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主任
abbychau (亞貝)
rbenabled
avatar
112.118.16.205
金錢: 13802.95
帖數: 35179
GP: 5040
LV: 188
交易所: 13150616.50

金錢師 文:黃洋達 圖:國志鳴 人氣: 11154 回覆: 1


金錢師    
文:黃洋達 圖:國志鳴        
【本文純屬創作小說】

《金錢師》第一回
金錢師  


    
所謂「職業」,就是謀生手段的分類,通常是指具有一定專長的社會性工作。也就是說,你付出了什麼東西或專長,來換取金錢。「建築師」以建築專業換取金錢、「醫師」則是以醫術換取金錢。無論你從事什麼職業,你總得付出什麼,來換所有人都渴求的同一樣東西:金錢。
「金錢師」卻是一個例外。他「從來都不付出任何東西」,單純地以「虛無」,來換取金錢。
「金錢師」不是指某一群人,而是某個傳說人物的尊號。因為他什麼都不付出就能取得金錢,所以若要勉強以某種技能,為他所從事的工作作出分類,那麼他的技能,大概就是「自由役使金錢」吧!
「大部分人都有着同一個主人,錢!大家都同樣是錢的奴隸,我們花費大部分的人生,爭取更多的錢。我們的生活,全都是由金錢的主宰。」阿奴興奮地說着: 「可是與此同時,有一個人,他卻主宰着金錢,以金錢主人的身分,站在山峰之上俯視着被金錢奴役的眾生。」
葉森: 「那麼他到底是幹什麼的呢?」
阿奴: 「什麼都幹,但實際上什麼都不幹,他可以用一宗不存在的交易,籌集天文數字的資金,他曾經用不存在的油田, 換取某個中東富豪大半的身家。」
「是個騙徒吧!」
「一般從事這種勾當的人,才叫騙徒。但去到他這個境界,只有金錢師這個稱號,才配得上他。而且他從不對一般人出手,會被他看上的,只有一種人:資本家。」
「有一種革命家的味道啊,也許他正在進行某種社會運動呢,假如這個人真實存在的話。」
「沒錯。傳說他雙眼的瞳仁,有着不同的顏色,你相信世上有這樣的人嗎?」
除了女人和股市內幕, 「金錢師」的傳說,就是買醉減壓的上班族,最好的佐酒故事之一。
Savanna 是金融從業員聚腳蒲點,阿奴總是愛在接近打烊的時候出現,抓住半醉的陌生同行,高談闊論新近聽聞的「金錢師」傳說。
葉森在某間製藥公司,從事內部資訊工程的工作。他跟阿奴說,自己約了投資顧問碰面,可是對方卻爽約。阿奴請了葉森多杯威士忌,更多次說明天會給葉森準備更適合他的投資計劃。
四時左右,阿奴說要上廁所,離席前,千叮萬囑葉森不要走開。
然後阿奴自後門離開,手上拿着葉森的錢包。自稱證券分析師的阿奴,只是一個小偷。
錢包內有着過萬的現鈔,阿奴半點也不意外,從對方的衣飾與談吐舉止,他大概可以猜想出這人身上會有多少現金。
他的身分是假的,他的名字也是假的,可是他對「金錢師」的憧憬卻是真實的。
點算着這晚空虛的成果,每張鈔票都在阿奴的心坎上留下難以填補的空洞。「我也是金錢的奴隸啊!」然後,一個人出現在阿奴面前。
「到處散播我的傳聞,把我的事迹說得亂七八糟的人,就是你吧。」
阿奴無法把視線自這男人的眼睛上移開。
這人的左眼有着深棕色的瞳仁,另一只眼,卻泛着詭異的藍光。
金錢師!
陰陽瞳仁的男人: 「跟我來!」
「你、你就是……」
「別問無聊的問題!」男人: 「你不是一直希望擺脫奴隸的生活嗎?我正在給你機會啊。」
阿奴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實,夢寐以求的相遇,竟在毫無徵兆的一刻發生。
命運的齒輪於焉啟動。
陰陽瞳仁的男人自稱「嵐」。當然,這只是一個方便稱呼的代號。

嵐領着阿奴走進酒店房門前,說了一句讓他前所未有地熱血的話: 「我需要你。」
總統套房內尚有兩個西裝筆挺的男人,縱使穿戴斯文,仍無法掩藏他們的獵人氣息。其中一人左眼角處,有着一度不知被什麼弄成的傷痕,散發着危險的氣息。
嵐打開投映器,葉森的面孔被投射到空白的牆壁之上。
「這是我們今次的目標,葉森, 『S 製藥』的資訊科技主任。38 歲,單身,好賭,嗜好女色,但不算沉迷。」
阿奴還沒完全掌握狀况,但起碼清楚一點,自己剛剛扒了金錢師目標的錢包。
「『S 製藥』正在跟『武山藥業』進行收購戰。
『武山藥業』有意對『S 製藥』作出敵意收購。受消息影響, 『S 製藥』股價急升, 昨日收市報每股$2.2,比上星期五,股價上升超過四成。」
阿奴有留意這宗新聞,按照眼下情勢, 「S」眼看無法抵抗「武山」,快將被「武山」吞下肚。
「『武山』背後有多間銀行支持,計劃以每股$3.8的作價,作出全面收購。『S』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要在『武山』提出購建議之前,將股價推上$4 以上,最理想是可以推到$4.5,這樣自然可以讓『武山』知難而退, 『武山』背後的金主,也自然會退出收購計劃。」
「這麼短時間,怎可能將股價推高一倍?」
「根據可靠消息, 『S』已成功研發出,連心臟病患者,都可以服用,無副作用的口服抗陽痿藥。『S』預算下周一,也就是後天,向外公布這項新產品。」
若說這世上會有受歡迎的藥物,也許只有一兩種,一種就是「生髮藥」,另一種則必然是「壯陽藥」。若然「S」開發出全無副作用壯陽藥的消息屬實,要將股價推高一倍可謂輕而易舉。
嵐: 「『武山』這邊收到消息,當然不會坐以待斃。」
阿奴終於明白這計劃的要點: 「『武山』收買了葉森,要他把壯陽藥的配方偷出來,他們要比『S』更早發表新產品的消息。」
嵐向阿奴投以讚賞的一笑: 「葉森已經把配方弄到手,他開價五千萬,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一毛錢也不用的,把配方弄到手,交給客戶。」
「客戶?」
客戶當然就是「武山製藥」,阿奴沒想過,金錢師竟會受聘於財團。他一直以為,金錢師是以資本家為開刀對像的革命家。
嵐: 「小子,要打倒資本家,你首先需要掌握他們的武器,就是要先把資本拿到手!」
嵐的計劃是這樣的。
明晚八時,葉森將會出現在Savanna,跟「武山」的代表進行交易。嵐將會扮演這個角色,帶同二千五百萬現款現身,他們早有共識,交易時先付一半,另一半則在驗證配方後,以匯款方式交付。嵐需要真實存在的二千五百萬,讓葉森入信這宗交易,大筆現款出現眼前,也能令對方的驚覺性降低。
交易時,嵐會向葉森提出,獨吞配方與現金的方案,他會介紹阿奴給葉森認識,阿奴飾演另一家製藥公司的代表,願意付出七千萬買下配方。而嵐只要求分成第三方買家那七千萬的一半,至於「武山」的二千五百萬則全數給予葉森。即是說這宗交易會讓葉森多賺一千萬。
貪念,永遠是騙局的核心所在。
葉森早已打算出賣「S」後遠走他鄉,反正要遠走,他絕不會介意多帶一點現金。事實上他已預訂了當晚的機票,打算交易後馬上離開。
當嵐把葉森帶到酒吧後巷,跟阿奴進行另一宗交易時,另一個人物將會登場,就是由傷疤男扮演的「武山」調查員。
嵐在交易前已向葉森多番暗示,這宗收購案, 「武山」背後的金主,有可能涉及一些不乾淨的資金。這些閒話會替傷疤男的出場埋下伏線,讓他這種危險人物的出現變得合情合理。
事實上這傷疤男半點也不危險,他是嵐三個月前,在某家酒樓遇到的侍應。嵐一看到他就決定要把他招攬,嵐看上了他眼角的傷疤,知道這道傷疤某天總會派上用場。
傷疤男撞破葉森與嵐意圖出賣「武山」的舉動,他會與嵐及阿奴衝突起來,其間傷疤男用刀子刺破藏在阿奴胸口的血袋,造成血流不止的假象。
這時另外一名伙伴,將會身穿警察制服在巷尾現身,嵐則會拖着慌張的葉森離開,直接把他送到機場,當然還附着應該載滿現金的公事包。
葉森大概要等到飛機起飛,才會發現,本應裝滿現金的公事包內,只得一堆廢紙。
嵐之所以會找上阿奴,是因為扮演第三方買家的伙伴,因車禍留院,他們欠了一個演員。阿奴曾經跟葉森接觸,這對扮演第三方買家反而有利,因為這可當作是交易前的試探。阿奴的扒手技巧,也是這計劃不可或缺的。
行動當晚。
嵐出發前,脫下了右眼上的藍色隱形眼鏡。
這就是陰陽瞳仁的真相?
「故意讓自己留下這麼明顯的特徵,就是為了真正行動時,可以更方便的隱藏自己。」
現實與想像的落差,讓阿奴感到一陣認知上的失焦。
晚上八時正。
阿奴在Savanna 的後巷守候。
他第一次參與這種大型騙局,還是金錢師所策劃的騙局,他無法分清手心的汗水,源自緊張還是興奮。雖然他內心仍然對金錢師為財團所用這一點,感到疑惑……
八時十四分,嵐領着葉森現身後巷。
葉森看到阿奴,一怔: 「我記得你應該是做證券分析的。」
嵐也配合着故作驚訝: 「你們已經見過面?」
阿奴: 「交易前先打探一下對手,也很應該吧!我怎麼曉得你手上是否真的有配方?」
「那你手上又真的有錢嗎?」葉森說着同時,掏出一個文件夾,在文件夾中抽出一張紙,葉森只把紙張抽出一半,讓阿奴看見紙上的化學程式圖的部分,然後就把紙張再度收進文件夾。
阿奴沒有錢,他手上只有一個準備用作調包的公事包。
「如果這只是感冒藥的配方,你知道有什麼後果嗎?」阿奴虛張聲勢,以求增加實感,順便拖延時間,等待傷疤男現身。

葉森的反應卻有點出乎意料,他忽然說了一句頗為突兀的說話: 「要是你對眼前的一切有所懷疑,回頭吧。」
阿奴未及細嚼這句話的含意,傷疤男出現了。
傷疤男帶着手槍現身。
手槍?阿奴可沒聽說這計劃會用上手槍。阿奴不由自主望向嵐。嵐一臉鎮靜,但就連他也不知道這手槍是什麼回事。
葉森表現得最為慌張: 「這是幹什麼?他是誰?」傷疤男根本沒有理會葉森: 「把錢給我,那個什麼鬼藥方也交給我。」
嵐不懂回答,他預早設定的台詞,可不是這樣的。傷疤男: 「不用裝了,我可不管你老闆給了什麼指令,總之錢我要,藥方我也要,通通給我拿過來!」
嵐: 「你瘋了嗎? 你可知道這樣做, 有什麼後果?」
傷疤男: 「我沒興趣跟你玩這些扮家家酒遊戲,想要什麼東西,就用槍搶過來,我一向都是這樣活過來的!」
葉森: 「誰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看着嵐一臉死灰,阿奴大概明白是什麼回事了:傷疤男反了!
阿奴知道這場戲再演下去也沒意思: 「你把他拉進來之前,沒有弄清他底細的嗎?」
嵐: 「你若是嫌分成不夠的話,我們還可以商量,你先放下槍,相信我,這是為了你好,不然就算你把一切都拿走了,也沒命享用。」
傷疤男冷笑: 「你少跟我這套,我可不是那邊的凱子,你裝什麼『金錢師』可嚇不了我。」
「什麼?」連阿奴自己都覺得,他最近驚訝的次數,未免太頻密了!
「你被耍了,他根本就不是『金錢師』!」傷疤男向阿奴一笑: 「現在, 你替我把錢和藥方都拿過來!」

阿奴與嵐在槍口下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但當阿奴意圖自葉森手中拿走文件夾,他卻死命反抗!
葉森: 「騙子!我不會再相信你們的鬼把戲,那柄玩具槍可嚇不了我!!!」
傷疤男沒有解釋,他用行動證明手上槍支的真偽。他向葉森開槍!
血花自葉森的胸膛爆出,濺上了嵐與阿奴的臉!傷疤男拾起了文件夾,塞進放滿現鈔的公事包,然後下達了最後指令: 「滾!」
嵐與阿奴沒命似的逃出後巷。
二人跑到大街上,分頭逃命。阿奴回望了嵐一眼,回望這個他曾經仰望的背影,這個背影此刻只剩下狼狽與慌亂。
阿奴跑了兩個街口,忽然,他感到大腦一陣麻痺。不妥!
他說不出什麼地方不妥,但他覺得某個地方不對勁。
他猛然停步然後跑回Savanna 的後巷。
果然,葉森的「屍體」不見了,地上只留下一攤血漿。
阿奴在血漿裏發現了一點異物,阿奴拾起異物細看。
一只黑色的隱形眼鏡!
阿奴終於明白自己覺得哪裏不妥,是他的眼睛!
葉森右眼的瞳色,稍微比左眼深一點。阿奴現在明白了,這是因為黑色隱形眼鏡的關係!
阿奴跑至大街,正好看見一輛黑色房車駛過,駕車的是傷疤男,坐在他身旁的,正是葉森。
右眼流漾着詭異藍光,陰陽瞳仁的葉森。
金錢師!
葉森向呆然的阿奴一笑。
一星期後, 「武山藥業」未有如傳聞般,向「S 製藥」提出全面收購。大概是「武山」顧忌着「S」的新產品,為防收購戰因延長而耗費資金,所以「武山」寧願趁着「S」股價高企的現在,把之前所吸納的股票吐現。最近「S」的股價不尋常的回落,證明了阿奴的看法。
但是「S」也沒有任何關於新產品的聲明發表, 「武山」大概以為「S」想靜待時機。只是阿奴明白,根本就沒有什麼新開發壯陽藥,一切都是虛構,一齣葉森自編自導自演的好戲。
阿奴總算遇上了他嚮往已久的金錢師,縱使是以被騙者的身分。阿奴感到自己心坎上的空洞,彷彿在一瞬間被填補了。
系統主任
abbychau (亞貝)
rbenabled
avatar
112.118.16.205
金錢: 13802.95
帖數: 35179
GP: 5040
LV: 188
交易所: 13150616.50
熱烈慶祝 痴峰終於坐監喇~
此廣告由舊會員所買。想在這裡下廣告嗎? 請按我
這部份內容己被隱藏,讚好或分享後即可觀看。
我看見天空很藍 ~abbychau
訪客
Guest (IP: 3.215.182.36)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5.3ms (Q=6 + R=6) @ 2019-12-9 08:58 A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