罰款,該局認為盛品儒不再適合參與管理亞視,已指令亞視需於下月2日前終止盛品儒職務。該局也要求亞視在三個月內,提交改善建議書供該局審批,以及須每年提交進度報告。若盛品儒未有於指定日期前離職,亞視即違反持牌要求,通訊局可要求亞視停牌。亞視可在30日內上訴。
何沛謙指盛品儒修改會議紀錄文件,才呈交通訊局,是否涉及刑責非該局調查的職權範圍,故把報告交警方,由其他部門處理刑事舉證程序。
盛品儒昨晚原應邀參加前亞姐羅霖在尖沙嘴的生日會,大會公關指他赴約途中,被亞視勸喻缺席。他昨日傍晚透過亞視發表聲明,首份聲明指「四年來我的家族為亞視投入現金16億港幣,無一分錢銀行貸款,變化有目共睹,受到觀眾和對手的高度重視」,自言「為亞視我戰鬥到了最後一刻」的他指,「在當今環境下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願天佑香港、天佑亞視」。盛其後更新聲明,補充「這是良心路線付出的代價」。

盛須於下月離任
本身是律師的民主黨議員何俊仁指,監管機構的法例會規管偽造虛假文書,如盛品儒向通訊局提交已刪改的會議紀錄,通訊局可轉介執法機關。警方昨表示,於前年11月接獲通訊局辦公室轉介一宗懷疑涉及刑事罪行的報告,警方經調查後並徵詢法律意見,其後並無對任何人作出刑事檢控。
盛品儒須於下月2日前離任,有指現職高級副總裁葉家寶是最佳接班人選,他曾任職無綫及港台,04年起任亞視副總裁,以往是亞視主要發言人,資歷深厚,本報昨未能聯絡葉家寶。另有指出身左報的高級副總裁雷競斌也是熱門,因甚獲王征器重。亞視助理副總裁(製作)冼偉智昨表示,暫未有人事變動,聲稱公司運作正常。

「王朝盛世」三年沒落
2010/3:王征入股亞視,盛品儒任亞視執行董事
2010/9:廣管局(通訊局前身)批准亞視的新股權變動,王征成亞視股東
2010/10:王征呈交具法律效力的承諾書,承諾不控制亞視
2011/6:廣管局接獲投訴,指王征一直控制亞視,違反法例及牌照條件
2011/7:亞視新聞誤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死訊,王征角色惹關注,通訊局調查
2012/3:廣管局將初步調查報告交亞視律師
2012/6:亞視提司法覆核,挑戰通訊局拒絕披露調查受訪者身份及面談完整紀錄文本的決定
2012/10:高等法院原訟庭裁定亞視勝訴
2012/11:王征親自上陣出席直播集會,大跳「騎馬舞」反發新電視牌
2013/5:上訴庭推翻原訟庭裁決,亞視上訴終審法院
2013/8:終審法院駁回亞視上訴
昨日:通訊局公佈亞視調查報告,處以最高罰款100萬元,並要盛品儒離職,同時把盛涉刪改會議紀錄誤導通訊局事件交警方調查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76.20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我愛abbychau
此廣告由abbychau所買。想在這裡下廣告嗎? 請按我
王征非僱員 違規仍甩身率領亞視藝員在政府總部外跳騎馬舞反對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的王征,「非法」統治亞視三年,通訊局昨力數王征十宗罪,指他上至行政管理、下至藝員紀律也事事干預,違反不控制亞視的承諾。但由於王征非亞視僱員,通訊局無法對他作任何實質懲處。
權力遠超一般顧問
王征2010年3月透過親戚黃炳均購入亞視52.42%股份,由於他非香港居民,又非正式股東,所以當局要求王征書面承諾不會實際控制亞視,才批准股權變動。王征隨即委任堂弟盛品儒空降亞視出任執行董事。王征生父盛毓南是晚清名臣盛宣懷的後人,因父母離異而隨母親改姓王。盛品儒則是盛宣懷四子盛恩頤後人。
調查報告指出,盛品儒自行決定聘請王征為私人顧問,委任協議所賦予王征的權力,遠超一般私人顧問應有的權力,包括參閱所有機密及商業敏感資料。顧問協議訂明,盛每月須向王支付顧問費,但實際上從未支付任何費用。
報告列舉了10項證據,證明王征在亞視有決定性影響力,包括王征出席了18次每周行政例會並作出指示,而盛品儒也「言聽計從」。會議紀錄提到王征的建議,都用「訓示」及「指示」等字眼。
王征又多次接待到訪亞視的代表團和訪客,大談亞視發展大計,令人覺得他是主管亞視的人。所以通訊局認為王征已違反不控制的承諾。但報告只建議亞視需確保王征不再控制亞視,並無提出任何防止他日後在幕後操控的措施。
杜汶澤:惡有惡報
通訊局主席何沛謙承認,王征在亞視並無身份,又非僱員,在法例上很難對他作出懲處。證實違規的王征獲放生,亞視前藝員杜汶澤在微博叫王征及盛品儒「扯啦」,表示眼見昔日同事經常被王征欺凌,一直非常難過,今日果真「惡有惡報」。
杜汶澤又指盛品儒說過:「我問過朋友咩叫花弗,如果係指高層、後生同靚仔,我承認。」他嘲笑盛並不靚仔,亦不後生,而且再不是高層。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76.20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新聞部地震 馮兆寧請辭亞視亂局越演越荒唐,一直支撐收視的新聞部深陷風雨飄搖。新聞部記者和編輯原有約60人,過去半年有三分一人離職,近日再大地震,多名資深高層及主播相繼離職。曾主理《ATV焦點》抹黑學民思潮的雷競斌更染指新聞部。
編採方向令人側目
因誤報江澤民死訊,亞視新聞部「話事人」梁家榮、譚衛兒先後離職,近日屬元老級的總編輯馮兆寧也請辭,而副總裁唐德全、助理副總裁伍健強及主播兼副採主吳秀華早前已離職,副採主陳興昌則越級升級助理副總裁,據稱尚有其他採主及副採主陸續會遞辭職信。
有新聞部人員表示,出身左報的高級副總裁雷競斌,主理的《ATV焦點》抹黑學民思潮觸發萬人投訴,近月更插手新聞部,編採方向令人側目,例如編採人員須應要求採訪及報道與新聞無關的高層友好;昨日亞視遭通訊局處罰的報道,竟編排在6點晚間新聞第二節新聞末段播放,令新聞部不少人質疑,10點晚間新聞更隻字不提。
自11年7月誤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死訊後,亞視新聞部就進入多事之秋,負責報道死訊的主播陳佩琳離職,其間又爆出梁與譚不滿有廣告成份的節目《走進上市公司》,被安插到新聞部的財經節目。
亞視兼職記者胡燕泳曾在報刊撰文憤言「對亞視一些人引以為恥」,其後她與約10名編採人員同遭解僱。
本報記者昨就通訊事務管理局報告向亞視查詢,由於原本負責公關事宜的高級副總裁葉嘉寶調職市場營業部,公關部竟稱無人回應事件。
直至晚上,盛品儒先後發出三次聲明,每個版本也略有修改。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76.20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鬧劇擾攘多年或遭釘牌亞視管治鬧劇擾攘多年,其免費電視牌照2015年到期,今年11月須申請續牌。通訊局主席何沛謙昨表示,今次調查報告集中調查亞視2010至11年的運作,不包括過去兩年情況,局方研究是否讓亞視續牌時,會一併考慮此報告及觀眾投訴等紀錄,意味報告結論可令亞視釘牌。
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指出,電視台是否獲續牌,關鍵在於其營運能力及節目質素,「點睇亞視都fail,唔應該浪費大氣電波」。
必須引入競爭
莫乃光強調,亞視不思進取與免費電視市場欠競爭有關,政府應一併考慮收回牌照及增發免費電視牌,如亞視未有改善,當局應提前收回牌照,公開讓申請免費牌的公司競投,「政府話3G網絡唔可以世襲,點解電視牌又得?唔好等亞視以為可千秋萬世」。
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馮應謙批評,亞視一直未能滿足政府基本要求,只因通訊局沒有嚴格監管。他促通訊局定期調查本港電視台有否違反牌照要求,「電視台從來覺得違例都唔會釘牌,完全冇警惕作用,通訊局應該警告隨時收番個牌」。這報告也間接證明本港免費電視市場,必須引入具競爭力的電視台,以滿足港人需求。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2.76.208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王征玩殘ATV 
直接插手新聞部製作
多次干預亞視新聞部運作的王征,曾經下令要將某位名人在港出席活動製成專輯,並要求新聞部安排在《時事追擊》(圖)內播出;王征又指明要由新聞部製作《感動香港》,其間他多次直接找負責拍攝的新聞部員工,要求採訪王征自己安排的人物。王征並親自聯同拍攝隊伍做訪問。在節目製作的過程中,王征的意見往往起關鍵作用,他有時會親自指揮及參與拍攝及記者的工作,被訪者名單的最後確定,也由王征拍板。


實際掌控管理層例會
每星期管理層例會,完全是王征個人表演,雖然盛品儒與鄺凱迎(圖)同坐主席位,但鄺凱迎只負責宣佈開會,王征實際主導會議,而且更不按議程,只討論王征想批評的事。盛品儒與鄺凱迎極少發言,並經常在會議期間把弄智能手機。盛很多時候根本不知道會議在討論甚麼事情。盛雖為簽署文件及主持會議的人,但在會議上作決定的人是王征,而盛從來不作決定。就算王征缺席,鄺凱迎亦於會上傳話指「王生/老闆話……」。


要求低成本開拍劇集
王征不斷在節目製作上指手劃腳,以《法網群英》(圖)的收視做比較,研究是否值得開拍劇集。他指示自拍劇應以低成本製作,不需靠明星效應,盡量起用自己培訓的或外間有一點知名度的藝員,預估平均目標收視7點,按收視實行賞罰制度。亞視的收視情況雖然不理想,但王征決定把亞視廣告價格提高四倍。由2011年初開始,亞視廣告收入比去年同期差一大截,王征在會上搬出內地某些電視台的賺錢模式,並嚴厲斥責各部門負責人沒有新思維。

黃金時段播《感動香港》
王征曾要求將黃金時段播放《感動香港》。有關主管反對,力陳該類紀錄片式節目不宜安插在晚上8:30黃金時段,因為對台會在同時段播放劇集,須考慮收視因素。但王征堅持。

逼員工接待內地訪客
視亞視員工為家奴的王征,不時安排各方友好參訪亞視,每次均要求多個部門主管接待。自2010年下旬起,王征經常要管理層出席一些歡迎內地訪客的活動。王多次事後斥責迎賓活動搞得不好,有些員工從此不得參與迎賓。

會議前1小時不准請假
因王征早上回來時常找不到人,指示人事部開始每月向管理人員發出出勤紀錄,要求各人回簽確認。他又在會議上訓示所有與會人士必須依時出席,未能出席者,須事先通知盛品儒私人助理,會議前一小時不接納請假申請。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43.44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蘇錦樑重申盛品儒必須離職商務及濟經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表示,當局至今仍未收到亞視就通訊事務管理局的裁決,提出上訴。通訊局對亞視的懲罰包括罰款100萬及最遲下周一撤銷執行董事盛品儒職務,蘇錦樑重申通訊局已確認盛品儒並非「適當人選」管理亞視,盛品儒不能簡單地從執行董事轉任董事,便當符合懲罰。

蘇錦樑又稱,亞視可以在裁決發出後30日內向特首及行會呈請,或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但至今只收到亞視申報將高級副總裁雷競斌調任董事,換言之若亞視未來兩日內再無行動,盛品儒就必須在周一下台。他指如果盛品儒堅持不離任,通訊局可再判亞視罰款,甚至向特首建議撤銷亞視牌照。

至於一直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香港電視近日裁員,蘇錦樑只是重申,政府仍在處理免費電視牌照申請,有消息會盡快公佈。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43.44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通訊事務管理局公布有關控制及管理亞洲電視有限公司的調查結果


通訊事務管理局(前稱「廣播事務管理局」,下文統稱為「管理局」)今天(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就其調查王征先生在亞洲電視有限公司(「亞視」)這家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持牌機構控制及管理方面所擔當的角色,公布有關的調查結果。根據所蒐集的證據,管理局的調查結果其中包括,王先生曾干預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從而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

在二零一一年,鑑於公眾關注王先生被指不恰當參與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管理局於當年七月決定就有關事宜展開調查。在調查進行期間(主要是由二零一一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六月),管理局認為亦有需要考慮亞視及亞視若干管理人員是否仍然符合《廣播條例》(香港法例第562章)有關「適當人選」的規定。

由二零一一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六月期間,管理局向其認為有合理理由相信對調查有關事宜知情的人士蒐集資料。除了要求亞視作出申述外,管理局亦與相關人士面談,並向受訪者及亞視管理層索取資料及文件,包括亞視管理層的會議記錄,以及亞視執行董事盛品儒先生與王征先生所簽訂的顧問協議。

管理局要指出,其調查報告只發表管理局根據截至二零一二年六月就是次調查事項所蒐集的證據及結論,而得出有關亞視的總結(附註1)。而亞視在遵守其他規管要求(包括節目、廣告及技術方面)的表現並不屬於是次調查的範疇。

根據所蒐集到的證據,管理局的結論如下︰

(a)  王征先生干預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從而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主要的證據包括︰
(i)  王先生廣泛參與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至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期間舉行的亞視每周行政例會,並在有關會議上向亞視管理人員發出「指示」,而盛品儒先生也「言聽計從」,加上於二零一零年末至二零一一年九月期間亞視董事局已停止運作,而盛先生是唯一獲授權處理亞視日常運作事宜的人士;
(ii)  王先生直接介入亞視日常管理和運作的各個方面,並對此給予意見,而亞視的主要人員亦向王先生匯報他們的工作;以及
(iii)  顧問協議授予王先生廣泛權力,尤其是他獲准廣泛參閱亞視的機密和商業敏感資料,以及接觸亞視職員和顧問。

管理局認為,王征先生的行為所帶來的累積效果,明確違反了他於二零一零年十月向管理局作出的承諾,即他無權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不控制承諾」)。而亞視作為持牌機構,未能遵守作為「持牌機構建議書」一部份的「不控制承諾」,因而違反其牌照第10.1項條件;
(b)  盛先生不再符合《廣播條例》第21(1)條關於「適當人選」的規定。管理局認為,盛先生容許王先生在沒有擔當任何行政或管理職位的情況下,干預亞視的管理和運作,從而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並不恰當。此外,有有力的證據顯示,盛先生在調查過程中向管理局提供有誤導成分的資料,以期掩飾王先生介入亞視的管理的性質和程度;
(c)  管理局未能達致結論,裁定當時作為亞視主要人員的鄺凱迎先生不是「適當人選」。鑑於亞視的管治狀況極不尋常,管理局認為,曾是亞視要員之一的鄺先生礙於其身為盛先生的下屬及亞視的員工,令他可能在履行管理亞視的職責及在調查期間向管理局交代始末時有所顧忌;
(d)  由於王先生公然違反其對管理局作出的「不控制承諾」,因此管理局認為日後如需評估王先生是否符合「適當人選」的規定時,有理由據此認為他不符合有關規定。如果王先生日後申請成為電視節目服務持牌機構的表決控權人、董事或主要人員,管理局會在評估時考慮是次紀錄;以及
(e)  亞視須採取迅速有效的措施改善其企業管治,達致持牌機構應有的水平。雖然管理局關注亞視的企業管治差劣,但由於要確立持牌機構並非「適當人選」的門檻很高,故此管理局認為,不應單憑截至二零一二年六月所蒐集的證據,以及就是次調查事項作出的結論,而裁定亞視不符合或不再是「適當人選」。
基於上述各項,管理局決定︰

(a)  就亞視違反其牌照第10.1項的條件,向亞視施加罰款港幣100萬元;以及
(b)  根據《廣播條例》第24條向亞視發出指示,要求亞視
(i)  於七日內要求盛先生終止其對亞視行使控制的身分(包括其董事職務),原因是他已不再是「適當人選」;
(ii)  確保王先生不會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
(iii)  立即採取糾正行動,以確保除了亞視董事及主要人員,以及由亞視適當授權的人士外,不可讓任何其他人士管理亞視;以及
(iv)  於三個月內向管理局提交建議書,詳細交代亞視必須採取的措施,改善其企業管治,以達致持牌機構應有的水平,並須每年提交進度報告,直至管理局認為亞視已完全及有效落實建議的改善措施為止。
管理局的調查報告,以及管理局根據《廣播條例》第24條發出要求亞視採取糾正措施的指示,均刊載於管理局的網頁( www.coms-auth.hk)。調查報告的摘要見於 附錄。

通訊事務管理局
秘書處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附註:
(1)  亞視於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提出司法覆核的申請,挑戰管理局就是次調查程序所作的決定。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在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駁回亞視提出向終審法院上訴的許可申請後,有關覆核申請所引伸的司法程序終告結束。由於亞視提出司法覆核訴訟,以致管理局押後超過一年完成調查及公布有關的決定。
普通會員
freecow
rbenabled
avatar
218.103.143.44
金錢: 1928.20
帖數: 2121
GP: 82
LV: 47
交易所:
通訊事務管理局
有關控制及管理亞洲電視有限公司的最後調查報告
-----------------------------------
報告摘要
-----------------------------------
引言
通訊事務管理局1
(前稱「廣播事務管理局」)(下文統稱
為「管理局」)已調查及考慮王征先生在亞洲電視有限公司(「亞
視」)這家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持牌機構 的控制及管理方面所
擔當的角色。在二零一一年,鑒於公眾關注王先生被指不恰當參
與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管理局決定就有關事宜展開調查。在
調查進行期間(主要是由二零一一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六月),管
理局 認為 亦 有需 要 考 慮亞 視 及亞 視 若 干管 理 人員 是否 仍然 符合
《廣播條例》(香港法例第562章)有關「適當人選」的規定。
2. 本報告摘要概述調查的主要事項和結果,以及管理局
的裁決。本摘要旨在提供一般參考,其內容不應被視作取代、修
改或 改變 調 查報 告 內 的任 何 部份 ,也 不屬 於 調查 報告 的一 部份
2。管理局要指出,這調查報告只反映管理局根據截至二零一二
年六月就是次調查事項所蒐集的證據及結論,而得出有關亞視的
總結。而亞視作為持牌機構在遵守其他規管要求(包括節目、廣
告及技術方面)的表現並不屬於是次調查的範疇。
背景
規管架構
3. 《廣播條例》規管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持牌機構的
擁有權及公司控制權,以及對有關持牌機構行使控制的人士。其
中值得留意的 是《廣播條例》第21(1)條的規定,即持牌人及任
1 廣播事務管理局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起解散,而其法定職能已轉移至通訊事務管理局。通訊事務
管理局是規管廣播業和電訊業的單一規管機構。
2 調查報告刊登於管理局的網頁(http://www.coms-auth.hk)。- 2 -
何對持牌人行使控制的人,須為「適當人選」,並須保持為「適
當人選」。
4. 亞 視 的 本 地 免 費 電 視 節 目 服 務 牌 照 (下 稱 「亞視的牌
照」)第10.1項條件訂明,除非得到管理局的豁免,否則亞視須遵
守其「持牌機構建議書」,包括有關持牌機構控制方面的聲明及
申述內容。
王征先生的身分
5. 王征先生是亞視的主要投資者,而非亞視股東、董事
或主要人員。因此,根據《廣播條例》,王先生並無身分 或權利
對亞視行使控制。
6. 二零一零年六月,亞視就黃炳均先生購入亞視52.4%有
表決權股份而引致的股權變動,向管理局申請審批。為支持有關
股權 變動 的 申請 , 王 征先 生 向管 理局 表示 , 他對 亞視 有強 烈承
擔,會為亞視提供財政支援,並表示有關股權變動完成後,他不
會對亞視行使任何表決控制權。二零一零年九月,管理局批准亞
視的新股權結構,條件之一是王征先生須就管理局的要求,呈交
具法律效力的承諾書,承諾於亞視股權變動完成後,他「無權對
亞視行使實際控制」(下 稱 「不控制承諾」),而「不控制承諾」
的條 款亦 最 終於 同年 十月 十 九日 落實 。由 於 該承 諾書 為亞 視的
「持牌機構建議書」一部份,亞視有責任時刻履行有關承諾。亞
視若未能履行「不控制承諾」,即屬違反其牌照的第10.1項條件。
調查過程
7. 二零一一年六月,管理局接獲一封投訴信,要求管理
局調查王征先生是否一直對亞視行使控制 ,而公眾(尤其是二零
一一年七月亞視發生誤報江澤民先生死訊一事後)亦廣泛關注王
先生在亞視的角色。因此,管理局於二零一一年七月決定,根據
《廣播條例》調查王先生是否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 3 -
8. 由二零一一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六月期間,管理局向
其認為有合理理由相信對調查有關事宜知情的人士蒐集資料。除
了要求亞視作出申述外,管理局並與包括亞視前行政人員在內的
相關人士面談(下稱「受訪者」)。管理局亦行使其法定權力向受
訪者及亞視管理層索取資料及文件。管理局經仔細評估所蒐集的
證據後,得出有關的調查結果。
9.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管理局邀請亞視就經修訂
後的調查報告擬稿提出申述。然而,亞視沒有利用是次機會提出
申述,反而於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提出司法覆核的申請,挑
戰管理局就調查程序所作的決定3。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高
等法院原訟庭裁定亞視勝訴,而管理局亦就有關裁決提出上訴。
上訴法庭於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推翻原訟庭的裁決,裁定管理
局上訴得直。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於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駁回
亞視提出向終審法院上訴的許可申請後,有關覆核所引伸的司法
程序終告結束。由於亞視提出司法覆核訴訟,以致管理局押後超
過一年完成調查及公布有關的決定。
調查– 亞視的控制及管理
王征先生的「不控制承諾」
10. 王征先生向管理局呈交的「不控制承諾」,表明他「無
權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制訂「不控制承諾」的背景(見上文
第 6 段)明顯反映,管理局從一開始已關注王先生有可能試圖干
預亞視的管理和運作,從而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就 是 次 個 案
而 言 , 特 別 是 顧 及 制訂「 不 控 制 承 諾 」 的 背 景 及 對 亞 視 企 業
管 治 的 關 注 , 管 理 局 在 考 慮 實 際 控 制 是 否 存 在 時 , 已 考慮所
有 相 關 情 況 , 以 及 根 據 所 蒐集的 事 實 作 出 決 定 。
亞視的初步陳述
11. 亞視於調查初期,曾向管理局陳述如下︰
3 亞 視 主 要 挑 戰 管 理 局 就 拒 絕 披 露 受 訪 者 身 分 及 與 受 訪 者 會 談 的 完 整 記 錄 文 本
的 決 定 。- 4 -
(a) 王征先生是亞視的主要投資者,他有權也理所當然關
心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以及
(b) 王征先生與亞視執行董事盛品儒先生於二零一零年四
月十五日簽訂了顧問協議(下 稱 「顧問協議」)。王先
生只是根據顧問協議獲授權以私人顧問的身分,參與
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而王先生參與亞視的事務的
身分亦僅只於此。
王征先生介入亞視的管理和運作的相關證據
12. 在調查期間,管理局已從不同事件及場合,確認 王征
先生曾參與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
亞視每周行政例會4
13. 根據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至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 的亞
視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顯示,王征先生曾多次參與有關會議:
王征先生出席
亞視每周行政例會
二零一零年 二零一一年
(截至九月五日)
根據亞 視 和 受 訪 者 提
供的會議記錄5
47次中有14次 32次中有4次
14. 亞視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亦清楚顯示王征先生曾積
極和直接介入亞視日常管理和運作的各個方面。其中顯著的例子
包括:
(a) 王征先生訓示所有參加每周會議者,必需依時出席會
議,未能出席者,須事先申請。
4 因 應 管 理 局 的 要 求 , 亞 視 向 局 方 呈 交 的 文 件 包 括 亞 視 於 二 零 一 零 年 及 二 零 一
一 年 期 間 所 舉 行 的 每 周 行 政 例 會 的 會 議 記 錄 (「 亞 視 提 供 的 會 議 記 錄 」 ) 。 數
名 受 訪 者 亦 向 管 理 局 提 供 有 關 亞 視 二 零 一 零 年 及 二 零 一 一 年 的 每 周 行 政 例 會
會 議 記 錄 的 副 本 (「 受 訪 者 提 供 的 會 議 記 錄 」 )。
5 根 據 亞 視 和 受 訪 者 提 供 的 會 議 記 錄 , 於 二 零 一 零 年 及 二 零 一 一 年 (截 至 九 月 五
日 ), 亞 視 分 別 召 開 了 四 十 七 次 及 三 十 二 次 每 周 行 政 例 會 。- 5 -
(b) 王征先生表示要加強藝員的管理,規矩要嚴格執行,
賞罰要分明。
(c) 王征先生指示要將某人士在港出席活動的情況製作成
某節目的專輯,並指定專輯的播出時間。
(d) 某選舉節目的候選人名單由王征先生作最後確定。
(e) 王征先生訓示不能隨便承諾客戶播出日期,需向客戶
明確講明亞視要保證節目的質量。
(f) 王征先生訓示日後需按公司的規矩辦事並需於限期內
完成某項目,要有完善的管理制度。
(g) 對於某節目的籌辦及贊助,王征先生以短訊指示不能
讓步。
受訪者的陳述和其提交的文件資料
15. 管理局亦考慮了數名受訪者作出的陳述和他們提交的
文件資料,而有關內容與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所載一致,也進
一步呼應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中,有關王征先生曾積極及直接
介入亞視日常管理和運作的證據。顯著的例子包括:
(a) 2010年4月開始,王征先生在亞視有自己的辦公室,並
直接召見部門主管,在日常運作上提出很多要求和命
令,例如節目編排、宣傳口號及宣傳重點等。
(b) 王征先生出席 (每周管理層例會 )之時,會主導整個會
議,不按議程,只討論他想批評的事。
(c) 盛品儒先生雖為簽署文件及主持會議的人,但在行政
會議上作決定的人是王征先生,而盛品儒先生從來不
作決定。
(d) 王 征 先 生 曾 指 令 、 指 示 及 要 求 亞 視 員 工 跟 從 他 的 指
示。王征先生並會責備部份亞視員工沒有跟從他的指
示或員工所犯的錯誤。- 6 -
(e) 王征先生所給的指示非常廣泛,由員工紀律、節目、
銷售、製作、節目編排,以至行政事宜均有作出指示。
(f) 2011年4月,鄺凱迎先生主持行政例會時發出指示,表
明任何有關《走進上市公司》節目製作的決定,均需
先請示王征先生。
(g) 王征先生會邀請亞視員工去他在亞視的辦公室,或他
的公寓開會,提出想做某些節目,並要求與會員工找
時段播放該等節目。
(h) 亞視的收視情況雖然並不理想,但王征先生仍決定大
幅提高亞視的廣告收費。
(i) 2010年底,王征先生在一次管理層例會上表明,亞視
不應再沿用舊有的收視調查方式。亞視之後不跟原本
聘用的收視調查公司續約,改聘一所大學每周替亞視
進行收視調查。
王征先生作為盛品儒先生的私人顧問
16. 盛品儒先生根據顧問協議的條款聘用王征先生 為其私
人顧問,讓王先生可就亞視的管理、運作和業務 向他給予意見、
建議、協助及支援。作為盛先生的私人顧問,王先生的工作範圍
既非以項目劃分,也沒有時限規定,而且顧問協議也沒有闡明王
先生 具有 何 種專 長, 以及 是 否因 為該 等 專 長 而獲 聘為 「私 人顧
問」。
17. 根據顧問協議,盛品儒先生必須因應王先生為履行其
顧問職責而合理地提出的要求,讓王先生參閱所有與亞視有關的
機密及商業敏感資料,以及接觸亞視的員工和顧問。顧問協議亦
訂明,盛先生每月須向王先生支付顧問費。
亞視及王征先生的進一步申述
18. 亞視管理層及王征先生曾向管理局作進一步的申述,
否認王先生直接介入亞視的日常管理和運作。有關申述的重點如
下:- 7 -
(a) 盛品儒先生 自行決定聘用王先生為其私人顧問。 亞視
董事局已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作出決議6,全面認可和通
過顧問協議的條款和依據此顧問協議所作的安排;
(b) 就亞視事務作最終決定的人一直是盛先生。王先生僅
在盛先生要求下,才會向他提 出意見。而亞視主要人
員從未被要求向王先生匯報他們的工作;
(c) 亞視每周行政例會的會議記錄 雖然載有王先生就某些
事情作出指示或訓示, 但出現這種情況只因撰寫記錄
的人員選擇使用該些字眼;
(d) 王先生只是有限度參與亞視的每周行政例會。根據亞
視提供的會議記錄,王先生 於二零一零年及二零一一
年(至九月)的會議出席率分別為21.4%及12.5%而已;
以及
(e) 受訪者的陳述及所提供資料 偏頗,也不可信 。他們對
亞視和王先生的偏見,是出於「既得利益、有偏見及
/或不正當的動機」。
管理局的評估及結論
19. 就王征先生介入亞視的管理 和運作一事,管理局經仔
細考慮亞視及王先生所作的陳述,認為不能接受有關解釋,原因
如下:
(a) 受訪者提供的會議記錄顯示,盛先生很少在亞視每周
行政例會上作決定。不過,有關記錄卻清楚記載王先
生於該等會議上所作的指示;
(b) 至 於 亞 視 的 主 要 人 員 從 未 被 要 求 向 王 先 生 匯 報 他 們
的工作,有關解釋與受訪者提供的證據並不相符。事
實上,盛先生提供的證據顯示主要人員曾被要求向王
先生匯報工作,儘管有關指示是出自盛先生;
6 因 應 管 理 局 的 初 步 結 論 , 亞 視 董 事 局 於 二 零 一 二 年 三 月 二 十 六 日 召 開 會 議 ,
並 議 決 全 面 認 可 、 確 認 和 通 過 盛 品 儒 先 生 與 王 征 先 生 簽 訂 的 顧 問 協 議 和 依 據
顧 問 協 議 的 條 款 所 作 的 安 排 , 以 及 他 們 依 據 有 關 協 議 的 條 款 和 條 件 作 出 的 所
有 行 為 。 而 盛 先 生 同 時 獲 授 權 向 王 先 生 披 露 與 亞 視 有 關 的 所 有 資 料 。- 8 -
(c) 盛 先 生 提 交 的 統 計 數 據 確 認 了 王 先 生 實 際 上 曾 參 與
亞視每周行政例會。此外,王先生出席每周行政例會
的 次 數 不 能 完 全 反 映 他 介 入 亞 視 管 理 和 控 制 事 宜 的
程度7;
(d) 根據受訪者的陳述,盛先生實際上在亞視沒有擔任重
要或領導的角色。相反,王先生獲准在有關亞視的各
項事宜上擔當重要角色。就亞視的運作和管理而言,
王先生的指示是決定性的。亞視或受訪者所提供的會
議記錄皆與有關指控一致,又或可為其佐證;
(e) 顧問協議所賦予王先生的權力,遠超於一般私人顧問
應有的權力;
(f) 盛先生並沒有按顧問協議的條款,自二零一零年四月
開始就王先生提供的服務向他支付任何顧問費用。這
令人懷疑,究竟該協議是真正的合約關係,抑或只是
提供掩飾;
(g) 亞 視 董 事 局 於 二 零 一 二 年 三 月 二 十 六 日 通 過 的 決 議
(見上文第 18(a)段)並不能改變亞視於二零一零年和二
零一一年期間所發生的事情實況,也不能反駁管理局
於 上 文 第(e)及 (f)段 就 顧 問 協 議 的 真 實 性 質 提 出 的 質
疑;以及
(h) 管理局完全明瞭受訪者與亞視之間的關係。管理局主
要依據,在調查期間從亞視及受訪者蒐集所得的,這
些文件在內容上並無爭議,並只考慮受訪者陳述內與
文件證據一致及/或可進一步提供佐證的部份。
20. 根據上文列舉的證據,管理局認為王征先生在多項有
關亞視的事宜擔當重要角色,而他的指示對亞視的管理和運作亦
有決定性的影響。有關證據顯示:
(a) 王先生廣泛參與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至二零一一年九
月五日期間舉行的亞視每周行政例會;
7 例 如 , 王 征 先 生 在 亞 視 有 辦 公 室 , 而 且 安 排 亞 視 的 高 級 行 政 人 員 與 他 開 會 。- 9 -
(b) 王先生直接介入亞視日常管理和運作 的各個方面,並
對此給予意見;
(c) 王先生在亞視每周行政例會上給予指示,而盛品儒先
生也「言聽計從」,加上亞視董事局當時已停止運作,
而盛先生亦承認自己是唯一可以處理亞視日常運作事
宜的人士;
(d) 亞視的主要人員向王先生匯報他們的工作;
(e) 王先生在亞視有其私人辦公室,而且他安排亞視的高
級管理人員與他開會;
(f) 王 先 生 在 亞 視 擔 當 重 要 角 色 , 例 如 提 出 「 節 目 項 目
制」、推動「感動香港」,以及就「央視-索福瑞媒
介研究有限公司」的相關事宜作決定;
(g) 顧問協議 (王先生沒有藉此收取任何費用 )授 予王先生
廣泛權力,尤其是他獲准廣泛參閱亞視的機密和商業
敏感資料,以及接觸亞視職員和顧問;
(h) 盛先生修改每周行政例會的會議記錄,以期 淡化王先
生於有關會議的實際參與程度;
(i) 亞視董事局曾長時間沒有召開會議,欠缺有效運作8;
以及
(j) 王先生接待到訪亞視的代表團和訪客,以及其談論亞
視發展願景的舉動,而一般人會覺得這些職能是由主
管亞視的人擔任。
管理 局認 為 , 雖 然不 同人 就 王征 先生 對亞 視 個別 事務 所作 的干
預,或會有不同的解釋或詮釋。不過,重要的是,當考慮到整體
8 二 零 一 零 年 三 月 二 十 三 日 , 亞 視 董 事 局 召 開 會 議 , 並 以 大 比 數 通 過 議 決 , 委
任 盛 品 儒 先 生 出 任 亞 視 執 行 董 事 , 而 在 二 零 一 零 年 年 末 至 二 零 一 一 年 九 月 期
間 , 亞 視 董 事 局 並 沒 有 召 開 任 何 會 議 。 部 份 亞 視 董 事 亦 無 法 索 閱 亞 視 的 文 件
和 記 錄 , 因 此 在 表 面 上 , 亞 視 董 事 局 對 亞 視 的 管 理 、 運 作 和 業 務 方 面 的 所 有
權 力 和 決 策 權 , 均 落 在 盛 先 生 身 上 。- 10 -
的證據時,王先生於亞視的行為所帶來的累積效果,明確顯示他
曾干預亞視的管理和運作,從而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
21. 管理局經考慮所有情況和王先生的行為所帶來的累積
效果,在衡量相對可能性後,認為王征先生一直對亞視行使實際
控制,故此:
(a) 王征先生已違反「不控制承諾」的條款;以及
(b) 亞視未能遵守「持牌機構建議書」,因而違反 亞視的
牌照第10.1項條件。
調查 – 「適當人選」的規定
關於誤導管理局的事宜
22. 管理局在調查王征先生在亞視所擔當的角色期間,關
注到亞視及亞視若干管理人員是否仍然符合《廣播條例》有關「適
當人選」的規定。管理局留意到︰
(a) 二零一一年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在內容上 出現的重
大差異 – 在32份由亞視提供的會議記錄中,16份與受
訪者提供的會議記錄內容有所不同,而 其中重大的差
異都與王先生在二零一一年一月至 九月期間參與 的會
議討論有關。而這16份記錄當中,有六份的部份內容
明顯曾被刪改,從而淡化王先生參與會議討論的程度。
(b) 二零一零年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遺漏的五份文件 –
管理局在受訪者提供的會議記錄中,找到五份亞視 並
沒有提供的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 管理局從會議記
錄內容得悉,王先生在這幾個會議中的角色尤為顯著。
(c) 鄺凱迎先生擔任「亞視的代總裁」 – 亞視曾向管理局
指出,亞視從未委任鄺先生 (亞視前高級副總裁 9
)為亞
視的「代總裁」或「代副總裁」。然而,部份受訪者
則相信鄺先生當時已被擢升為亞視的「代總裁」,並
認為他以此身分行使權力。
9 鄺 凱 迎 先 生 已 於 二 零 一 三 年 七 月 退 休 , 不 再 出 任 亞 視 的 職 務 。- 11 -
亞視相關人員的申述
23. 亞視相關人員曾就上述事項作出申述,其重點如下︰
二零一一年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在內容上 出現的重
大差異
(a) 有關的會議記錄只是會上所議 事項的概要。如盛品儒
先生認為記錄未能正確反映會議上討論的事 項,他或
會批准修訂有關記錄。如有關修訂的內容不關宏旨,
經修訂後的會議記錄無需要再次發給與會人士傳閱;
(b) 受訪者提供的會議記錄上的署名似乎是盛先生 本人簽
署的,他在記錄上簽署,只表示他批准 把有關的會議
記錄發給與會人士傳閱;
(c) 盛先生是經考慮一名亞視董事的建議後,才修訂會 議
記錄。該董事認為,原來的記錄沒有準確反映王征先
生只是以盛先生私人顧問身分參與 該些會議的事實,
需要予以修正;
(d) 盛先生沒有 把六份經修訂的會議記錄, 再次發給與會
人士傳閱。盛先生解釋,他是在有關會議舉行約數周
後才修訂記錄,而期間很多會議上討論的事項 已有新
的進展。不過, 盛先生認為 為了使亞視內部檔案系統
所載的記錄準確,不致產生誤解,有需要修訂 有關的
會議記錄;
二零一零年每周行政例會會議記錄遺漏的五份文件
(e) 由於保管記錄的人事更迭,因此亞視的每周行政例會
會議記錄可能並不完整;
(f) 受訪者提供的那五份每周行政例會會議 記錄上的署名
似乎是盛先生本人簽署的;- 12 -
(g) 雖然盛先生未能指出由受訪者提供的二零一零年每周
行政例會會議記錄版本是否真確,但鄺凱迎先生則確
認,該等會議記錄與撰寫記錄的人員 發給他的會議記
錄副本相同;
鄺凱迎先生擔任「亞視的代總裁」
(h) 儘管盛先生曾要求鄺先生於他未能親自處理事務時,
協助亞視高級行政人員之間的協調工作,然而鄺先生
從沒有被委任為代總裁 ,也不代表授予鄺先生實際權
力下達訓示,及作出決定;
(i) 盛先生只曾要求鄺先生在接待內地嘉賓時,可使用「代
總裁」的稱號。這職銜只在 上述情況下使用,並不適
用於亞視內部;以及
(j) 鄺先生曾參與本地一所 大學所舉辦的講座,其前任秘
書曾在有關的公文往來中, 錯用「代總裁」的職銜介
紹鄺先生。
管理局的評估及結論
(1) 盛品儒先生「適當人選」的身分
盛先生在亞視所擔當的管理角色
24. 盛品儒先生訂立的顧問協議,以及協議的具體操作情
況,令人關注他是否仍然符合《廣播條例》第 21 條關於「適當
人選」的規定。管理局認為盛先生容許王征先生在沒有擔任任何
亞視行政或管理職位的情況下,干預亞視的管理和運作,從而對
亞視行使實際控制,並不恰當。
提供有誤導成分的資料
25. 管理局認為,有有力的證據顯示,盛品儒先生誤導管
理局,向管理局提供於二零一一年召開的每周行政會議記錄,部
份是「經修改」的會議記錄。管理局的考慮因素包括:- 13 -
(a) 亞視提供的 16 份會議記錄中出現的重大差異,均與
王征先生有關;
(b) 盛先生承認,管理局從受訪者取得的會議記錄上的署
名似乎是他簽署的。既然他在載有王先生參與會議的
相關記錄上簽署,即表示他批核並同意有關記錄的內
容;
(c) 若有關會議記錄不準確,盛先生可修改相關字眼,達
到改正的目的。不過,盛先生卻選擇只刪除記錄中關
於王先生的所有資料;以及
(d) 就修改會議記錄的目的,盛先生向管理局作出的解釋
前後不一。一方面,他表示有需要修改二零一一年的
會議記錄,以反映有關會議的實際情況,確保內部檔
案系統的記錄準確,不會使人產生誤解;另一方面,
他表示每周行政例會的會議記錄並非重要記錄,該等
記錄可能在相關會議召開數個星期後才予以修改。他
沒有把經修改的會議記錄再次發給與會人士傳閱。在
這情況下,亞視未能向與會人士澄清所指稱的誤解。
此 舉 與 一 般 預 期 一 家 公 司 保 存 其 內 部 記 錄 的 做法相
違背。
26. 亞視沒有提交五份於二零一零年所召開的每周行政例
會的會議記錄,而在這幾個會議中,王征先生曾向員工發出一連
串指示。就此,管理局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盛品儒先生可能收起
該等會議記錄,以期掩飾王先生所參與會議的性質和程度。亞視
解釋因人事更迭而剛巧遺失這幾份會議記錄,這情況似乎過於巧
合,事實上亞視可輕易從鄺凱迎先生取得有關會議記錄的副本。
27. 鑒於上述所指,管理局認為盛品儒先生不再符合《廣
播條例》第 21 條關於「適當人選」的規定。
(2) 鄺凱迎先生「適當人選」的身分
28. 鄺凱迎先生在調查當時是亞視最高層人員之一,但他
容許自己被稱為「代總裁」,並與盛品儒先生合作,容許在亞視
沒有擔當任何職位的王征先生干預亞視的管理和運作,從而對亞
視行使實際控制。他的舉動令人關注他是否仍然適合擔任持牌廣- 14 -
播機構的「主要人員」。然而,鑒於亞視的管治狀況極不尋常,
管理局認為鄺凱迎先生礙於其身為盛先生下屬及亞視的員工,令
他可 能在 履 行管 理亞 視的 職 責及 在調 查期 間 向管 理局 交代 始末
時有所顧忌。因此,管理局無法從鄺先生的答覆中推斷他未能妥
善地履行管理亞視的職責和在調查期間曾誤導管理局。基於上述
情況,管理局未能達致結論,裁定作為亞視前主要人員的鄺凱迎
先生不是「適當人選」。
(3) 王征先生「適當人選」的身分
29. 由於管理局認為王征先生違反「不控制承諾」,因此
管理局日後如需評估王先生是否符合「適當人選」的規定時,有
理由據此認為他不符合有關規定。如果王先生日後申請成為電視
節目服務持牌機構的表決控權人、董事或主要人員,管理局會在
評估時考慮是次紀錄。
(4) 亞視作為持牌機構「適當人選」的身分
30. 儘管管理局再三勸喻亞視採取適當的企業管治標準,
但亞視的董事局仍沒有履行管理亞視的職責,結果出現是次報告
中不當的情況,令人感到遺憾。二零一零年年末至二零一一年九
月期間,亞視董事局並無召開任何會議。在亞視缺乏董事局監督
的情況下,盛品儒先生因而能夠聘任一名私人顧問,而其權力也
遠超於一般私人顧問。若亞視的企業管治妥善,情況應不至如此。
31. 雖然管理局關注亞視的企業管治差劣,但亞視作為持
牌機構,一直按牌照訂明的要求為公眾提供廣播服務,也大致上
符合 其財 務 和其 他節 目 方 面 的承 諾。 由於 要 確立 持牌 機構 並非
「適當人選」的門檻很高,故此管理局認為,不應單憑截至二零
一二年六月所蒐集的證據,以及就是次調查事項作出的結論,而
裁定亞視不符合或不再是持有牌照的「適當人選」。
32. 為解決亞視企業管治失效的問題,管理局認為亞視須
於三個月內,向管理局提交建議書,交代亞視必須採取的措施,
改善其企業管治水平。此後,亞視並須每年向管理局提交進度報
告。管理局會參考亞視在改善其企業管治方面的進展,以考慮亞
視是否「適當人選」而可以繼續持有牌照。- 15 -
管理局的裁決
33. 承上結論,管理局因此決定︰
(a) 就亞視違反其牌照第10.1項條件,向亞視施加罰款港幣
100萬元;
(b) 根據《廣播條例》第24條向亞視發出指示, 要求亞視
須於管理局 送達最終調查報告起計的七日內,要求盛
品儒先生 終 止 其 對 亞 視 行 使 控 制 的身分 (包 括 其 董 事
職務),原因是管理局已裁定盛先生不再是《廣播條例》
第21(1)條所指的「適當人選」;以及
(c) 根據《廣播條例》第24條向亞視發出指示,要求亞視:
(i) 確保王征先生不會對亞視行使實際控制;
(ii) 立即採取糾正行動,以確保除了亞視董事和主要
人員,以及由亞視適當授權人士外,不可讓任何
其他人士管理亞視;以及
(iii) 於最終調查報告送達後三個月內,提交一份建議
書供管理局審批,其中應詳細交代亞視必須採取
的措施,改善其企業管治,以達致持牌機構應有
的水平。亞視並須每年提交進度報告,首個報告
須於最終調查報告送達後一年內提交,交代其改
善企業管治的進展,直至管理局認為亞視已完全
及有效落實建議的改善措施,以及亞視按照企業
管治的適當標準營運為止。
通訊事務管理局
二零一三年八月
訪客
Guest (IP: 18.204.227.117)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