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wincycheng53
avatar
202.69.75.230
金錢: 57.40
帖數: 67
GP: -10
LV: 9
交易所:

未来属于新兴市场 人氣: 820 回覆: 0


996年,我的朋友吉姆•罗沃(Jim Rohwer)出了一本书:《亚洲的崛起》(Asia Rising)。几个月后,亚洲崩盘。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使罗沃的书看起来有点愚蠢。上周我突然想起早已在2001年英年早逝的吉姆•罗沃,当时我在听另一个吉姆——曾为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的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在接受电台采访时捍卫他看涨新兴市场的观点。

奥尼尔在过去10年新兴市场繁荣期真正开始的前夕发明了“金砖四国”(Bric)这个词,用来指代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他的先见之明,加上他拼凑精彩缩写词的能力,让他荣获大师地位。现在奥尼尔又回来了,极力夸赞下一组冉冉崛起的经济大国,即听上去相当可口的“薄荷四国”(Mint: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土耳其)。但今年他的时机掌握得不是很好。投资者正对新兴市场感到恐慌,而“薄荷四国”中压阵的土耳其处在危机的最前沿。

这些故事的一个教训是,就像投资一样,在发表见解方面,时机是一切。完全有可能在错误的时间点发表正确的观点——罗沃的遭遇就是这样。他的书出版17年以来,他对亚洲的乐观情绪得到全面验证。该书只是在出版后持续数月的关键时期貌似大错特错,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被迫纾困韩国、泰国和印尼。

亚洲复苏的速度与崩溃的速度同样惊人。韩国再度被奉为模范经济体,自1997年濒临灾难边缘以来,韩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几乎增加了两倍。泰国和印尼也已反弹。



在目前的恐慌中,人们值得记取这些故事的含义。未来一年可能使奥尼尔这样为新兴市场唱赞歌的人看起来像是假先知。但如果放眼未来10年,他们将再一次被证明是正确的。

这其中的原因是,推动非西方经济体在过去40年崛起的各项因素依然存在。这些因素包括:较低的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的生产率;把它们连接到全球市场的通信和交通获得巨大改进;不断壮大的中产阶层;得益于关税下降的世界贸易繁荣;以及各领域(从管理方法到宏观经济政策)最佳实践的推广,再加上全球各地的人(从工厂工人到企业家)的致富动力,他们意识到,贫穷不是自己的宿命,更美好的生活通过努力是可以企及的。

过去半个世纪里,这些强大的力量使新兴市场国家(如果你喜欢,也可以称其为“发展中国家”或“新兴大国”)的经济增速远远超过发达国家。阿伊汉•高斯(Ayhan Kose)和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在们近年撰写的《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s)一书中指出,自1960年以来,一组最突出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包括中国、印度和巴西)增长了大约600%,对比之下,比较富裕的工业化国家的经济增幅为300%。他们写道,就在过去20年里,“新兴市场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私人消费、投资和贸易中所占的份额接近翻倍。”

这一切的效应就是改变全球经济的格局。曾经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写道,1950年,世界上只有大约15%的人口生活在发达经济体。自那以来的65年里,工业化、贸易和经济快速增长所带来的好处已经惠及亚洲、拉丁美洲、如今的非洲的大片地区。

这个故事远未结束。
訪客
Guest (IP: 54.82.119.116)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25.6ms (Q=10 + R=4) @ 2019-4-23 04:57 A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