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會員
lalala77
avatar
134.159.107.50
金錢: 6872.20
帖數: 6678
GP: 15
LV: 82
交易所:

情陷夜中環:人渣 (葉朗程) 人氣: 7388 回覆: 4


Source: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40319/18661387
Author: 情陷夜中環
Date: 20140319
Subject: 情陷夜中環:人渣 (葉朗程)



■《春嬌與志明》中,余春嬌講過,一世人流流長,總會俾你遇到幾個人渣。而筆者原來都曾經成為他人眼中的人渣。

柳俊江「罵」過我,是兩個月前的事。罵過葉朗程的人,如果真的要數,數兩星期也數不完。既然給那麼多人罵過,為甚麼獨獨在這裏提柳俊江?因為,其他人罵,為罵而罵,罵得沒有substance,看完後、聽完後,只會笑。然而,給柳俊江一罵,醒晒,感覺像冬天用凍水洗面。

如果你不知道柳俊江是誰,由我介紹兩句。柳俊江和《主場新聞》的人氣博客區家麟有兩個共通點。一,兩位都曾經是TVB的新聞主播。二,兩位都「睇得」,個樣睇得,寫啲嘢更加睇得。現在,柳俊江做很多瓣,三言兩語交代不完。OK,馬屁拍完,言歸正傳,再三說一遍:柳俊江罵過我。柳俊江罵我,佢語氣乞人憎,筆風好寸,但罵得發人心省。葉朗程的真實性格跟寫出來的一模一樣,係屬於極度厚顏無恥一類。縱然臉皮幾尺厚,柳俊江也有能力讓我無地自容,佩服。

是日,忽然想起柳俊江,因為上周四發生一件事。Alright,與其說是發生一件事,倒不如說得準確點:我是重遇一個人。有人說,我寫的,像小說,九成九虛構。Good,那麼,以下的故事,就當虛構的看、當小品看。你抱着這個態度,我可以輕鬆一點。

深夜養和求醫 巧遇舊情人

那天,留在公司的時候,已感頭重腳輕,全身骨痛。放工,也不是真的放工,因為晚上約客食飯。呢個客,由大連「煲」到佢嚟香港,歷盡萬苦千辛,如果做到佢,已經達半年target。唔好話病,就算死人冧樓,呢餐飯都非食不可。有錢使得鬼推磨,邊吃、邊談、邊暈、邊撐,覺得自己付出的體力可以玩一次「三項鐵人」。飯局完畢,飛的到養和醫院。故事,由這裏開始。

時間大約是凌晨一時,到醫院的接待處登記後,坐下等姑娘叫名。閉目養神之時,有聲音從我右邊輕輕傳過來:「Marcus?」我望過去,雖然對方戴着口罩,但我認得她的眼神。強調,認得的,不是眼睛,是眼神,一個很難形容的眼神。專注、銳利,卻沒有半分殺傷力。

April?「戴住口罩都認得?」她笑着問。熟悉的,除了眼神,還有從頭髮飄來的氣味。咁就當我唔認得囉,今晚重新識過你,我說。死,我啱啱嗰句,算唔算係flirt?「好呀,先生,你做邊行?」她笑着問,淺談兩句,已經是一份親切的默契。老本行,你呢?「Night sex。」What?我突然興奮起來。「Night sec呀,night secretary。你以為我講乜?」

做得night secretary,顧名思義,是日夜顛倒的工作,通常返四點至十二點,很多律師樓都有night secretary。合理的推測,是做night secretary的女人,應該唔會有拖拍,因為她們生活在另一個「時空」。嘩,咁唔使拍拖啦,我說。「係呀,唔使拍拖,因為已經結咗婚,仲大埋肚。」剛才,我完全沒有留意到那隻不太耀眼的鑽石戒指,以及那個微微隆起的小腹。

姑娘呼喊她的名字,我們的「重新認識」終止。「到我啦,下次再傾。」她說。我最後問一句:「你乜嘢唔舒服?使唔使睇住你?」April搖搖頭說:「有心,少少冷親,no big deal。」

望着這個大肚婆獨自走入醫生房的背影,我心裏很難過。千萬個為甚麼,想等她出來為我解答,但我知道,某些事,一旦說出來,可能感覺會更沉重。講到尾,當年提出分手的,是我。

大肚婆,日夜顛倒做night sec,真的沒有更好的選擇嗎?生病,凌晨一時,老公跑到哪兒去?樣靚,溫柔,高學歷,傾盡前半生,苦心經營一幅山明水秀的風景畫,最終卻被一個人渣,一筆又一筆的徹底摧毀。對不起,「人渣」可能是一個偏激的結論,但從表面證供看,至少認為,April得不到大肚婆應得的寵愛。

柳俊江將戀愛和婚姻說得很灰,但又說得很「中」。「在幸福的旁邊,戀愛和婚姻就像假普選,你以為你投下神聖一票,改變了未來。其實,命運早就內定。」命運,給April內定一個人渣。余春嬌說得好,一世人流流長,總會俾你遇到幾個人渣。有啲女人,一生未俾人打過劫,但係就俾好多男人傷害過。原因好簡單,賊有樣睇,人渣冇樣睇。

女人遇到人渣 原來我有份

命運是一個大課題,而我們每次要搬出「命運」作為結論的時候,十之八九,也是因為人生的不如意。

馬航事件讓我們理解,接受命運,最舒服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期望調到最低點。當你近乎完全沒有期望的時候,之後發生的任何事情,也可以是曙光。看新聞,有迹象顯示,馬航客機可能被騎劫。乘客的親屬聽到這個可能性,形容是畢生最好的消息。至親被劫是好消息,因為這起碼代表他們仍然生存。

到底,April的丈夫是個怎樣的男人?我二話不說,對April丈夫的期望,調到最低點,希望日後可以有機會一睹這位人渣廬山真面目的時候,也不會替April過份難過。想不到,April的丈夫,就在下一秒鐘出現在我眼前。

無啦啦,April個老公,喺邊度走出嚟?答案:喺醫生房走出嚟。April頭先睇嗰位醫生,就係佢老公。老公醫生拖着April走出來,而當他們經過我面前的時候,April只是對我點點頭,沒有刻意打招呼。最後,April坐上一部最新的平治房車,由司機接走。

一世人流流長,女人總會遇到幾個人渣。原來,我就係April遇過嘅人渣。

葉朗程

葉朗程
普通會員
寧采臣
rbenabled
avatar
219.77.172.219
金錢: 11669.75
帖數: 5984
GP: 6455
LV: 78
交易所:
熱烈慶祝 痴峰終於坐監喇~
此廣告由舊會員所買。想在這裡下廣告嗎? 請按我
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smiley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普通會員
chungbus
avatar
58.177.86.254
金錢: 0.10
帖數: 3
GP: 0
LV: 2
交易所:
lalala771樓提及
Source: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40319/18661387
Author: 情陷夜中環
Date: 20140319
Subject: 情陷夜中環:人渣 (葉朗程)



■《春嬌與志明》中,余春嬌講過,一世人流流長,總會俾你遇到幾個人渣。而筆者原來都曾經成為他人眼中的人渣。

柳俊江「罵」過我,是兩個月前的事。罵過葉朗程的人,如果真的要數,數兩星期也數不完。既然給那麼多人罵過,為甚麼獨獨在這裏提柳俊江?因為,其他人罵,為罵而罵,罵得沒有substance,看完後、聽完後,只會笑。然而,給柳俊江一罵,醒晒,感覺像冬天用凍水洗面。

如果你不知道柳俊江是誰,由我介紹兩句。柳俊江和《主場新聞》的人氣博客區家麟有兩個共通點。一,兩位都曾經是TVB的新聞主播。二,兩位都「睇得」,個樣睇得,寫啲嘢更加睇得。現在,柳俊江做很多瓣,三言兩語交代不完。OK,馬屁拍完,言歸正傳,再三說一遍:柳俊江罵過我。柳俊江罵我,佢語氣乞人憎,筆風好寸,但罵得發人心省。葉朗程的真實性格跟寫出來的一模一樣,係屬於極度厚顏無恥一類。縱然臉皮幾尺厚,柳俊江也有能力讓我無地自容,佩服。

是日,忽然想起柳俊江,因為上周四發生一件事。Alright,與其說是發生一件事,倒不如說得準確點:我是重遇一個人。有人說,我寫的,像小說,九成九虛構。Good,那麼,以下的故事,就當虛構的看、當小品看。你抱着這個態度,我可以輕鬆一點。

深夜養和求醫 巧遇舊情人

那天,留在公司的時候,已感頭重腳輕,全身骨痛。放工,也不是真的放工,因為晚上約客食飯。呢個客,由大連「煲」到佢嚟香港,歷盡萬苦千辛,如果做到佢,已經達半年target。唔好話病,就算死人冧樓,呢餐飯都非食不可。有錢使得鬼推磨,邊吃、邊談、邊暈、邊撐,覺得自己付出的體力可以玩一次「三項鐵人」。飯局完畢,飛的到養和醫院。故事,由這裏開始。

時間大約是凌晨一時,到醫院的接待處登記後,坐下等姑娘叫名。閉目養神之時,有聲音從我右邊輕輕傳過來:「Marcus?」我望過去,雖然對方戴着口罩,但我認得她的眼神。強調,認得的,不是眼睛,是眼神,一個很難形容的眼神。專注、銳利,卻沒有半分殺傷力。

April?「戴住口罩都認得?」她笑着問。熟悉的,除了眼神,還有從頭髮飄來的氣味。咁就當我唔認得囉,今晚重新識過你,我說。死,我啱啱嗰句,算唔算係flirt?「好呀,先生,你做邊行?」她笑着問,淺談兩句,已經是一份親切的默契。老本行,你呢?「Night sex。」What?我突然興奮起來。「Night sec呀,night secretary。你以為我講乜?」

做得night secretary,顧名思義,是日夜顛倒的工作,通常返四點至十二點,很多律師樓都有night secretary。合理的推測,是做night secretary的女人,應該唔會有拖拍,因為她們生活在另一個「時空」。嘩,咁唔使拍拖啦,我說。「係呀,唔使拍拖,因為已經結咗婚,仲大埋肚。」剛才,我完全沒有留意到那隻不太耀眼的鑽石戒指,以及那個微微隆起的小腹。

姑娘呼喊她的名字,我們的「重新認識」終止。「到我啦,下次再傾。」她說。我最後問一句:「你乜嘢唔舒服?使唔使睇住你?」April搖搖頭說:「有心,少少冷親,no big deal。」

望着這個大肚婆獨自走入醫生房的背影,我心裏很難過。千萬個為甚麼,想等她出來為我解答,但我知道,某些事,一旦說出來,可能感覺會更沉重。講到尾,當年提出分手的,是我。

大肚婆,日夜顛倒做night sec,真的沒有更好的選擇嗎?生病,凌晨一時,老公跑到哪兒去?樣靚,溫柔,高學歷,傾盡前半生,苦心經營一幅山明水秀的風景畫,最終卻被一個人渣,一筆又一筆的徹底摧毀。對不起,「人渣」可能是一個偏激的結論,但從表面證供看,至少認為,April得不到大肚婆應得的寵愛。

柳俊江將戀愛和婚姻說得很灰,但又說得很「中」。「在幸福的旁邊,戀愛和婚姻就像假普選,你以為你投下神聖一票,改變了未來。其實,命運早就內定。」命運,給April內定一個人渣。余春嬌說得好,一世人流流長,總會俾你遇到幾個人渣。有啲女人,一生未俾人打過劫,但係就俾好多男人傷害過。原因好簡單,賊有樣睇,人渣冇樣睇。

女人遇到人渣 原來我有份

命運是一個大課題,而我們每次要搬出「命運」作為結論的時候,十之八九,也是因為人生的不如意。

馬航事件讓我們理解,接受命運,最舒服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期望調到最低點。當你近乎完全沒有期望的時候,之後發生的任何事情,也可以是曙光。看新聞,有迹象顯示,馬航客機可能被騎劫。乘客的親屬聽到這個可能性,形容是畢生最好的消息。至親被劫是好消息,因為這起碼代表他們仍然生存。

到底,April的丈夫是個怎樣的男人?我二話不說,對April丈夫的期望,調到最低點,希望日後可以有機會一睹這位人渣廬山真面目的時候,也不會替April過份難過。想不到,April的丈夫,就在下一秒鐘出現在我眼前。

無啦啦,April個老公,喺邊度走出嚟?答案:喺醫生房走出嚟。April頭先睇嗰位醫生,就係佢老公。老公醫生拖着April走出來,而當他們經過我面前的時候,April只是對我點點頭,沒有刻意打招呼。最後,April坐上一部最新的平治房車,由司機接走。

一世人流流長,女人總會遇到幾個人渣。原來,我就係April遇過嘅人渣。

葉朗程

葉朗程
This author is being removed.
訪客
Guest (IP: 18.205.176.85) avatar
(提示:如要觀看隱藏內容, 按此回到第一頁)
此版不容許訪客發貼, 請先登入。

Home RealBlog Stock Endless Choice Fancy Buzz Gloomy Sunday ZKIZ Wiki RealWidgets

geo stats
Powered by RealForum
Paged in 150.8ms (Q=5 + R=5) @ 2019-11-21 03:28 PM Asia/Hong_Kong
Archiver | 廣告聯繫: abbychau (at) gmail.com